“天星,虾子买好了,我们去那边看看。”

  就在陆天星胡思乱想的时候,林倩茹站了起来,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显然是刚才的砍价完美成功了。

  “好,我们走,不过,倩茹老婆我还真没有发现,你居然是一个砍价高手。”

  陆天星扫了一眼那摊主,一脸肉疼的模样,显然是刚才砍价输了。

  “那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砍价小意思了。”

  林倩茹骄傲的抬起脑袋,陆天星嘿嘿一笑,低头在林倩茹的红~唇~上轻轻一吻,顿时羞的林倩茹满脸通红,她还没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陆天星这么亲~密~过。

  “老婆,走,我负责买食材,你负责砍价,今天晚上老公给你做一顿好吃的大餐。”

  感受到周围羡慕的目光,陆天星眉毛一挑,抱着林倩茹的小蛮腰,趾高气昂的朝着里面走去。

  陆天星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有钱的男人都喜欢包~养~那些漂~亮~清~纯的美女了,这带出去倍有面子,周围那一阵阵羡慕和杀人的目光,让陆天星感觉都有点轻飘飘的了,这滋味太爽了,让你们一到五月二十号,情人节就开始虐单身狗,他现在也要虐狗。

  陆天星带着林倩茹在菜市场横冲直撞,凭借着林倩茹凌厉的讨价还价的能力,陆天星很轻松的节省了三分之一的钱,就提着一大堆菜在菜贩幽怨的目光下离开了菜市场。

  “老婆,我发现你砍价实在是太厉害了,不过,我觉得我们下一次应该换一个地方才行,我害怕我们再来几次的话,那群老板会拿刀劈了我们两个的。”

  陆天星提着菜,想起那些老板幽怨的眼神,就感觉到一阵心有余悸,太吓人了。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不过,我相信你下次再来,那群男人会砍了你的。”

  林倩茹轻轻一笑,想起周围那些人看向陆天星那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林倩茹的笑容更加的灿烂起来,抱着陆天星的胳膊,一脸甜蜜的走向停车场。

  “陆天星。”

  就在陆天星和林倩茹两人有说有笑走进停车场的时候,一个淡淡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一个相貌帅气,穿着中山装,手上握着一柄用布包裹着宝剑的男人缓缓的从停车场走出来,脸上带着笑容,一双剑眉如同一把凌厉的宝剑,让人看一眼就忘不掉。

  陆天星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到来人时,陆天星瞳孔猛地一缩,浑身上下的肌肉顿时紧绷,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司马凌云。”

  陆天星低声喃喃自语一声。

  林倩茹也顺着陆天星的目光看过去,顿时发现这个男人正一脸微笑着看着他们两个。

  林倩茹看了一眼司马凌云,下意识的抱紧的陆天星的手臂,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别看这个男人笑眯眯的,实际上非常危险,就好像是一个笑面虎一样。

  “陆天星,好久不见了,没打扰到两位的二人世界吧。”

  司马凌云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语气亲切,仿佛真如他说的那样,见到了老朋友过来大声招呼。

  “如果我说打扰了,你会不会识趣的离开。”

  陆天星微微一笑,两个人仿佛老朋友叙旧一样,不带一丝的烟火气息。

  不知道的人压根不知道这两人对手,反而觉得两人是朋友。

  林倩茹抱着陆天星的手臂,没有说话,眼神却警惕的看着司马凌云,只要他有任何的动作,立刻保护陆天星。

  司马凌云轻叹了一口气,道:“现在说起来,我们应该有好几年没见面了吧!时间过得真快的,我原以为你改变了,没想到你竟然和以往一样霸道,王家的事情应该是你做的吧!有必要做得那么绝吗?”

  “绝吗?如果你险些被人杀死,你会比我做的更绝,而且,你不觉得王家早就应该死了吗?”陆天星微笑着说道。

  听到陆天星说自己差点被人杀死,林倩茹手臂一紧,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担忧,死死的抱着陆天星的手臂,生怕陆天星从自己面前消失。

  “王家做过的事情,死一百次也不够,但有必要做的那么绝吗?你难道不知道判官贴代表着什么吗?难道你要斩尽杀绝吗?”

  司马凌云不由自主的握住了宝剑,一丝凌厉得剑意破体而出,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锋芒毕露。

  感受到司马凌云的气势,陆天星不露痕迹的挡在林倩茹的面前,替她抵挡这股气势,冷笑道:“司马凌云,你说这话你自己相信吗?无辜?难道被王家害死的人就不无辜了吗?我从来只信奉一句话,斩草须除根,永绝后患才是王道,我不希望有朝一日,我的家人会因为我的仁慈,而死在敌人的刀下,与其如此,我不如做一回恶魔,斩草除根,********。”

  “你杀心太重了,早晚会成魔的。”

  “成魔又如何,既然佛不渡我,我便成魔,让所有人畏惧。”

  “这样你会步入歧途的。”

  “歧途?司马凌云,什么叫做歧途?歧途不过是你们这群所谓的正道人士给看不顺眼的人定的一个词汇而已,我的路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谁敢与我为敌,我也不介意让他的尸骨成为我脚下的路,助我成魔。”

  听到陆天星的话,司马凌云笑了,脸上的战意却越发的浓厚起来:“老朋友,你说的没错,既然为敌,那就不必留着他了,碍眼的让你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永远消失。”

  “司马凌云你终于说了一句人话了。你说的没错,王家让我非常的不爽,既然如此,我为何要留着他,永绝后患不是更好。”

  陆天星没有任何隐瞒自己对王家的杀机,他相信司马凌云不会出手,正如司马凌云知道他不会罢手一样。

  有的时候,对手未必是敌人。

  “陆天星,你跟我说这话,你难道就不怕我杀了你吗?你可要知道,我的身份是什么,我杀了你绝不会有任何问题,反而会有人说我是除魔卫道。”

  司马凌云突然眼神一冷,一道凌厉的剑意冲天而起。

  此刻的司马凌云宛如一把出鞘的宝剑,散发出凛冽寒光,看一眼就让人感觉到眼睛一阵刺痛。

  面对着司马凌云的剑意,陆天星只觉得身体四周景色一变,仿佛一下子进入了剑的世界,到处都是锋芒毕露得剑气,每一道剑芒都带着森然的杀机,让人不寒而栗。

  “给我破。”

  陆天星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凌厉的杀机一闪而逝,司马凌云的凝聚出来的剑意幻境瞬间破碎。

  “不错,陆天星你的是实力又增强了,不愧是我的对手。”

  对于气势被破,司马凌云没有任何的意外,如果陆天星连他的气势都破不了,那就没有什么资格作为他的对手。

  “司马凌云,你知不知道你吓到了我的女人了,你是想在这里动手吗?”

  陆天星脸色一阵难看,轻轻的拍了拍林倩茹的后背,安慰着林倩茹。

  “不想。”

  司马凌云淡淡一笑:“陆天星,我只是劝你做事别做的太过分了,王家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不简单那又如何,我陆天星从不畏惧任何对手,有对手才有激~情,有敌人才有动力,若是这个世界上连一个对手敌人都没有了,生活会有多么的孤独,我不管王家身后有什么人,谁敢插手这件事情,谁就是与我为敌,我不介意送他下地狱。”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你和你的女人的二人世界了,告辞。”

  司马凌云丝毫没有为陆天星的态度奇怪,要是陆天星没有了这种气势,那就不是让全世界都畏惧的判官了。

  判官没有了杀气,没有了一往无前的气势,那还叫判官吗?

  “不送。”

  陆天星扫了司马凌云一眼,拉着林倩茹,两人上了宝马车。

  上了车之后,林倩茹才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拍了拍胸膛,上下起伏的胸膛,不断的吸引着陆天星的目光,让陆天星恨不得跟林倩茹来一次激~烈的车~zhen。

  感受到陆天星炙热的目光,林倩茹俏脸一红,却没有躲避陆天星的目光,反而是骄傲的挺了挺xiong。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辈子最大的骄傲除了生了一个儿子之外,就是能够吸引自己喜欢的男人的注意了。

  “天星,刚刚他是谁,你有没有发现,他好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把宝剑。”林倩茹拍了拍胸膛,心有余悸的说道。

  那一瞬间,林倩茹感觉自己看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把宝剑,散发着森森的剑气,刺的人眼睛一阵生疼,那锐利的锋芒仿佛要把一个人给撕碎了。

  “他不是人,而是剑人。”

  “去你的,哪有人背后说人坏话的,不过,你说的没错,说不定他真的是一把宝剑成精了。”

  林倩茹轻轻拍了拍陆天星正在她身上作恶的手,发动了汽车。

  陆天星耸耸肩,没有解释,司马凌云,为剑而生,剑道天赋极强,这样的人不是剑人是啥。

  靠在副驾驶座上,陆天星脑海中回想着关于司马凌云的一切传闻。

  传闻司马凌云从出生以来就表现出超乎常人的剑道天赋,在公园看人舞剑,看一遍就能记得清清楚楚,甚至舞的练剑的人都好,这才被炎黄组上一任组长给看重了,并且收为关门弟子。

  而且,根据传闻,司马凌云修炼的并不是炎黄组藏着的剑法,而是一次在偶然的机会中得到的一部神秘剑法,也是因为修炼了这一部剑法,司马凌云的实力才变得越来越强,最终成为炎黄组的第一天才,成为炎黄组的组长。

  “看来司马凌云也有一番际遇,不过,想要赢我,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陆天星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嘴角微微上翘,他很期待和司马凌云的一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