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铃铃……。”

  就在这个时候,玫瑰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玫瑰突然接通了电话:“喂,无心,我让你调查的事情是不是有消息了。”

  无心,无双卫的一员,负责调查进入王家神秘男人身份的人。

  “大姐,是的,大姐,我们已经查清楚了,经过我们调查,这个人是来自蜀中唐家,最近这段时间才提升上来的外门执事唐坤元,所以我们的情报组才没有他的资料。大姐接下来怎么办,要不要我们动手,杀了唐坤元。”

  无心的话语中充斥着一抹惊人的杀机,她们无双卫本被训练出来的目的除了保护玫瑰的安全之外,最大的目标就是覆灭蜀中唐家。

  “蜀中唐家。”

  玫瑰的凤目瞬间变得阴冷了起来,浓浓的杀意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

  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玫瑰会和无双卫创立的目标就是为了对付蜀中唐家,。

  “大姐,你下命令吧!我立刻召集所有无双卫,围杀唐坤元,有我们无双卫的存在,唐坤元插翅难逃。”无心寒声说道。

  “不用了,继续监视唐坤元,我要知道王家和唐坤元的一举一动。”

  “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看到玫瑰苍白的脸色,陆天星轻轻的搂住玫瑰,将她抱在怀里,他在这个女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痛彻心扉的痛苦和一股仇恨。

  “我没事。”

  玫瑰紧咬着红唇,脸色苍白的血色,轻轻的摇了摇头,她不想让陆天星知道这件事情。

  “皇甫玫瑰。”

  看到玫瑰强撑着的模样,陆天星声音陡然冰冷了起来,怒声说道:“皇甫玫瑰,你看着我的眼睛,我是你男人,你是我的女人,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天星,我……。”

  玫瑰抬起头,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可是当看到陆天星满脸愤怒的时候,张了张嘴,叹了一口气说道:“天星,你记得我为什么那么恨我的父亲吗?为什么拼命的想要打造出一个强大的势力吗?”

  陆天星摇摇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抱着玫瑰,听着她的述说。

  玫瑰抱着陆天星,自嘲的说道:“有人说我看重权势,也有人说我想要做现代的武则天,可惜,他们没有一个人懂我,我不想做什么武则天,我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但是,我永远无法做一个普通的女人,因为我要报仇,我要打造出一个强大的势力为我的母亲报仇,我要覆灭他,我要让他们烟消云散,用他们的鲜血来祭奠我母亲的在天之灵。”

  玫瑰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声,泪水控制不住的脸颊上滑落下来,手臂紧紧的抱着陆天星,眼中透露出浓浓的仇恨之色:“可是皇甫虎他就是一个懦夫,一个废物而已,根本就不配做一个男人,他为了自己的前途,为了自己的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子死在自己的面前,眼睁睁的而看着杀死自己妻子的凶手大摇大摆的从他的眼前消失,他却不敢动,他还劝我放弃报仇。”

  “我恨他,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我恨,我当时为什么没有力量,为什么不能救下我的母亲,如果我当时有力量的话,我的母亲就不会死了,我要报仇,我要让蜀中唐家付出代价。既然他皇甫虎不敢做,那就让我亲自替我母亲报仇,我要打造出一个强大的势力,我要报仇,终究有一天我会踏入蜀中唐家,用他们的血祭奠我母亲的在天之灵。”

  玫瑰的脸色冰冷无比,神色有些疯狂,有些狰狞。

  她清楚的记得哪一天发生的事情,在那之前她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可惜,这一切都在她十八岁哪一天彻底终结了,她的清楚记得那一天她们一家人开着车,快快乐乐的去蜀中旅游,结果遇到了蜀中唐家的人,唐家的一个少爷看~上~了她的母亲,想要强~抢~回~去。

  但是,她的母亲誓死不从,最终,那名蜀中唐家的人当着她的面杀死了她的母亲,而她的父亲却一直站在旁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子死在自己面前无动于衷,甚至拉着她,不让她去报仇,最终只能眼睁睁的看见杀~人~凶~手~大摇大摆的离开。

  从那以后,她就在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渴望有朝一日凭借自己的力量灭掉蜀中唐家,为自己的母亲报仇,可惜,无论她怎么努力,蜀中唐家就仿佛一个庞然大物一样站在她的面前,只能让她仰望。

  “可是我那个父亲在听到我暗中培养势力,想要和唐家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竟然为了保全自己,居然想要杀死自己的亲生女儿,天星,你说着是不是非常的讽刺,妻子死在了别人的手上,做丈夫的不敢报仇也就算了,甚至想要杀~了~自己女儿,阻止她报仇。”

  说到这里,玫瑰的脸上露出浓浓的自嘲之色:“天星,你说我做人是不是非常的失败。”

  听着玫瑰的话,陆天星沉默了,他曾经想过玫瑰为什么和皇甫虎之间的关系会那么的僵,甚至要置对方于死地,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其中会有这样的原因,更没有想到玫瑰会有这样的过去,怪不得当初他第一次见到玫瑰的时候,玫瑰看向他的眼神充斥着无穷无尽的冰冷,怪不得没有任何男人可以走进她的内心深处。

  这也难怪,换做是任何人,亲眼看见自己的母亲死在自己面前,而自己的父亲却袖手旁观,任由凶~手~离开,而自己的父亲为了保全自己,还想要杀了自己的亲~生~女儿,这样的事情换做是谁恐怕都承受不住,没有疯了就算不错了。

  “为什么不把这件事情告诉我。”陆天星抱着玫瑰,轻轻的替她擦拭掉脸上的泪水,轻声道。

  “我不想你误会什么。”玫瑰轻声说道。

  “没有什么误会不误会的,你是我的女人,你的仇我自然替你报了的,我不希望你把所有的额事情都压抑在心中,最终害了自己。”

  陆天星摇了摇头,他当然知道玫瑰嘴里说的误会是什么,分明是担心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以后,会让他以为玫瑰接近他是别有居心,只是想要借用他的力量报仇。

  换做是以前,陆天星或许会这么想,但是自从上一次玫瑰为了他险些和官~方~闹~翻之后,他就已经知道了,这个女人已经真正爱上他了,否则,不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而且,今天要不是无双卫中的人打电话过来,玫瑰恐怕永远都不会告诉他这件事情的真想。

  难怪上一次皇甫虎到来后,他询问玫瑰事情的真相,玫瑰却拒绝告诉他,分明是担心他误会什么。

  “小男人,你千万不要乱来。”

  玫瑰听到陆天星的话,脸色变了变,紧张的说道:“小男人,我知道你的实力很强,但是蜀中唐家的实力更强,而且,他们擅长用毒和暗器,更有神话级老祖坐镇,你不是他们的对手,不要乱来。”

  “放心好了,我自有分寸的,迟早有一天我会亲自带着向唐家讨回公道的。”

  陆天星抚摸着玫瑰乌黑亮丽的秀发,蜀中唐家的确非常难缠,唐家老祖更是传说中神话级巅峰的强者,只差一线就突破到陆地神仙的无上境界了,一身毒功出神入化,想要击杀他,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现在不是对手,但是等到他突破到神话级境界,神话级巅峰的强者,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小男人,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希望你以身涉险。”玫瑰目光烁烁的看着陆天星说道。

  “别担心的,我的实力你还不知道吗?你的首要目的是做我的小~娇~妻,有什么事情交给我就好了。”

  “小~娇~妻?小男人,你打算收几个小~娇`妻啊。”

  听到陆天星的话,玫瑰深吸了一口气,将所有的情绪压了下去,脸上露出一股妩~媚的笑容,抬起身子,直接坐~在~了陆天星的腿~上。

  顿时之间,陆天星心头一跳,只感觉一股幽~香扑鼻而来,刚刚熄灭的邪火再一次疯狂的窜了上来。

  陆天星连忙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云雾茶,将心中的火焰压下去,他发现眼前这个女人就是一个百变妖精,说变就变,刚才是一副模样,现在又是另外一副模样,或许,她想要这种伪装来掩盖自己的怯弱和心情变化。

  “玫瑰,你这是在玩~火?”

  陆天星只感觉一阵口~gan~舌~燥,尤其是玫瑰的圣~女~峰在眼前不断的晃悠,如同火上浇油一般,让他内心深处的火焰熊熊爆发出来,云雾茶也有些压制不住了。

  “玩~火,你有火让~人家~玩~吗?”

  玫瑰轻笑了起来,花枝乱颤,身子也跟着摇晃了起来,挺翘的tun~部不断的mo~擦~着陆天星的关键位置。

  “皇甫玫瑰,你别逼我,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给办了。”

  陆天星从牙齿缝中挤出几个字,呼吸变得微微有些急促了起来。

  “办了我?你敢吗?你要是不怕你老婆打电话来查岗,你可以试试。”

  玫瑰没有任何的害怕,反而是一脸微笑的看着陆天星,手指轻轻的在陆天星的胸膛打着转,挑~dou~味~道十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