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海岸线,一处悬崖之上。

  海风呼啸,带着海洋特有的味道扑面而来,海风卷着浪花拍在礁石上,溅起一片片洁白的浪花,惊涛拍岸。

  一辆白色的宝马车停在山崖的顶端,一名脸带焦急的女人正站在车子的旁边,秀发随风飘扬,此时,她已经顾不得整理凌乱的发梢,而是一脸焦急的望着数百米之外的海平面,手指紧紧的捏在一起,显示着她内心的不平静。

  在数百米之外的海平面上,两个人影一左一右的站在海平面上,任由四周的海浪翻滚,但在他们身体周围五米之内,海浪仿佛被镇压了一样,平静的可怕,掀不起一丝一毫的浪花。

  如果此时有武者看到这一幕的话,绝对震惊的说不出来一句话,凌空虚渡,这个绝对是凌空虚渡,传闻修炼到神话级境界之后就可以引动天地灵气,不需要借助任何的东西就能御空飞行,而不像别的武者只能利用轻功,短距离飞行,更别说站立在虚空了。

  海风呼啸,陆天星和司马凌云的衣袍猎猎作响,两个人眼中都带着熊熊的战意。

  “判官,距离我们上一次见面应该已经有好几年了吧!有人把你比喻成地下世界的第一天才,把我比喻成白道的第一天才,今天我就来试试你是不是有资格跟我并排而立。”

  司马凌云周身剑意浩荡,一道道凌厉的剑意萦绕在他的身体四周镇压一切。

  “彼此彼此,我也想要看看你是不是他们吹嘘出来的,是不是绣花枕头一包草。”

  陆天星冷笑一声,滔天的杀机从他身上爆发出来,几乎凝聚成实际的杀机鬼哭狼嚎,在陆天星的头顶竟然凝聚成一个狰狞的魔神,仰天咆哮。

  恐怖的杀机和剑意在虚空碰撞,轰隆不断,仿佛有无数惊雷在虚空碰撞。

  白芷晴站在悬崖上,手指紧紧的握在一起,秀美绝伦的脸上先富路不可思议的深色,满脸震撼的望着数百米开外的场景。

  这一刻,白芷晴感觉两个人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司马凌云锋芒毕露,宛如一柄出鞘的宝剑,寒光凛然。

  而陆天星也完全变了一个人,没有了嬉皮笑脸的模样,萦绕在他身体周围的杀机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从地狱中走出来的魔神,让人望而生畏。

  海风变得更加的狂暴起来,仿佛要摧毁一切,卷起的浪花惊涛拍岸,仿佛要将礁石都给撕碎。

  “绣花枕头一包草?”

  司马凌云哈哈大笑起来:“判官,那你就来试试,我倒也想要看看你是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砰!

  司马凌云手指瞬间握紧,包裹着宝剑的粗布瞬间炸的粉碎,一柄寒光闪闪的宝剑出现在手中。

  霎那之间,剑气浩荡,司马凌云仿佛变了一个人,如同绝世剑客一般,站在高山之巅,俯瞰众生,寻找着可值得他出手的强者,一股浓烈的剑意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

  看着司马凌云身上散发出来的凌厉剑意,陆天星眼神瞬间凝重了起来,伸手一抓,一杆铁血大战戟直接出现在手中,浓郁的铁血气息瞬间弥漫出来,如同战场降临,战鼓伴随着战马嘶鸣。

  “判官,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了。”

  司马凌云目光一闪,长剑如电,一道剑气如同流星呼啸而出,海面瞬间被斩出一道道狠狠的沟壑。

  一剑封天,剑气纵横,无数剑气凭空出现在虚空当中,仿佛在一瞬间整个天空都变成了剑的世界,剑的乾坤。

  乾坤一剑,荡平天下邪魔。

  “刷!”

  剑气破空,一道剑气凭空乍现,如同乾坤一道,封天锁地,带着凛然杀机,斩杀苍穹。

  “给我破。”

  面对着凌厉的攻击,陆天星不闪不避,体内真气滚滚而动,如同江河之水崩腾咆哮,苍茫的气势冲天而起,铁血大战戟带着撕裂一切的气息将一道道剑气轰得粉碎。

  凌厉的剑意靠近不了陆天星分毫,被铁血大战戟轰得粉碎。

  “剑气如雨,绞杀邪魔。”

  司马凌云冷酷的声音凭空想起,心念一动,无数剑意凭空而动,宛如真实存在,发出金铁交击的声音,剑啸之声于耳。

  刹那之间,天地之间是弥漫着一道道宛如细丝般的剑意,密密麻麻,每一道剑意都拥有洞穿钢铁的威力,瞬间组成一个囚牢,将陆天星包裹在其中,剑意穿梭而过,发出咻咻的声音,要将陆天星绞杀在当空之中。

  “哈哈哈,绞杀我,司马凌云,光凭这一点还远远不够。”

  陆天星哈哈大笑,眼神没有任何的畏惧,手掌一震,手中的铁血大战戟瞬间千变万化,一瞬间,轰出数千道戟影,每一道戟影宛如真实存在,带着雷霆万钧的力量,直接将司马凌云组成的剑意囚牢撕裂的粉碎。

  “好雄浑的真气,判官,我现在终于相信你能击杀夜狼了,没想到你的真气质量比之神话级境界都要高上不少,好,好,你的实力越强越好,这样才能做我的磨刀石。”

  一招接触之下。

  司马凌云就已经看出来了,陆天星的境界虽然没有突破到神话级,但论战斗力,绝对不比一般的神话级强者要逊色而多少。

  司马凌云之所以能够判断陆天星没有突破到神话级境界,完全是从陆天星的真气质量看出来的,因为一旦突破到神话级,真气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招一式之间都会牵引天地灵气,吞吐之间,超凡脱俗,宛如神话。

  陆天星虽然强,但完全是凭借自身的真气战斗,招式之间缺乏和天地灵气的一种契合。

  司马凌云不愧是炎黄组最年轻的组长,短暂的愣神之后,瞬间回过神来,长啸一声,身躯在虚空不断的变化,几个闪烁,横跨数百米的距离,直接出现在陆天星的身边,一剑斩下。

  这一剑,如神灵之剑,当空落下,要将整个天地一分为二,气势无双。

  “当!”

  陆天星脸色不变,铁血大战戟一抖,战戟在虚空画出一道浑然天成的弧度,带着森然的气息轰向司马凌云。

  面对陆天星这么凌厉的攻击,连司马凌云也不敢轻易硬接,剑法一动,十几道火焰剑气呼啸而出,霎那之间,整个空间的温度似乎都上升了,海平面似乎都燃烧了起来,升腾出无数的水蒸气。

  火红色的剑气咄咄作响,破空而至,带着狂暴无双的气息,焚江煮海。

  “来的好。”

  陆天星浑然不惧,铁血大战戟不闪不避,不差分毫的迎上十几道剑气。

  “判官你上当了,大日凌空。”

  司马凌云哈哈大笑,十几道剑气陡然相互融合在一起,化作一轮烈阳悬浮当空,阳光照耀之间,宛如无数剑意呼啸而来。

  “上当了,司马凌云你太自信了,造化无双,千变万化。”

  陆天星的嘴里发出冰冷无比的声音,手臂一抖,铁血大战戟的气势陡然大变,原本铁血铮铮的的长戟瞬间变得森寒无比,一股深深的寒气爆发出来,大有冰封万里的其实,横扫一切,呼啸而来的火焰剑气碰到寒气长戟,瞬间纷纷熄灭。

  刺!

  铁血大战戟锁定司马凌云,如同绝世刺客,刺杀出去。

  “乾坤一剑,大日凌空。”

  司马凌云脸色微微一遍,自身剑法施展到了极致,长剑和铁血大战戟瞬间碰撞了上百次,突然一震,那长剑竟然发出一声声的剑啸,直接破碎,无数的长剑碎片化作千百大日烈阳,如同流星坠落一般,咄咄作响,穿破空间,轰向陆天星。

  “铁血大战场。”

  陆天星大吼一声,滚滚如潮的真气冲天而起,疯狂的涌入到铁血大战戟当中。

  一瞬间,整个天空似乎成为了铁血大战场。

  陆天星的铁血大战戟,一刺之间,造化真气爆发,产生的气场,似乎扭曲了空间,带来了无穷无尽的金戈铁马,无数的士兵,在将军的带领下,一往无前的冲向敌阵。

  冲锋之势,有进无退!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杀!”

  陆天星怒吼一声,铁血大战戟刺出,带着无穷无尽的力量,碾压苍穹。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撞击声,四周平静的海面瞬间炸开,掀起数丈高的海浪,剑气化作的烈阳和铁血大战戟同时破碎,可怕的力量碎片飞射四周,洞穿了空气,落在海平面上,如同一枚枚炸弹落霞,掀起数十米高的海浪,如同末日降临。

  “咻!”

  剑气烈阳破碎的一霎那,一道凌厉的剑光凭空出现在虚空,宛如流星乍现,狠狠的刺向陆天星的咽喉。

  “司马凌云,你太小瞧我了,不败皇拳。”

  陆天星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对着虚空狠狠的轰出一拳。

  这一拳带着浩浩荡荡的真气,直接将空气给打爆了,狠狠的轰在司马凌云的胸膛上,司马凌云一口鲜血喷出来,直接被轰飞了出去。

  而与此同时,司马凌云的剑意也在陆天星的胸膛上留下了一个剑痕。

  第一次交锋,两人都是平分秋色,不相上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