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又见面了,没想到当初还是一只小蚂蚁的你竟然成长到了这种地步,早知道当初应该宰了你,否则,你迟早有一天会成为我的心腹大患,不过没关系,今天杀你也一样。 ”

  刘昂看着陆天星,声音阴鸷到了极点,浑身下散发出阴冷到极点的杀意,当初是陆天星斩断了他的一条手臂,险些让他进入不了神话级后期,要不是他在偶然发现师门秘籍当记载着一门独特的功法,他这辈子恐怕都无法进入神话级后期了,现在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可想而知刘昂心的杀意有多么的浓厚。

  “是啊,我也没想到斩断了你一只手,你竟然还能突破到神话级后期,这一次你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你不怕我把你的另外一只手给斩断吗?”

  陆天星看着刘昂,语气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神话级后期一样。

  说话间,陆天星的目光还在刘昂的身打着转,眼底闪过一抹强烈的不解之色,刘昂身的气息明明已经是神话级后期了,但是不知道为何,他心总有一种感觉,刘昂是一个伪神话级后期,而不是一个真正神话级后期的强者,没有那种神话级后期给他窒息的感觉,而只给他一种很危险,却没有致命威胁的那种感觉,甚至,他如果拼命的话,完全可以斩杀刘昂,这种感觉很怪,让陆天星不由自主有些怀疑刘昂并不是真正踏入到了神话级后期。

  “斩断我的另外一只手?”

  听到陆天星的话,刘昂眼神变得越发的阴冷起来,声音嘶哑的说道:“是吗?陆天星,你有这个实力吗?你放心,待会我不会杀你的,我要让你尝尽世间千般痛苦,我要把你的骨头一根根的捏碎,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但愿你有这个实力。”

  陆天星扫过刘昂一眼,将目光移开,落在了江洪盛和江浩辰两人的身:“没想到你们两个居然还有胆子出现在这里,我找了你们整整三天,你们倒是藏的够好的,你们想好怎么死了吗?”

  “哼,陆天星,你高兴的太早了,今天是你的死期,你欠我们江家的,今天我一分不少的让你还回来。”

  江浩辰看着陆天星,眼带着掩盖不住的杀意,这一次,哪怕陆天星长了三头六臂也难逃一死,这一次,他要陆天星死无葬身之地。

  “是吗?我期待你能说话算话,不然,你的命我收下了。”

  陆天星扫过江浩辰,又将目光落在了站在杨天赐身边的唐风啸身:“唐家,据我所知你们唐家一直待在蜀,现在却出现在江南,联合杨家对付陆家,你们不怕成为众矢之的吗?”

  “众矢之的,那又如何,我们唐家从来不畏惧挑战,陆天星,还记得当初在酒吧的事情,我说过你一定后悔的,你会死的很惨的,没有了陆天狂这个老不死的,你们陆家不堪一击。”

  唐风啸眼神冰冷的看着陆天星,当初在怀念酒吧,他被陆天星逼得亲自打断自己侄儿的腿,今天,他一定要让陆天星死无葬身之地。

  “呵呵,是吗?我记住你的话了,如果有朝一日,我会去你们唐家,讨一个公道,希望到时候你们唐家不要后悔。”

  陆天星完全无视唐风啸那杀人的目光,最终将目光落在了杨天赐的身:“杨天赐,说起来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

  “是啊,第二次见面了,在京城我说过,我会让你死的很有节奏的,陆天星今天你算有三头六臂也难逃一死,你的命,本少爷收下了。”

  杨天赐一脸胜券在握的笑容的看着陆天星,在杨天赐的眼,陆天星现在是瓮之鳖,不堪一击,翻手可灭,他现在最想看到的是陆天星那绝望的表情。

  “哈哈哈,要我的命?杨天赐你以为凭你这个废物吗?三天前送给我的打大礼,我收下了。来而不往非礼也,三天之后的今天,我也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那是送你黄泉路。”

  陆天星声音充满了冰冷之色,带着一丝狠戾。

  “送我黄泉路?”

  杨天赐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着说道:“陆天星,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以为凭你吗?你够资格吗?我现在杀你,碾死一只蚂蚁还要轻松。”

  “如果再加我和陆家呢!”

  陆浩月这个时候从后面走出来,站在陆天星的身边,双眸冰冷的看着杨天赐。

  听到陆浩月的话,除了陆博等人和陆宏达,陆高阳之外,其他的所有人脸色在这一刻都是狂变,他们绝对不愿意和杨家,唐家这些家族火拼,他们想要活着,保护自己利益不受到任何的损失行,而不是和陆家共同存亡。

  “皓月,你干什么,你不要乱来,他们想要对付的是陆天星,不是我们陆家,我们犯不着为一个杀死自己亲爷爷的凶手出头,不值得。”一个有些秃顶的年男子大声说道,语气带着强烈的不满和斥责。

  “是啊,皓月,你别做什么傻事,和杨家他们死磕到底,对我们没有好处,我们犯不着为了一个外人得罪他们。”又一个人开口说道。

  “皓月,你赶紧给我们回来,陆家决不能由着你乱来,你这么做只会让陆家走向灭亡,陆天星这个目无尊卑的人根本不配让我们保护他。”

  “你是陆家的家主,你的责任是带着陆家走向辉煌,而不是走向毁灭,皓月你知道吗?”

  一个个反对的声音不断的响起,带着强烈的愤怒和不满,在他们利益没有受损之前,他们绝对不愿意和唐家,杨家撕破脸皮。

  “够了,你们全部给我闭嘴,你们全部都是一群蠢货吗?难道你们看不清楚眼前的形式吗?”

  听着周围传来的一句句反对的话,陆浩月心的怒火控制不住的爆发出来,他终于知道陆天星为什么对陆家的人这么不待见了,这种为了利益,可以放弃一切的家人,如果有可能,他也宁愿不要。

  看到陆浩月那暴怒的脸色,那些陆家人下意识的闭了嘴巴。

  “杨家和唐家到这里来是为了灭了我们陆家,你们认为将天星推出去当替死鬼可以高枕无忧吗?你们简直是痴心妄想,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想的是什么吗?不是担心表弟会来分走你们的利益吗?所以才恨不得他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想的吗?你们以为表弟死了,你们可以高枕无忧吗?你们痴心妄想,杨家和唐家会放过你们吗?”

  陆浩月的目光扫过周围,重重的说道:“表弟说的没错,你们根本不值得他有任何的尊敬,说他目无尊长,可是你们看看你们自己有哪一点做长辈的样子,我告诉你们,陆天星是陆家的人,是天战叔的儿子,那是我陆家的人,我陆家从来没有放弃自己兄弟的先例。”

  “如果你们谁觉得我做错了,那滚出陆家,带着你的东西,滚出陆家,陆家不需要你们这种为了利益连亲情都可以抛弃的败类,带着你们的东西,滚出陆家,我以陆家家主的身份准许你离开陆家,但是从今往后,你们和陆家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谁想走,现在可以,我保证没有任何人会拦着你,而且,我会让陆家禁卫护送你们离开,怎么样。”

  听到陆浩月冷若冰霜的话,刚才还在叫嚣的一些陆家人脸色顿时有些难看起来,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开口去反驳,不是他们不想开口反驳,而是压根不敢开口去反驳,陆浩月是陆家的家主,以陆家家主的身份命令,他们要是敢反驳,谁知道陆浩月会不会直接将他们给逐出陆家。

  他们可不是陆天星,自身实力过硬,走到哪都可以混的风生水起,但是他们不同,要是没有了陆家在后面给他们撑腰,他们什么都算不,何况,他们早过惯了醉生梦死,安与享乐的生活,再让他们过普通人的生活,这和杀了他们没有什么区别。

  陆浩月目光冰冷的扫过周围,缓缓的开口说道:“今天是我们陆家生死存亡的时刻,我们必须万众一心才能度过,谁要是敢在这个时候弄什么幺蛾子,那别怪我对他不客气,陆家或许挡不住杨家和唐家,但诛杀叛徒的能力还事有的,我希望你们不要逼我让陆家禁卫清理门户。”

  “家主,我听你的,和杨家决一死战,当年老太爷一人一刀杀进京城,杀得他们心惊胆颤,今天,我们照样可以做到,跟他们拼了。”

  陆浩月的话音刚刚落下,之前那名险些被刘昂给杀死的陆家子弟立刻大声说了起来。

  “陆章说的没错,跟他们拼了,拼一把我们还有一线生机,要是不拼一把的话,我们连生还的希望都没有了。”

  “说的没错,当年老太爷斩杀杨家老祖,杨家恐怕早对陆家对我们怀恨在心了,这一次他们来是灭掉我们陆家的,根本不可能让我们活着,与其如此,不如跟他们拼了。”

  一个个陆家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不管这些人心愿意不愿意,他们都必须站出来,如果此刻他们不站出来,极有可能会被陆浩月给清理门户了,毕竟,陆浩月的手还抓着陆家禁卫这一支强大的力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