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老公。”

  玫瑰温柔的点点头,看了一眼手上的请帖:“下个月一号,老公,你有时间吗?”

  陆天星一愣:“你想让我陪你去参加皇甫虎的寿宴?”

  “嗯!宴无好宴,分明是鸿门宴,我担心皇甫虎会在哪一天选择对我动手,这种人喜欢把阴谋摆在明面上,我若不去,这代表着玫瑰会怕了他,我不能后退,所以……。”

  “所以,你打算带上我,让你给你当免费打手。”

  “不,不是的,老公你千万不要误会,我……。”

  听到陆天星的话,玫瑰连忙解释起来,生怕陆天星误会什么。

  “不用解释。”

  陆天星打断玫瑰的话,缓缓的开口说道:“你是我老婆,皇甫虎又是你父亲,去参加岳父的寿宴,我自然要求了,而且,我可不想我这个白~白~嫩~嫩的老婆,身上又多出什么伤疤,不过,我答应和你一起去的话,你是不是要感谢我一下啊。”

  “老公,你打算要什么感谢?人家最近在爱情启蒙电影上可是学了好多的东西,要不要人家给你展示一下,顺便来一场现场教学啊。”

  玫瑰脸上配合的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昂起脑袋看着陆天星,美~眸~如~水,吐气如兰,嘴里发出若有若无的呻yin,在配合上她咬~嘴~唇的动作,令人浮~想~联~翩,诱~惑~味~道直线升级。

  看着此刻的玫瑰,陆天星只感觉丹田之中瞬间升起一股无~名~邪~火。

  “小妞,你这是在玩火,小心玩火zi焚。”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声音沙哑的说道。

  “玩火?火怎么能玩,不会烧到人吗?”

  玫瑰不依的在陆天星身上扭~了两下,双~手~勾~住~陆天星的脖子:“老公,悄悄的告诉你,人家刚才洗白白了,还用了新买的的沐浴露,你想不想闻一闻啊,可香了。”

  “是吗?我真的想闻一下。”

  面对一个漂~亮的~尤~物三番两次的挑~逗自己,恐怕只要是个男人都忍不住。

  陆天星自然认为自己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此时无声胜有声,什么话都是空白的,低吼一声,陆天星索性不再说话,用实际行动来回答了玫瑰的话,一把搂住玫瑰的柳~腰,身影如电,没有惊动任何人,直接冲进了酒吧后面的卧室。

  没过多久,整个卧室的温度变得炙热了起来。

  一直在零点酒吧待到了晚上七点多,陆天星才在玫瑰依依不舍的目光下,离开了零点酒吧,临走之前,还在零点酒吧门口,和玫瑰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这才顺利的离开了零点酒吧。

  爱情有时候一个小小的举动就胜得过无数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陆天星能感觉到玫瑰自今天之后的那种变化,倒不是说玫瑰之前不爱他,但是经过这一次之后,他发现自己似乎和玫瑰的心走得更近了。

  看到玫瑰转身回到零点酒吧,陆天星悄声无息的从一个拐角处做出来,脸上再也看不见任何的表情,一脸冷漠的走向对面马路的一个咖啡厅。

  “陆大哥,这里,我在这里。”

  刚走进咖啡厅,陆天星就看见小刘坐在咖啡厅的角落里,冲着他挥挥手。

  “小刘,我要你帮忙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陆天星走过去,没有任何的迟疑,开门见山的问道。

  “准备好了,陆大哥,这里的资料九十天盟会白虎堂的资料,其中包括白虎堂堂主钱华的资料,其中包括每一天的行程,到底做什么,一应俱全,今天是周四,钱华这个老家伙应该呆在自己的别墅里。不过,钱华这个老家伙对于自己的命十分的看重,所以防守在别墅周围的的人都是白虎堂的精英,其他的一些资料则是白虎堂其他重要人物的资料,包括他们会在什么地方和做过什么事情,全部都记载的很详细。”

  小刘简单的说了一下手中的资料,然后疑惑的看了一眼陆天星,道:“陆大哥,你要这些资料干什么,难道,陆大哥你该不是想……。”

  话说到这里,小刘的脸色突然狂变,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因为他想到了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答案,陆天星想要凭借一己之力,彻底覆灭白虎堂,一旦白虎堂这些精英和堂主全部死亡,白虎堂也就名存实亡了,对玫瑰会再也构不成威胁,天盟会无疑相当于自断了一条手臂。

  可是,连玫瑰会都不敢说覆灭白虎堂,陆天星凭什么以一人之力灭掉白虎堂?

  “呵呵,小刘,你很聪明,难怪能得到玫瑰的看重。有些人不知死活,开始像一个蚂蚱一样到处跳,实在是太让人讨厌了,为了世界和平,我愿意做一个清道夫。”

  陆天星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眼中掠过一抹森然的杀机,他从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对于敌人向来只有一个字,杀。

  “陆大哥,你千万不要冲动啊,我知道你的实力很强,但有句话说得好,双拳难敌四手,乱拳打死老师傅,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让大姐怎么办,我看得出大姐非常的喜欢你。”小刘连忙劝阻道

  “小刘,你放心好了,区区一个白虎堂,想要灭掉它易如反掌。”

  陆天星脸上带着一抹自信的笑容,拍了拍小刘的肩膀,道:“这件事情先别告诉玫瑰,我不想让她为我担心,等以后灭掉了天盟会,我保举你成为玫瑰会的高层之一。”

  说完,陆天星没有再说什么,拿着桌子上的资料,直接转身离开了咖啡厅。

  小刘愣在了原地,看了看陆天星的背影,脸色不断的变幻,嘴巴张了张,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口,或许陆天星能做到也不一定。

  PS:挺无语的,为啥都要在临近春节的时候搬家,今天亲戚搬家,帮他弄了一天,郁闷了,根本没时间码字,吐血啊!更新有点慢,希望兄弟们多多包含一下,最近几天实在有点忙!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