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你这个臭流氓,鬼才测量过。”

  看着陆天星脸上戏谑的表情,白芷晴精致的脸蛋上忍不住的一阵火辣辣的烫。

  “老婆,你不要歪曲事实,明明你才是女流氓的好不好,光明正大的不看,非要大晚上趁我睡着之后偷偷摸摸的看。”

  陆天星撇撇嘴,像是想起了什么,满脸惊恐的看着白芷晴说道:“老婆,你老实交代,你大晚上趁我睡着之后,有没有偷偷摸摸的对我做过什么,而我什么也不知道?”

  白芷晴一脸黑线的看着陆天星,怒吼道:“做你个大头鬼,赶紧给我做到旁边去工作,不然,你今天晚上就睡地上,不准上~床。”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也太霸道了。”

  陆天星嘀咕一声,在白芷晴杀人的目光瞎,一溜烟的跑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打开了电脑,找到了乔乔这个小萝莉,两人再一次在召唤师峡谷开始了疯狂飙车之旅。

  ……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转眼已经是几天的时间过去了,七月十号,夜色降临,整个城市都变得灯火辉煌起来。

  白氏集团大厦楼顶,一个人影盘膝坐在天台之上,一道道强横的真气萦绕在他的身体周围,吞噬着倾泻而下的太阴之力,滚滚如潮的真气萦绕在他的身体四周,远远望过去,让他看起来宛如一尊魔神,俯瞰着芸芸众生。

  “咻!”

  突然,一道凌厉的破空声呼啸而来,一道剑影直接破空而至,落在天台之上,司马凌云出现了。

  “你终于来了。”

  陆天星睁开眼睛,一道精芒一闪而逝,整个人如同猛兽苏醒了一样,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势让人窒息。

  “当然。”

  司马凌云脸若冰霜,充斥着一缕杀机,道:“王家的胆子太大了,竟然想把炎黄组当枪使,是不是炎黄组沉寂的太久了,连阿猫阿狗也敢挑衅我们了,既然他们想做一只鸡,这一次我就杀鸡儆猴,警告那些心怀不轨的人,炎黄组不是他们可以随意挑衅的。”

  “鸡?你太高看他们了,他们顶多算一只蚂蚁,既然来了,那就走吧!”

  陆天星不屑的笑了笑,让王家多活了这么多天,他也是时候该解决掉这个麻烦了。

  “判官,这里距离王家有一段距离,不如我们来比试比试,谁能第一个到达王家。”司马凌云一脸微笑着说道。

  “正有此意。”

  陆天星淡然一笑,和司马凌云两人相互对视一样,身影一动,如同鬼魅一般,在高楼大厦之上穿梭,转瞬即逝,眨眼之间,已经出现在百米之外,速度之快,宛如流星划过天空一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此刻,王家的大厅中。

  整个大厅灯火辉煌,连外面也被照耀的亮堂堂的,宛如白昼一般,但是却没有给人安全感,反而让人不寒而栗,无边无际的黑暗笼罩在苍穹之上,微风吹拂树梢,仿佛隐藏着无数魔鬼。

  王家所有重要成员全部聚集在议事大厅,大门打开,正对着外面,整个议事大厅的气氛显得非常凝重,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难以掩盖的局促不安和惊恐,今天就是七月十号,判官贴上规定的时间到了,地府佣兵团要来了。

  王安权坐在大厅属于家主的位置上,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眼中闪烁着寒芒,宛如毒蛇一般隐身呢,在他的下首坐着的不是王延志,而是一名身穿唐装的中年男子。

  这名中年男子脸色阴鸷,双目中射出冰冷的光芒,目光望着大厅外面,嘴角带着一丝不屑的冷笑,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蜀中唐家的人,唐坤元,王家的援兵。

  “唐先生,今晚就是地府佣兵团规定的时间到了,唐先生你真的有把握对付地府佣兵团吗?”王安权有些不安的询问道。

  他算是老狐狸了,能够轻易做到面不改色,但是现在,他感觉到一阵阵的心烦意乱,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

  “王家主,你说笑了,地府佣兵团又如何,一群只会龟缩在国外的垃圾罢了,我看他们就是一群名不副实的家伙,只要他们敢来,我保证让他们有来无回,而且,这一次家主派我来,暗中给了我一种叫做烟云罗瘴的无色无味的剧毒,我已经将它布置在了这周围,这种毒瘴,天级武者吸入一丝就会必死无疑,神话级强者沾上了,不及时驱除,也是必死无疑,所以王家主请你放心好了。”

  唐坤元不屑的笑了笑,压根就没有把地府佣兵团放在眼中。

  在唐坤元看来,地府佣兵团顶多是名声比较响而已,遇到唐家,在唐家的毒药之下,也只有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看到唐坤元自信的目光,王安权松了一口气,道:“那就多谢唐先生了,只要我王家度过这一劫,从今往后,我王家以唐家马首是瞻。”

  “哈哈,王家主果然明智,你放心,这一次我不仅要保你王家没事,更要让地府佣兵团消失,我会让所有人都明白,我唐家才是最强的。”

  唐坤元哈哈大笑,他这一次到魔都来,目的就是为了拉拢一个家族,成为唐家布局东南的一个跳板,没想到王家自己送上门来了,让他省了不少的功夫。

  既然如此,那就灭掉地府佣兵团,告诉所有人,唐家才是当之无愧的顶尖势力。

  与此同时,在清泉别墅区的中心别墅当中。

  玫瑰穿着一身黑色睡衣,站在阳台的位置,目光仰望着天空的明月,愣愣的出神。

  在她的身边,一脸冷漠的无烟恭敬的站在哪里,一动不动,陪伴着玫瑰。

  “无烟,今天是几号了。”玫瑰轻声问道。

  “七月十号。”无烟恭敬的说道。

  “七月十号。小男人今晚就是你动手的时候了,可是,你为什么不让我帮你,是我实力太弱了吗?”

  玫瑰低声喃喃自语,她本来想要带着无双卫和陆天星一起灭掉王家的,但是被陆天星拒绝了,让她留在了家里乖乖的等着,因为陆天星很清楚,王家既然敢殊死一搏,那么必然有一道杀手锏,玫瑰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黄级武者罢了,一旦参与其中,稍有差池,说不定就会香消玉殒,这是陆天星不想看到的结果。

  “陆天星,你千万不要有事啊,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会让灭掉王家九族,用他九族的命来为你陪葬。”

  玫瑰猛然回过头,看着无烟说道:“无烟,吩咐下去,所有人给我盯紧王家的一举一动,一旦有任何的消息,立刻给我传回来,我要知道王家的任何风吹草动。”

  “是,大姐。”

  无烟恭敬的退了出去。

  玫瑰幽幽叹了一口气,目光仰望着王家所在的位置,仿佛要看穿虚空一般。

  而在王家别墅外面,铁牛和浮屠同样在等待着陆天星的到来。

  “浮屠,你说老大该不会是和嫂子~亲~热忘了时间了,这都快十点了,怎么还没到,要不我们两个干脆冲进去,把王家给灭了算了。”

  铁牛来回不断的走动,他本来就不喜欢安静,这会儿让他等在这里,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命。

  浮屠没有说话,而是抬起头看着虚空。

  “老大来了。”浮屠突然开口说道。

  “来了?在哪呢!浮屠,我读书少,你可不要骗我。”

  铁牛刚抬起脑袋,立刻就看到两道身影快若闪电的从远处疾射过来,几乎同一时间落地。

  “铁牛,我刚才好像听到你说我坏话了,是不是啊。”陆天星身影显现出来,看着铁牛,似笑非笑的说道。

  听到这话,铁牛身子一颤,赔笑着说道:“老大,你肯定是听错了,我铁牛一向把老大你看作是偶像,怎么会说你坏话,不信你问浮屠。”

  浮屠没有理会铁牛的话,而是看着陆天星身边的司马凌云,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沉声说道:“炎黄组组长司马凌云,你到这里来做什么,难道就凭你就想阻止我不成。”

  铁牛闻言,立刻将目光落在陆天星身边的司马凌云身上:“司马凌云,你来这里做什么,就凭你一个恐怕还阻止不了我们。”

  “好了,你们别紧张,司马凌云今天不是来阻止我们的,他暂时和我们是一伙的。”陆天星摆摆手说道。

  “老大,你说什么,司马凌云和我们是一伙的。”

  铁牛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司马凌云不是一向嫉恶如仇,这会怎么反而和他们是一伙的了,这家伙不会是冒充的吧!这易容术也太牛了,看不出任何的蛛丝马迹。

  “一边玩去,我骗你有什么好处?”

  陆天星扫了一眼铁牛,问道:“浮屠,王家情况怎么样了。”

  “该死的人全部到齐了,他们现在全部聚集在最后面的议事大厅,另外据我所知,蜀中唐家的人也来了,他在大厅周围布置了大量见血封喉的剧毒,如果贸然闯进去的话,哪怕是神话级强者也是又死无生,在顷刻之间就会化成血水,看来蜀中唐家对王家非常看重,连这种毒药都拿了出来。”

  “不过,这对我们没有任何的效果,两天前曼陀罗给我们送来了几枚避毒丹,服下之后,可以抵挡这些毒药的侵蚀,不过,时间不长,顶多是支撑一炷香的时间,我们就必须离开,否则,就会毒发。”

  浮屠看了一眼司马凌云,继续开口说道:“另外王家在外围布置了不少的警卫,这些人我全部查过了,统统都是一些亡命之徒,或者是炎黄组通缉的武者,当然,这些人不足为据,唯一对我们构成威胁的只有唐家的唐坤元。”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