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杨天赐体内真气被封印,哪里还有之前的嚣张跋扈,整个人就好像一条死狗一样被周老爷子拖着,扔到陆天星的面前。

  “杨天赐,我说过你杀不了我的,接下来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你现在说说,我们之间到底鹿死谁手。”

  陆天星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在地上的杨天赐,嘴角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容,一丝丝的杀意从他的身上蔓延出来,使得他身体周围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不少。

  感受到陆天星身上传来的杀意,杨天赐身子猛地一颤,抬起头满脸恐惧的看着陆天星,战战兢兢的说道:“陆天星,你……你想干什么,我……我劝你最好放了我,我父亲是杨家的家主,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的话,我父亲不会放过你的。”

  “你父亲不会放过我?”

  陆天星一脸微笑的看着杨天赐,突然毫无征兆的抬起右脚猛地踩在了杨天赐的右手的手臂上,用力的碾压起来:“你杨家三番两次的来找我的麻烦,就算是放过我了?你在观前街肆无忌惮的对我出手,想要杀掉我,绑架我的女人的时候,就算放过我了吗?杨天赐,你是脑残吗?不放过我又如何?我告诉你,现在不是你们杨家放不放过我,而是我会不会放过你们杨家?你觉得你们杨家还有多少人有资格站在我面前说话。”

  “啊!”

  杨天赐此刻完全没有在意陆天星在说什么,而是脸色扭曲的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十指连心,杨天赐本来就是锦衣玉食的纨绔子弟,十指不沾阳春水,再加上陆家别苑,除了大堂之外,几乎被摧毁的干干净净,地面全是细碎的瓦砾,现在陆天星却将杨天赐的手踩在瓦砾当中碾压,这其中的痛苦怎么可能是杨天赐这个纨绔子弟可以忍受的。

  “杨家,你觉得你是杨家的人就能威胁到我吗?我早就杀过你们杨家的人了,还杀了刘昂,你觉得你的身份比刘昂还要重要吗,杨少爷。”

  陆天星缓缓的俯下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杨天赐:“在别人眼中你或许是杨家的少爷,高高在上,别人会忌惮你们,但在我陆天星眼中你就是一只蚂蚁,随时可以碾死的存在,好了,杨天赐时间不早了,你该上路了。”

  话音落下,陆天星一脚将杨天赐脚下的给踢飞出去,声音漠然的说道:“周老爷子,杀了他,把他的脑袋给我砍下来,送到杨家去,就说杨家这份大礼,我陆天星记住了,这是我陆天星的还礼。”

  “吸!”

  听到陆天星那充满杀意的话,无论是周家的人,还是陆家的人都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满脸惊骇的看着陆天星,杀了杨天赐还不行,还打算把杨天赐的脑袋送到杨家去,这胆子未免也太肥了,就不怕杨家真的和他不死不休吗?

  一些陆家的人听到这话,脸色顿时一沉,忍不住的想要开口呵斥,但是当发现陆老爷子一句话也没有说的时候,最终将所有的话全部憋在了喉咙当中,他们不是傻子,之前斥责陆天星,想要放杨天赐他们离开,已经让陆老爷子对他们心生不满,这会儿要是还敢说什么,天知道陆老爷子会不会真的把他们逐出陆家,没有陆家,他们什么都不是。

  “你……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陆天星,你不能杀我?”

  听到陆天星的话,杨天赐身子颤抖的更加的厉害起来,此刻在杨天赐的心中,他是真的害怕了,他很后悔,如果老天在给他一次机会的话,打死他也不会来到江南,打死他也不会和陆天星作对,这就是一个魔鬼。

  “周老爷子,你还不动手吗?”

  陆天星没有理会杨天赐的求饶,而是将目光落在了周老爷子的身上。

  “三少爷,交给我了。”

  周老爷子听到陆天星的话,身子一震,心中很清楚,这恐怕是最后一张投名状了,只要击杀了杨天赐,周家才算是真正的被陆天星信任,有机会和陆天星共同进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要陆天星的实力越强,他们周家在江南的地位就越大,甚至能够成为华夏的顶尖大家族。

  深吸了一口气,周老爷子没有任何的犹豫,缓缓的抬起手掌,真气在掌心之中弥漫,朝着杨天赐的派去。

  “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不想死啊,陆……陆天星,不,三少爷,不要杀我,只要你不杀我,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关于你父母的秘密。”

  “等等。”

  听到这番话,陆天星目光一凝,打断了周老爷子的动作:“这个秘密是什么。”

  “我……我可以告诉你,但是我希望你能放我离开。”杨天赐送了一口气,看着陆天星说道。

  “杨天赐,你在跟我讲条件吗?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讲条件吗?你可以选择不说,不过,我想周家审讯人的手段很多,酷刑也不少,不知道杨少你抗不抗住。”陆天星看着杨天赐语气波澜不惊说道。

  “我……。”

  听到陆天星的话,在看到陆天星那冷若冰霜的眸子,杨天赐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脸上闪过一抹浓浓的恐惧之色,他差点忘了,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他相信,如果他不说,陆天星绝对不介意让他尝尝酷刑的滋味是什么。

  “你现在愿意说了吗?”

  陆天星看着杨天赐,声音充满了平静:“其实,我倒是很希望杨少你什么都不肯说,毕竟,我还从来没有见识过周家审讯人的手段呢!对了,前一阵子,又一个叫做周武的人,杨少你认识吧!他在周老爷子手里撑过了三轮酷刑,就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杨少你能坚持几轮?不过,作为主子的杨少,你应该可以坚持五轮吧!”

  听着陆天星那波澜不惊的话,杨天赐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起来,不是因为陆天星的话,而是被吓得,周武是谁,他当然再清楚不过,就是那个绑着zha~弹去绑架白芷晴的阴鸷男子,那可是杨家培养出来的特殊人才,经受过各种各样的考验,哪怕是有人把他的手臂给砍断,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但是偏偏是这种经受过各种考验的人却扛不住周家的刑罚,那么周家的刑罚有多么的恐怖可想而知了,连周武都扛不住三轮,他要是能坚持五轮,那估计早就死了。

  怕了,杨天赐真的怕了,他真的不想死,他还这么年轻,如果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我……我说,我什么都说。”

  杨天赐看着陆天星的眸子,声音带着强烈的颤抖,他带来的人已经全部都死了,连僧道尼都被陆老爷子一人一刀给斩杀了,唐风啸也死了,偷偷溜走的江浩辰等人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了,他可不想在成为下一个,他现在只想活着,只要活着回到杨家,他才有机会报仇。

  听到杨天赐的话,正在努力冲开穴道的陆宏达和陆高阳两人的脸色在这一刻陡然变得难看到了极点,眼中带着一丝惊慌之色,他们几乎不用猜都知道杨天赐想要告诉陆天星的这个有关于他父母的秘密到底什么,杨天赐分明是打算拉着他们下水。

  有心想要阻止杨天赐说什么,但是刚看到旁边虎视眈眈的韩子枫等人,只能按捺心中的杀意,祈祷着杨天赐想要说的秘密,并不是他们心中所想的。

  “你想要跟我说的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如果让我满意的话,我或许可以考虑留你一命。”陆天星看着杨天赐,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微笑着说道。

  “真的?”

  杨天赐听到陆天星这番话,眼睛顿时一亮,声音颤抖的说道:“陆天星,你知道当年将你们父母引出京城,并且让人去半路截杀他们的人到底是谁吗?”

  陆天星在听到杨天赐的这句话后,心头猛地一颤,双眸如刀子一般,落在杨天赐的身上:“你说什么,杨天赐,你把刚才的话再给我说一遍,这个人到底是谁。”

  自从认祖归宗之后,他就一直让天使情报站和地府佣兵团的人暗中调查这件事情,但是却始终调查不到任何的记录,甚至连当年参与围杀陆天战的势力都找不到,更别说找到凶手了,如今杨天赐却说知道凶手是谁,这让陆天星怎么不激动,父母之仇,不共戴天,这种血海深仇,身为人子,他不得不报。

  看到陆天星的模样,杨天赐再次开口说道:“是陆宏达,当初你父亲被一封信给引出京城,这封信就是陆宏达写的。是陆宏达将你父母引出京城的,这就是我说的秘密,陆宏达就是杀死你父母的真凶,引出你父母的那封信就是他亲笔写的,你的父母就是陆宏达引出京城,而且也是他将你父母的路线泄露出去的。”

  “而且,在你父母死后,他曾经还秘密派人去过魔都,想要找到你,将你斩草除根,只不顾后来陆老爷子知道你父母死后,雷霆震怒,陆宏达怕陆老爷子查到他的身上,才不甘心的将派出去的人全部收了回来,而这些人也全部被他给灭口了。”

  杨天赐大声说着,毫不在意自己说的这个秘密是多么的石破天惊,他现在只想活着,什么陆宏达,管他屁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