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钟,三分钟,五分钟……。

  时间一点点的流过,书房中一片安静,,有了陆天星的提醒,白芷晴尽量的把自己的身体蜷缩在一个角落里,一动不动,她虽然没有见过真正的枪,但是刚才一枪轰碎墙壁和办公桌的画面依旧历历在目,准确的告诉她这把枪的威力有多么的可怕

  眨眼之间,十五分钟过去了,书房中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男子的情绪也变得越来越急躁起来,脸色一阵难看。

  对于杀手来说,一击不中,必须尽快撤离,尤其在对方有高手保护的前提下,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撤离,这是铁律。

  但是男子没有这么做,就这么走了,他不甘心,他付出了倾家荡产的代价,不就是为了这个五亿美金的悬赏吗?只要杀了这个目标,五亿美金,足够他潇洒的过一辈子了。

  “混蛋,情报组织那群王八蛋到底是干什么吃的,不是说这个女人只是和一个保姆住在一起吗?怎么突然又多出了一个男人,连特质子弹都杀不死他,王八蛋,等这一次任务完结之后,我一定要控诉他们,让他们把骗我的钱统统吐出来。”

  男子低声骂了一句,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通过瞄准镜观察着书房中的一举一动。

  “你说的没错,这些情报组织太不负责任了,应该让他们赔偿你的损失才行,不然,白瞎了那三枚特种子弹了。”

  就在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从树上传来。

  “兄弟,你说得对,一定要让他们赔钱……。”

  话还没有说完,男子脸色狂变,这里明明只有他一个人,怎么还会有其他声音响起,急忙拿起手上的狙击步枪,对准了身后:“谁,谁在说话,给我滚出来。”

  “我不就在你身后吗?”

  陆天星站在树枝上,漠然的看着男子,嘴角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容,屈指一弹,一道真气宛如一道利箭呼啸而出,直接将男子狙~击~步~枪打得粉碎。

  “是你。你明明在房间里面的,怎么会出突然现在这里,你究竟是人是鬼。”

  男子慌忙的扔掉手上的狙~击~步~枪,脸色带着一丝惊恐之色,他明明时刻注意着书房中的一举一动,明明没有看见任何人离开,对方是怎么出来的,更重要的是,对方站在他的身后,他居然没有任何的感觉。

  “高手,这家伙绝对是高手。他到底是谁,难道是地级高手?或者是天级高手?不可能,不可能,目标只不过是一个集团公司的老总而已,怎么可能请动天级高手来保护她,可是又怎么解释对方怎么出来的。”

  男子看着陆天星,眼中的惊恐之色越发的浓厚起来,他也是古武者,玄级巅峰的实力,但是他在陆天星的身上感觉不到任何气势的波动,仿佛一个普通人站在他的面前,很显然陆天星已经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地步,换句话说,陆天星想要杀他,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轻松。

  “你想做什么?”

  男子感觉自己的声音都在哆嗦了起来,连逃跑的心思都没有,如果对方真的是天级高手,他根本就跑不掉。

  “呵呵,你都想杀我老婆了,你说我想要做什么。”

  陆天星嗤笑一声,眼中杀机毫不掩饰,他不在乎别人对他动手,但决不允许任何人对他身边的人动手。

  龙有逆鳞,触之必杀,他身边的人就是他的逆鳞。

  话音未落,陆天星身上陡然涌现出一股冰冷的杀机,笼罩向男子,那由无数鲜血堆积恐怖杀意如同潮水般笼罩在整个天空,没有丝毫的遮掩,毫无保留的释放了出来,就仿佛杀神降临人间,地狱大门打开,四周的温度陡然降低到了极点。

  一瞬间,周围的温度骤降,宛如进入了寒冬腊月,滴水成冰。

  男子脸色霎那之间变得惨白的可怕,仿佛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捏住了他的心脏,让他喘不过气,要把它的心脏捏得粉碎,站在他面前的陆天星仿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剧烈翻滚的血海,吞噬一切。

  作为一个杀手,男子自然知道杀气是什么,但像陆天星这种几乎把杀气化为实际的人,简直太少了,这些人无一不是杀人狂魔,死在他们手上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你究竟是什么人?”男子强忍着心中的恐惧,看着陆天星问道。

  “我是谁?曾经有人叫我判官。”陆天星淡淡的说道。

  “判官!这不可能。”

  这两个字犹如晴天霹雳让男子的脸色瞬间变了颜色,变得极为恐惧,整个人如同见鬼了一样,惊恐万状的看着陆天星,一股无法掩盖的恐惧从心底涌现出来。

  判官!

  这两个字在地下世界就是一个传奇,一个无敌王者的传奇,无人抗衡的传奇,得罪判官,他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陆天星冷笑的看着男子,缓缓的朝着男子走过去,走在树枝上如履平地。

  “跑,马上跑。”

  男子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了,自从知道陆天星的身份之后,他就再也没有了任何战斗的欲望,身影一闪,整个人化作一道闪电,朝着外面冲出去。

  “走?想要杀我老婆,你认为你还走的掉吗?”

  陆天星嘴角露出一个冷酷的笑容,随手折了一根树枝握在手中,手臂一甩。

  “咻!”

  树枝仿佛一枚子弹呼啸而出,轰在男子的丹田,直接将他丹田轰碎,彻底的废掉了他。

  丹田是古武者的根本,丹田一碎,形同废人。

  没有了真气的支撑,男子身形一个踉跄,重重的摔在地上,呆呆的看着缓缓走过来的陆天星,心中充满了后悔,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哪怕是上百亿美金摆在他的面前,他也绝对不会接这个任务,与判官做对,必死无疑。

  陆天星缓缓的走进男子,并没有着急杀他,而是淡漠的道:“说,你属于哪个组织,为什么要杀白芷晴。”

  男子咬了咬牙,却没有说话。

  “呵呵,看来你不愿意说了,没关系,我会让你主动开口的。”

  陆天星脸上露出了一道嗜血的笑容,右脚猛然抬起,重重的踩在男子的大腿上,骨头碎裂的声音再次响起。

  “啊!”

  男子刚想张嘴惨叫,声音还没传出来,陆天星直接一脚踩在他的胸膛上,硬生生的把他的惨叫给打断了,脸色憋得通红,几乎吐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