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

  安琪琪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我曾经和艾薇儿打过交代,她从来都不是一个甘于寂寞的女人,她的野心很大,霍尔德死了,教廷在短时间内一定会挑选一个全新的圣子,培养成下一代教皇,而艾薇儿的野心就是想要成为教廷的女教皇,那么,她想要压住教廷圣子,就必须做出足够大的成绩来才行,否则,她想要成为教皇,几乎不可能,而这个成绩最好的办法就是诛杀判官,用判官的鲜血来洗刷教廷的耻辱。”

  “首脑,可我还是不明白,就算艾薇儿杀了判官又如何,据我所知,教廷的教皇从来都是只有圣子才能继承,就算她立了功,也没有任何的作用啊。”

  “你不懂。”

  安琪儿叹息了一口气说道:“你太小看艾薇儿了,她的手段不是你可以想象的,如果艾薇儿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她就不会把黑暗议会耍的团团转,被黑暗议会视为头号大敌的女人,你觉得她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吗?只要她能杀了判官,拥有足够多的功绩,她就有办法成为教廷的新一任教皇,千万不要小瞧她,这个女人不是那么好招惹的。”

  “首脑,那判官岂不是很危险?”

  “危险?这倒不至于。”

  安琪儿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道:“你放心好了,判官不会有危险的,说不定到时候,咱们还会和教廷联手。”

  “和教廷联手?首脑,我怎么不明白你这句话的意思,我们不是敌人吗?”

  艾比听到安琪儿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呵呵,艾比,以后你就知道了,我只是想要告诉你,盯住艾薇儿就行了,我们不要动手,只要判官有手段,艾薇儿就不足为惧,说不定还会成为我们的盟友。”

  安琪儿微微一笑,并没有开口解释什么,对着艾比轻轻的摆摆手说道:“好了,艾比,你下去休息吧!我去睡个美容觉。”

  说话间,安琪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伸展了一下懒腰,露出那完美的娇躯。

  “首脑,我下去了。”

  艾比恭敬的点了点头,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艾比离开,安琪儿走到窗前,目光看向东方,嘴角微微勾勒出一道淡淡的笑容:“亲爱的判官,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当年你在中东地区睡得那个女人就是艾薇儿呢!我很想看见当你知道自己第一次睡得那个女人,还给了对方一笔钱的女人是教廷圣女的时候,你会是什么表情,不过,我相信你加把劲,就能把这个尾巴翘到天上的教廷圣女给拿下的,到时候你的儿子说不定未来教皇了,啧啧,艾薇儿,我很想知道这一次你能不能逃出判官的手掌心。”

  话音落下,安琪儿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浓厚起来,带着风情万种的气息,让人看一眼就挪不开目光:“我很想知道当艾薇儿被拿下的时候,教皇爱德华·纽克你会是什么表情。”

  而与此同时,陆天星,白芷晴和陆老爷子三人就仿佛普通人一样,在公园中四处游荡着,甚至还悠闲的租了一个双排座的大白鹅小船,直接在人造小湖当中晃悠了起来。

  陆天星一脸苦笑的坐在最前面,踩着脚踏,当做动力驱使着大白鹅小船,在他的身后,白芷晴和陆老爷子两人有说有笑的,陆老爷子的脸上也是一直挂着笑容,显然是心情非常的不错,非常的高兴。

  “爷爷,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心里舒畅了很多。”白芷晴看着陆老爷子,微笑着说道。

  陆老爷子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的确心情放松了很多,这才是我想要生活。”

  “爷爷,放心好了,你以后肯定每天都开开心心的。”白芷晴郑重其事的说道。

  “哈哈,芷晴你说的没错,我从今往后要开开心心的活着。”

  陆老爷子看着白芷晴那郑重的眼神,微微一愣,旋即哈哈大笑了起来,白芷晴说的没错,从今往后他要开开心心的,儿孙自有儿孙福,他已经老了,****一辈子的心,也是时候享受一下悠闲的生活,一辈子的操劳,最终却换来亲人的背叛和敬畏,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陆天星坐在最前面,听着身后陆老爷子那畅快的笑容,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笑容,刚想开口说什么,就听见放在口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

  陆天星从口袋中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脸上浮现出一抹复杂的神色,迟疑了一下,最终选择了接通了电话。

  “喂。”

  “天星,你今天晚上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出来喝一杯酒,你愿意来吗?”

  电话中,一个轻柔,带着忐忑不安的声音传到陆天星的耳朵中。

  在香格里拉大酒店的房间当中,沐晴雪站在窗前,头发盘成一个时尚而高贵的造型,粉红色的嘴唇勾人眼球,充满了you惑,不施粉黛的俏脸精致漂亮,一身漆黑的长裙的将她的魅力衬托的淋漓尽致,脚下一双水晶色的高跟鞋,让她原本就修长的****,变得越发的修长的性感起来。

  微微紧身的长裙勾勒出她那美妙的玲珑曲线,果露在外面的雪白肌肤,在灯光的照耀下,晃人眼球,一丝淡淡的幽香从她的身上弥漫出来,比任何一种香水都要刺激男人的荷尔蒙。

  这一刻的沐晴雪,美艳动人,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将她抱在怀里,好好的呵护她。

  不过,此时的沐晴雪却是满脸的紧张之色,拿着打电话,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个,一掌精致的俏脸上带着一丝忐忑,带着一丝惶恐不安,生怕听到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

  陆天星在听到电话中沐晴雪传来的声音,神色微微一愣,轻声叹了一口气说道:“说个地方,我待会就过来。”

  “真的吗?”

  沐晴雪身子一颤,脸上浮现出一抹欣喜若狂的神色,快速的说道:“我在时光酒吧等你。”

  “好,我等下过去。”

  陆天星挂断了和沐晴雪的电话之后,扭过头看着白芷晴说道:“老婆,我……。”

  陆天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白芷晴给打断了道:“既然你有事情要忙,那就先去忙吧!爷爷交给我来照顾就好了。”

  看着白芷晴那张精致的俏脸,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心中闪过一抹愧疚之色,没有再说什么,冲着白芷晴点了点头,将大白鹅船开到岸边之后,转过身开口说道:“老婆,那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一点。”白芷晴看着陆天星轻声说道。

  “恩,我会尽快回来的,今天晚上你就不要回酒店了,在陆家住下,到时候我来找你。”

  陆天星点了点头,看着陆老爷子说道:“爷爷,我先走了。”

  等到老爷子点头之后,陆天星没有再做任何的停留,转身朝着公园外面走去。

  白芷晴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陆天星的背影,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脸上重新挂上了一丝笑容,道:“爷爷,你看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回去吧!今天晚上我来当厨师,让你尝尝我的手艺,看看有没有进步,怎么样。”

  “好。”

  陆老爷子含笑点了点头,看着白芷晴的模样,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多少什么,白芷晴或许没有听见陆天星和谁在说话,但是他却听到了陆天星是在和一个女人在对话。

  虽然知道这些,但是陆老爷子最终选择什么都没有说,和白芷晴有说有笑的朝着陆家走去,正如他之前说的,儿孙自有儿孙福,这种事情只有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的家事,他不好插手,也不想插手,毕竟陆天星女人多,说不定可以为陆家开枝散叶,留下一堆的小娃娃,到时候一堆的小娃娃叫他太爷爷,这种画面想想就让人有些激动。

  不得不说,陆老爷子在这一刻存在了私心。

  对于苏州的路,陆天星不太熟悉,但是车上有导航,所以,设置导航之后,陆天星开着车一路朝着沐晴雪口中说的时光酒吧而去。

  时光酒吧,不想其他的酒吧装修的充斥着浓浓的荷尔蒙气息,充斥着震耳朵的重音乐,还有那身着清凉的美女扭着xing感的翘tun吸引着男人们的目光。

  时光酒吧说是酒吧,还不如是一个休闲场所,整个酒吧的灯光并不是特别的明亮,摆设也是非常的简单,简单便捷,但是配合装修效果和灯光效果,让人一眼望过去,顿时感觉到一种心情放松的感觉。

  时光酒吧的客人并不是很多,但是都是一些身穿着精品西装,气质不凡的精英白领,想来这应该才是时光酒吧主打风格,为那些下班之后,想要放松休闲一下却又不想去酒吧的高级白领,金领这些人精心打造的,应该算特别主题酒吧才对。

  陆天星驾驶着车子来到了时光酒吧后,将车停在门口的停车位之后,直接走进了酒吧,目光扫过周围,很快就找到了沐晴雪的踪迹,没有任何的犹豫,陆天星转身朝着沐晴雪所在的角落走了过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