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戮依旧再持续,丝毫没有因为周围那一阵阵的惨叫声而有任何的留手,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弥漫在空气当中,令人作呕。

  原本那充满了怒意的骂声伴随着杀戮也逐渐变成了求饶的声音。

  “饶命,饶命,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

  “玫瑰小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放了我好不好,只要你放了我,我一定臣服你,加入阎罗殿,成为你最忠实的一条狗。”

  “饶命啊,我和唐家真的没有一丁点的关系,我和唐家没有任何瓜葛的,我是无辜的。”

  听着周围传来的那一声声的求饶声,玫瑰的脸色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甚至连那双漂亮的眸子都没有任何的变化,就仿佛周围传来的惨叫声跟她没有丝毫的关系一样。

  陆川站在玫瑰的身边,并没有参与到其中去,眼角的余光落在玫瑰的身上,心底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他怎么可能不知道玫瑰为什么变成这样,毕竟,亲眼看到自己的母亲死在自己面前,而自己父亲一直无动于衷,这种情况换做任何人恐怕都会崩溃。

  此刻看到这一幕,玫瑰表现的无动于衷这也是在情理之中,虽然说玫瑰的仇人是唐家的人,但是这些人终究是唐家培养出来的,这对于玫瑰来说,这就足够了,只要和唐家有关的,那就是仇人,对于仇人绝对不手下留情。

  “唉……。”

  陆川心中再次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他很清楚在玫瑰的心中藏着无穷无尽的恨意,想要让这股恨意消失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覆灭唐家,否则的话,这股恨意永远不会消失。

  杀戮并没有持续多久,当高手被解决掉之后,那么剩下的小虾米解决起来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当陆家侍卫和阎罗殿的高手在此聚集在玫瑰面前的时候,整个小村落已经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来,地面上一句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血泊当中,一道道鲜血汇聚在一起,在点点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诡异的目光,浓郁的血腥气息弥漫在空气当中,弥漫在人的口鼻之间,几乎让人误以为自己掉进了血窟窿当中,口鼻都是鲜血的味道。

  “全部解决了吗?”玫瑰看着自己面前,浑身上下沐浴在鲜血当中的陆家侍卫还有阎罗殿的高手,语气波澜不惊的说道。

  “已经全部解决,没有一个活口。”其中一名阎罗殿的高手对着玫瑰恭敬的说道。

  “恩,留下几个人处理这些尸体,记得处理干净一点,我不希望明天闹得人尽皆知。”

  玫瑰淡淡的扫了一眼周围,淡淡的说道:“其他人的迅速撤离。”

  关于在香江发生的事情,并没有立即传入到陆天星的耳朵中,毕竟黄飞宇现在自身都难保了,又怎么有时间打电话告诉陆天星香江发生的事情。

  况且就算将香江的事情告诉陆天星,陆天星恐怕也救不了他,毕竟京城距离香江可是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就算陆天星就算有心恐怕也无力。

  除了香江的事情发生的事情,甚至在江淮市发生的事情,陆天星也根本不知道玫瑰和陆浩月两人联合起来,已经将唐家在外面的势力全部给一网打尽了。

  此刻,在京城当中。

  陆天星虽然知道白芷晴心中肯定藏着一件事情,但是也没有对此多问什么。

  这倒不是陆天星不想知道白芷晴的心中到底藏着什么事情,但是陆天星更加的清楚白芷晴的性格,知道白芷晴如果不愿意自己说出来的话,就算他问了,也是白问,白芷晴是不会告诉他的,甚至会找无数的借口搪塞过去,与其如此,不如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问。

  等到白芷晴想要开口告诉他这些事情的话,白芷晴自然而然的会将这些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他的。

  现在陆天星所能做的就是等,等到白芷晴想清楚了,告诉自己一切。

  而白芷晴自从上了楼之后,只有吃饭的时候下来了一趟,其他的时间都是把自己锁在卧室当中,不知道在做些什么东西。

  陆天星也尝试过想要上楼去陪着白芷晴,但是却被白芷晴给打发下楼了。

  此时,陆天星和林雅妃两人则是静静的坐在沙发上。

  此时两人并没有任何的谈情说爱的意思。

  林雅妃的脸上挂着浓浓的担忧之色,是在为白芷晴而担忧,而陆天星则是一脸的平静,让人根本猜不透他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忽然,林雅妃那放在旁边的手机传来一阵嗡嗡的声音。

  听到手机的声音之后,林雅妃急忙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将手机给解锁了,打开了手机上的短信。

  在看完短信之后,林雅妃的那张绝美的脸蛋上流露出了一丝复杂的神色,并且那原本舒展的秀眉也慢慢的皱在了一起。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陆天星在看到林雅妃那秀眉微微皱起的模样之后,立刻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你不是让我查一查芷晴今天去咖啡厅做了什么吗?”林雅妃看着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怎么了,难道你查到了什么?”

  “的确查到了一点东西。”

  林雅妃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在那家咖啡厅当中,芷晴见了一个人,一个带着面具的神秘人,并且和这个神秘面具人在咖啡厅的包厢当中说了很多的话,而且,在离开之后,芷晴的脸色非常的难看。”

  陆天星在听到林雅妃的话之后,眉头一下子皱到了极点,沉声说道:“知道这个神秘面具人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吗?”

  “不知道。”

  林雅妃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这个神秘面具人很神秘,根本查不到他的身份如何,而且,在芷晴离开之后,这个神秘面具人似乎又见了一个人,但是具体见了什么人,却再也查不到丝毫。”

  “查不到?”

  陆天星眉头皱了皱,这是什么啥意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