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车稳稳的停在别墅门口,陆天星扭过头看着林雅妃。

  副驾驶位置上,林雅妃靠在座椅上睡得十分香甜,宛如一只温顺的小猫咪,时不时的皱一下鼻子,十分的可爱。

  “林妖精,醒醒,醒醒。”

  陆天星拍了一下林雅妃的脸庞,他虽然知道林雅妃在这里购买了一个别墅,但是却没有房间的钥匙。

  林雅妃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问道:“天星,我们现在到哪里了。”

  “紫檀别墅区,你在魔都买的别墅门口。”

  “那你把车直接开进去好了。”

  林雅妃迷迷糊糊的从口袋中摸出一张房卡递给陆天星,然后再次闭上了眼睛。

  看了一眼沉睡的林雅妃,陆天星也知道今天这件事情让这个女人已经有些精疲力尽了,也没有在叫醒林雅妃,而是拿过房卡,下了车,直接把林雅妃抱在了怀里,进入了别墅当中。

  这是一个单人的别墅,并不是很大,里面却装修的很精致。

  抱着林雅妃直接上了别墅的二楼,选择了一间看似有人住过的房间,推开了门。

  “嘎吱!”

  一阵轻响之后,房门被推开,顿时,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陆天星立刻感觉到这不是任何一款香水的味道,而是林雅妃身上散发出的幽~香。

  走进房间,将灯打开,陆天星直接走了进去,打算将林雅妃放到床上,却被林雅妃死死的抱住脖子不放开。

  “你醒了。”

  “恩,从你叫醒我开始,我就已经醒了。”

  林雅妃点点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陆天星,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妩~媚的笑道:“我的英雄,你要回去吗?不跟我一起洗个鸳~鸯~浴再回去吗?”

  陆天星微微一愣,看着林雅妃巧笑嫣然的模样,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她苍白的俏脸,轻声道:“林妖精,值得吗?其实我不值得你这么做。”

  “值得。”

  林雅妃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是你将我从苦海之中救了出来,从那以后,你就是我林雅妃一辈子的英雄,你是我林雅妃认定的男人,为了你,我从来不后悔,因为我始终都记得,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永远会有一个伟大的英雄在我的身边,替我阻挡这一切。”

  “我不奢求什么,我只希望在你心中能够记住有我这个傻女人在等着你就行,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你和芷晴的,曾经我想过去争取什么,但是经过这件事情,我发现,爱一个人并不需要得到他,只需要他心中有你这就足够了。”

  “本来我以为我这一次死定了,没想到你又向一个英雄出现在了我的身边,虽然没有七彩祥云,没有身披金甲,但是在我心中,你这一辈子都是我的英雄,会永远保护我。”

  说着,林雅妃脸上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看着林雅妃脸上幸福的笑容,陆天星感觉自己的心中的某根弦被拨动了,他没有想过林雅妃会这么在意自己,甚至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你是一个傻女人。”

  陆天星叹了一口气,轻轻的将林雅妃抱在怀里,或许,他这一辈子都忘不掉这个女人了,林雅妃说的没错,她所做的这一切,已经彻彻底底让他把她记在了心理,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被陆天星抱在怀里,林雅妃感觉自己所有的彷徨一下子消失了,整个人变得安静了下来,仿佛无论外面有多少的大风大浪,都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你回去吧!我没事的。”林雅妃趴在陆天星胸膛上,轻声说道。

  “可是……。”

  “放心好了,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可不想到时候你老婆拿着菜刀来找我拼命。”

  林雅妃打断陆天星的话,她虽然很想陆天星留下陪自己,但是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是什么,她不奢求陆天星时时刻刻的陪着自己,只希望陆天星记住自己就行,何况,这个男人今天表现出来的一切已经完全证明她在他的心中,没有必要时时刻刻待在一起,她也不希望因为这些事情,让陆天星夹在中间为难,一个聪明的女人要懂得进退。

  “好吧!你先好好休息,等有时间我再来看你,记住,以后千万不要做什么傻事,这一次就算了,否则,我一定把你的屁股打开花。”

  在林雅妃的翘~tun上使劲拍了一下,陆天星转身离开了别墅,顺手拿出手机给李晓峰打了一个电话后,没有多做什么停留,径直离开了别墅。

  对于林雅妃的事情,陆天星也没有多想,船到桥头自然直,柳暗花明又一村,这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坎。

  等到陆天星回到紫苑小区的之后,已经是接近十一点钟了,纵然已经是十一点多重了多了,但别墅中依旧亮着灯,似乎特意留着一样。

  陆天星站在房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拿出钥匙打开门,轻轻的走进去,白桥山,何彩兰,白微微三人已经回房间睡着了,而白芷晴则是穿着一身睡袍坐在沙发上,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

  听到开门的声音,白芷晴抬起头,在看到陆天星之后,白芷晴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回来了。”

  “回来了。”

  看到白芷晴担忧的眼神,陆天星轻轻的点点头,心中竟然升起一抹愧疚。

  曾几何时,他和白芷晴两人只不过是合约夫妻,可聚可散的那一种,聚合也无所谓,散了也不可惜。

  可是,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陆天星发现,白芷晴已经悄声无息的扎根在了他的心里,他也越来越在意白芷晴了,甚至每天一下班都渴望回到家里。

  “怎么样,事情解决了吗?林妖精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白芷晴轻声问道。

  “事情解决了。”

  陆天星走到白芷晴身边,坐在沙发上,手臂很自然的抱着白芷晴的纤~腰。

  白芷晴没有挣扎,而是将脑袋靠在陆天星的肩膀上,静静的享受着这一刻的平静。

  “林妖精遭遇到了追杀,不过已经全部解决了,没事了……。”

  陆天星没有隐瞒这些事情,只不过将其中的血腥全部抹掉了,他不想让白芷晴知道这些。

  “那你有没有受伤?”

  白芷晴身子陡然一僵,担忧的看着陆天星,陆天星虽然说的轻描淡写,但其中蕴藏的危险可想而知。

  “我没事,几个小蝼蚁,怎么伤害得了我。”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轻声说道:“你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明天不上班吗?”

  “我睡不着。”

  白芷晴摇摇头,道:“天星你觉得林妖精怎么样。”

  “还不错的,很有女人味,长得也很漂亮。”

  陆天星简单了说了一声,他从白芷晴的话中嗅到了一丝酸味,明显是有点吃醋了。

  “那你有没有对林妖精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白芷晴突然抬起头,目光烁烁的看着陆天星,想要陆天星的脸上看到一点蛛丝马迹。

  “没有,绝对没有。”

  陆天星连连摇头,有想法也不能说,醋坛子打翻了,他今晚估计又要倒霉了。

  “真的吗?”

  白芷晴双眸死死的盯着陆天星:“你难道对林妖精就没有半点的动心,林妖精的身材那么好,前~凸~后~翘~技~术~棒,脸蛋也妩媚无比,非常符合你们男人的审美观,你难道就真的一点儿都不心动。”

  “老婆你太小看我了,我是谁,我是坐怀不乱柳~下~惠,怎么可能为美~色~折腰。”

  陆天星连连摇头:“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老婆,你怎么知道林雅妃技~术~棒啊,该不会你们两个……,嘿嘿,看不出来,老婆你居然追随时尚的潮流了。”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发出诡异的笑声,其意思不言而喻。

  听到陆天星诡异的笑声,白芷晴俏脸顿时变得红扑扑的,连耳朵都通红一片,她怎么会不明白陆天星怀里的意思,分明是说她和林雅妃是百~合,是拉~拉。

  “老婆,你不用解释,我懂得,女人嘛!尤其是冰山女神,外表冰冷,内心风sao,我懂得,不用解释。”

  看着陆天星脸上猥琐的笑容,白芷晴深吸一口气,强忍着想要捏死陆天星的冲动说道:“陆天星你的思想能不能纯洁一点,你才是拉~拉,不,我看你是一个喜欢菊~花的龌~蹉~男。”

  陆天星一愣,坏笑着说道:“老婆,我是不是喜欢男人你不知道吗?老婆,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歧视你的,就算你是拉~拉,我也向你保证,一定会把你拉到正确的道路上来的。”

  “你……我……。”

  白芷晴一脸羞愤的看着陆天星,不知道怎么去开口解释,难道要和陆天星来一次真正的洞房才能证明她不是拉~拉吗?

  陆天星不依不饶的说道:“老婆,你不用害羞,你该不会是因为我救了林妖精,抢了你的女朋友,你为了林妖精吃醋了,所以才对我不依不饶的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