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你什么你的,艾薇儿,你真以为我奈何不了你吗?在我眼中,你所谓的教廷圣女的身份不值一提,我有无数种办法让你教廷不敢来找我的麻烦,你信吗?”司马凌云看着艾薇儿的模样,冷笑着说道。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艾薇儿阴沉着俏脸,再也无法保持镇定,那双眸子之中闪烁着怒火。

  “我不想把你怎么样,我只是想要警告你,在华夏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我不管你和杨家有什么密谋,我也不管你和陆天星有什么仇怨,但是我希望你给我记住了,这里是京城,而不是你们西方,更加不是你们的梵蒂冈,如果你敢在京城乱来,我不介意让你试试我手中的宝剑是不是能杀人。”

  话音落下,司马凌云的身上一道凌厉的剑气冲天而起,直接刺向艾薇儿。

  “光明神盾。”

  艾薇儿看到这一道凌厉的呼啸而来,脸色猛地变了颜色,心念一动,一道璀璨的光芒从她的身上爆发出来,化作一个巨大的光明盾牌挡在面前,和剑气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轰!

  凌厉的剑气直接在盾牌上面撕裂出一道口子,擦着艾薇儿的耳朵边缘飞出去,这才消失不见,几丝金黄色的发丝从艾薇儿的肩膀上飘落到地上。

  “司马凌云,你想要做什么?”

  艾薇儿在这一刻脸色可以说难看到了极点,浑身上下忍不住的散发出一抹杀意,心中却对司马凌云充满了忌惮之色。

  虽然刚才的那一道剑气只不过是司马凌云警告她,而且,她也是在仓促当中被动还手,实力完全发挥不出来,但是司马凌云那一道剑气当中蕴藏的凌厉气息,让她也感觉到了一阵胆寒,如果和司马凌云交锋,她极有可能会死在司马凌云的手中,更别说作为炎黄组的组长,司马凌云要是没有其他的底牌,她打死也不相信。

  “我不想做什么,我只是想要告诉你,这里是华夏,不是京城,你若是敢在京城乱来,我杀你并不是一件难事,不信你尽管试试。”司马凌云语气冰冷的说道。

  “司马凌云,你……。”

  “艾薇儿,记住,我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在警告你,或者说这是我给你的最后通牒。”

  司马凌云直接打断艾薇儿的话,寒声说道:“你的身份是你的护身符,但是不代表有用,我要杀你,并不是什么难事,你最好不好挑战我的底线,否则,我不介意让你化作一堆白骨。”

  话音落下,司马凌云的身上立刻流露出一抹浓烈的杀意,隐隐约约似乎有剑吟萦绕其中。

  感受到司马凌云那浓烈到极点的杀意,艾薇儿的脸色微微一变,闪过一抹复杂之色,深吸一口气说道:“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对华夏的普通人动手,但是,你们炎黄组也绝对不能阻止我诛杀陆天星,否则的话,哪怕和你们炎黄组硬拼到底,我也在所不惜,我或许在华夏奈何不了你们,但是我可以保证,你们炎黄组在海外的人员,一个不留。”

  话音落下,艾薇儿的身上同样爆发出一片杀意,和司马凌云的气息丝毫不逞多让。

  “艾薇儿,你这是在威胁我?”

  司马凌云听到这番话,脸色立刻难看无比,一丝杀意从眼中一闪而逝。

  “威胁?司马组长,你说笑了,我只是告诉你,我的目标只是陆天星,为了一个陆天星把炎黄组其他的成员置于生死危机当中,这可不是一个炎黄组组长应该做的事情。”

  “就算我们炎黄组不插手,你觉得你有能力杀死陆天星吗?”

  “哼,这就不牢司马组长你费心了。”

  艾薇儿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茶,随后将茶杯放在了茶几上,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司马组长,我们教廷无意和炎黄组结仇,也无意在华夏掀起什么风浪,这一次我希望你们炎黄组不要插手这件事情,我只要陆天星的命,至于什么后果,我教廷会一力承担,言尽于此,告辞。”

  话音落下,艾薇儿已经出现在了包厢门口,直接朝着外面走去,没有任何的停留。

  司马凌云没有再开口说什么,而是目送着艾薇儿离开,眼中闪过一道凌厉了光芒,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在说什么,而是缓缓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目光窗外的景色出神,让人猜不透他的心中到底想些什么。

  ……

  时光犹如白驹过隙,总会在人们不知不觉的时候,悄然流逝,只是转眼已经第二天。

  今天是陆天星和白芷晴回到魔都的第二天,在白家祖屋吃过早餐之后,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开着车朝着白氏集团而去。

  开着车子,一路朝着白氏集团而去,这一次并不是陆天星开车,而是白芷晴在开车,陆天星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打开车窗,兴致勃勃的打量着窗外的景色。

  虽然已经是秋天,但是依旧阻挡不了美女们追求漂亮的脚步,大街上的美女,一个个的身着时髦xing感,********,身穿着牛仔热裤,露出那一条条又白有长的大长腿,吸引着周围男人的目光。

  看着周围的景色,陆天星突然扭过头,一脸严肃的对着白芷晴说道:“老婆,我刚才突然发现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你有没有发现你们这群女人有一种特别奇葩的习惯,不管是春夏秋冬,穿着似乎没太大变化,尤其是大冬天的时候,我们冻得要死,恨不得有多少穿多少,你们这群女人偏偏还穿着什么******,上半身却裹着厚厚的冬衣,你们这样虽然保护了上面的宝贝,可是就不怕把下面的小妹妹给冻坏吗?”

  坐在驾驶座上的白芷晴身穿着一身淡蓝色的OL制服,刚刚过膝盖的包tun制服裙根本遮挡不住修长****所散发出来的you惑力,里面的白色的衬衣被圣~女~峰给撑得高高的,外面则是穿着一件淡蓝色的外衣,让白芷晴整个人看起来了美丽。

  白芷晴专心致志的开着车,就仿佛没有听见陆天星的话,只不过从她微微皱起的眉头可以看得出来,她对陆天星的这番话非常不感冒。

  “老婆,你怎么不说话啊,我觉得你们这群女人肯定脑子有病,就跟你们的身体一样,明明嘴里喊着不要,身体却十分的诚实,就像是昨天晚上,你明明说不行了,不行了,结果还想做女骑士,我的腰啊……。”

  “嗤~!”

  陆天星的话还没有说完,白芷晴猛地一脚踩在刹车上,汽车顿时一阵急刹,直接停在了马路中央,幸好这条马路上车流量并不是特别大的,也没有什么酿成什么事故。

  “陆天星,你再给我说一句试试,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撕烂你的嘴。”

  白芷晴满脸通红的看着陆天星,一双眸子弥漫着一丝怒火,这个混蛋果然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嘿嘿,老婆,我不说,我不说,你继续开车,继续。”

  看着白芷晴美眸中蕴藏的杀意,陆天星讪笑一声,果断的闭上了嘴巴,好汉不吃眼前亏,这是最明智的选择。

  白芷晴冷哼一声,俏脸上闪过一抹红晕之色,重新发动了汽车,朝着白氏集团而去。

  由于白芷晴和陆天星从江南回到魔都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任何人,甚至连林倩茹等人都不知道,所以当白芷晴身穿一身淡蓝色OL制服,踩着高跟鞋,带着女强人的气质出现在白氏集团的门口,所有白氏集团的员工都是忍不住的露出一丝惊讶之色,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恭敬的对着白芷晴和陆天星打着招呼。

  白芷晴朝着周围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直接和陆天星两人走进了总裁专用电梯,一路来到了白氏集团顶楼。

  刚刚从电梯走出来,就遇到从另外一部电梯当中走出来的蓝心,当看到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从电梯中走出来的时候,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惊讶,接着脸上就出现了一道惊喜之色,急忙对着白芷晴说道:“董事长好。”

  白芷晴看着蓝心,点点头,声音平静的说道:“蓝秘书,在我离开公司的这段时间,公司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吧!关于金融危机的这些事情就不需要跟我说了,我已经知道了。”

  “没有发生什么大事,自从董事长你授意以公司的名义发布一个公告,说过两天白氏集团会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之后,这些记者就离开了。”

  “恩,我知道了。”

  白芷晴点了点头,看着蓝心说道:“蓝秘书,你利用公司的名义发布一则消息,就说新闻发布会定于明天,在白氏集团举行,另外,你整理一下参加这一次新闻发布会媒体的名单,交给我看一下。”

  “是,董事长,我马上去办。”蓝心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白芷晴没有再说什么,直接朝着办公室内走去,陆天星刚想随着白芷晴朝着办公内走去,可是还没有等他迈出步伐,就被蓝心一把给拉住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