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摸着下巴,嘀咕着,他明明觉得以前薛曼的凶器并没有这么可怕的才对,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的薛曼已经处于暴走的状态了。

  硅胶!

  自己可是纯天然的,没有添加任何的东西,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羡慕不了,这个有眼无珠的混蛋居然说她垫了东西,真是岂有此理。

  “你想不想在感受一下,看看是不是垫了东西?”

  薛曼咬着牙,俏脸气的一阵煞白。

  “想!”

  陆天星没有任何犹豫的点了点头,傻子才会拒绝这么好的要求,一边伸出手,一副作势就要摸上去的模样。

  “王八蛋,想你大爷,你给我去死。”

  看到陆天星的动作,薛曼眼中闪过一道凶光,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她要给陆天星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直接向前走出一步,飞起一脚就朝着陆天星的胯下狠狠的踢过去。

  “我去,薛部长,你也太狠了,你是想让我断子绝孙。”

  陆天星吓了一跳,连忙朝着旁边躲闪过去,躲过这凌厉的一腿,然后向前踏出一步,手掌微微一用力,直接将薛曼按在了旁边的办公桌上,让她整个人都趴在了办公桌上,让她再也动弹不了分毫。

  “薛部长,你还是那么的不长记性,你的武力在我看来,不堪一击,还想跟我动手,你可真不怕死。”

  陆天星一脸微笑的看着被自己按在办公桌上的薛曼,目光落在薛曼正对着自己的翘tun,只感觉一阵手痒痒,心中思量着要不要来上一巴掌,看看弹性如何。

  “你这个混蛋,陆天星,赶紧放了我,不然我要你好看。”

  被陆天星以一种极为羞耻的姿势按在办公桌上,薛曼奋力的扭过头看着陆天星,一双美眸几乎喷出火来,那模样恨不得把陆天星给碎尸万段,身体也开始剧烈的扭动了起来,想要挣扎的站起来。

  可是一个女人的力量怎么可能和一个男人比得上,更别说陆天星现在是神话级中期的强者,以薛曼刚刚突破到玄级巅峰的力量,怎么可能挣脱的出来。

  “吵什么吵,给老子老实一点。”

  话音落下,陆天星想也没想到的在薛曼那挺翘的tun部,抬起手就是一巴掌。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顿时在整个房间内响起。

  “陆天星,你竟然敢打我,我告诉你,你死定了。”

  感受到屁股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薛曼双眸喷火的看着陆天星,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恐怕陆天星早就被薛曼的眼神给烧成了灰烬。

  “竟然还敢威胁我,薛部长,看来你还是不长记性,要好好教训才行。”

  说着,陆天星再次伸出手掌,毕竟刚刚的手感非常的不错,何不再尝试一下。

  于是陆天星没有任何的犹豫,抬起手对着薛曼的翘tun再次啪的一声打了下去。

  “啊!我要杀了你,陆天星,我要杀了你,我告诉你,你死定了。”

  薛曼顿时感觉翘tun上传来一阵疼痛,使得她再次尖叫起来,俏脸上也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红晕。

  就在陆天星一巴掌落下来的时候,虽然有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但是薛曼却感觉全身一阵悸动,一种前所未有的异样感觉瞬间蔓延全身,让她整个人就像是触电一样,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涌上了心头,挣扎的更加厉害起来。

  可是陆天星的手臂就仿佛一座大山压在她的身上,死死的按住她,无论她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出来。

  “陆天星,我和你没完,我一定要杀了你,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薛曼不停的挣扎,丝毫没有求饶的打算,她长这么大,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翘tun被一个男人给狠狠的打了几下,可是她心中除了愤怒之外,心中居然涌现出一丝异样的感觉,恨不得陆天星再来几巴掌,这让薛曼的心中充满了羞愤。

  “和我同归于尽,薛部长貌似你忘了,现在你可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既然你还想反抗,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陆天星的嘴角勾勒出一丝猥琐的笑容,目光落在薛曼那让人忍不住拥有大胆想法的翘tun,直接抬起手一巴掌狠狠的落下。

  “啪!”“啪!”“啪!”

  伴随着一巴掌落下,顿时一连窜清脆的巴掌声在办公室中回荡着,十分的悦耳。

  一连打了几巴掌,陆天星才意犹未尽的停下手:“薛部长,这就是给你的教训,身为一个女人,温柔一点不好吗?太暴力的女人可没有男人会喜欢,小心以后变剩女。”

  说话间,陆天星顺势在薛曼的翘tun了抓了一把,刚才的感觉很不错,现在重新感受一下也不错,再说,他只不过是为了教育薛曼,省的她以后变剩女而已,现在在捞点报酬,无可厚非。

  “恩!”

  伴随着陆天星的动作,薛曼的身子猛地一颤,口中再也忍不住的发出一声嘤~咛的声音。

  陆天星在听到这个声音,在看着薛曼那仿佛喝醉了酒,几乎能够滴得出水的脸庞和波光粼粼的眸子,心中怎么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女人该不是有S~M的倾向吧!

  此刻,薛曼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力量就像是被抽干了一样,浑身上下有点痒痒的感觉,就仿佛一股强烈的电流在体内划过一样,这种感觉非常的奇怪,甚至让她有一种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可是,当看到陆天星错愕的神色的时候,薛曼回想起刚才的画面,脸色立刻变得通红了起来,心中一股强烈的羞耻从心中涌现出来,怎么也掩盖不住。

  “薛部长,我……。”

  陆天星看着薛曼的模样,知道薛曼马上就要暴走了,刚想要开口说什么,就听见一阵敲门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紧接着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一个戴着眼镜,抱着文件夹的女人从外面走了进来:“薛部长,白总说为了白氏集团,最近保安部需要招收一批新的人员,让人事部送些资料给……。”

  这个女人刚推开门,就开始说了起来,可是话还没有说完,立刻就说不下去了,傻眼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此刻,薛曼整个人被陆天星按在办公桌上,俏脸一片通红,双眸波光粼粼的,更重要的是陆天星正坐在旁边,一只手还落在薛曼的翘tun上,而且,薛曼的衣服经过刚才的挣扎,已经变得有些凌乱了起来……。

  这一幕让这个女人瞬间愣住,满脸写满了不可思议。

  薛曼居然和陆助理在办公室里面,而且不锁门,这……这也太刺激了点吧,难不成有钱人都喜欢这种调调?

  不仅是这个女人愣住了,连薛曼和陆天星两人都愣住了,他们怎么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竟然会有人进来。

  这个女人在短暂的错愕之后,立刻回过神来,讪笑这说道:“对不起,薛部长,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做看见,我先走了,再见。”

  说着女人脸色有些发烫的朝着后面退了出去,顺手将门给关上了。

  走到外面,这个女人才忍不住的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身子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毕竟下属撞见上司的好事这是大忌,搞不好就会丢掉饭碗,更别说现在整个白氏集团都知道陆天星是白芷晴的老公,现在却和薛曼给搞上了,万一要是传出去,她就死定了。

  想到这里,这个女人打了一个冷颤,大步流星的朝着外面走去,心中打定主意,打死也不能将今天看见的说出去,她好不容易找到白氏集团这种高薪的公司,可不能因为这件事情丢掉工作。

  看到这个女人的表情,陆天星和薛曼两人彻底给傻眼了,看样子对方完全是误会了,认为他和薛曼在办公室里面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

  “你这个王八蛋,你还不放开我。”薛曼恶狠狠的看着陆天星说道,这个无耻的王八蛋,竟然让自己这么多丢人,绝对不能饶不了他。

  陆天星此刻也反应了过来,急忙松开手,一脸尴尬的看着薛曼说道:“那……那个薛部长,我……我刚才不是故意的,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先走了,再见。”

  说着,陆天星急急忙忙的朝着外面走去,再留在这里,他真的担心薛曼会把他给生吞活剥了。

  “陆天星,你给我站住。”

  薛曼看到陆天星要走,立刻瞪着陆天星说道:“陆天星,你要是敢走的话,我现在就去告诉白总,说你想要对我用强。”

  “额!”

  陆天星听到这番话,一脸黑线的说道:“薛部长,咱们做人要讲良心,我什么时候想要强~上~你了,你这是污蔑好不好。”

  “没错,我就是污蔑你,那又怎么样呢!”

  薛曼冷哼一声说道:“我想我屁股上现在还有你的巴掌印,你说我如果让白总看下,她会不会认为我这是在污蔑你。”

  “艹!”

  陆天星心中忍不住的暗骂一声,暗骂自己手怎么这么贱,这要是让白芷晴知道了,他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楚了,死定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