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薛曼握紧了拳头,眼中闪烁寒芒,杀气腾腾的说道:“陆天星,接下来怎么办,要不要跟他们拼了。”

  “拼什么拼,我可不想吓到伯母了,几个小蚂蚁而已,你照顾伯母就行,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

  陆天星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冷冷一笑,看来玫瑰会现在是什么样的垃圾都有,是时候该清理一下了,不然迟早会因为这些垃圾而灭亡。

  听到外面的声音,薛游顿时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一脸狰狞的看着陆天星说道:“我告诉过你,惹了我,你是要付出代价的,你死定了,这一次是虎哥亲自来的,你完蛋了,还有你薛曼,要是虎哥看上了你,你想拒绝也拒绝不了了,你妹妹是警察也没用,在虎哥眼中,没用。”

  陆天星直接把薛游的话当作放屁,一只小蚂蚁随时都可以碾死,他倒要看看谁这么嚣张。

  “砰!”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踢开,一个魁梧的大汉从外面走进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四五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小青年,吊儿郎当,让人一看就知道,这家伙就是小混混。

  陆天星抬起头看着进来的人,微微一愣,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看来今天遇到熟人了,没想到竟然是他。

  领头的壮汉叫做胡连海,正是陆天星当初第一次见白微微,被白微微强行拉着去酒吧,结果宰了一个叫蜘蛛的人,而蜘蛛的后台就是胡连海。

  不过,让陆天星好奇的是,这家伙不是战刀盟的人吗?什么时候跑到玫瑰会来了,而且看样子混的还挺不错的。

  “虎哥,你终于来了,就是那小子说你就是一垃圾,一只手就能捏死的,他还打断了我的手,你一定要替我报仇啊。”薛游看到胡连海出现,立刻恭敬的走上前去,声泪俱下的说道。

  胡连海一巴掌扇在薛游的脑袋上,骂骂咧咧的说道:“艹,你小子真没出息,专门给老子丢脸,我特么的倒想看看是谁能一只手捏死我。”

  “虎哥,就是那小子。”

  被胡连海打了一巴掌,薛游没有任何的愤怒,反而带着谄媚的笑容,随后满脸狰狞的指着陆天星,脸上露出报复性的笑容。

  “艹,哪个龟……龟……。”

  胡连海下意识的顺着薛游的目光看去,当看到站在哪里的陆天星时,嘴唇顿时哆嗦了起来,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只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一股凉意从尾椎骨升起来,脸色更是变得苍白,上下牙齿都忍不住打起了冷颤,险些一屁股坐到地上。

  “艹!今天出门是不是没看黄历,怎么又遇到了这尊杀神了。”

  胡连海有一种想哭了冲动,他对于陆天星的模样,打死也不敢忘,就是这个年轻人,拿着酒吧的贵宾卡贯穿了墙壁,硬生生的击杀了蜘蛛。

  冷酷,嗜血的模样至今都在他的脑海中盘旋,尤其是传闻战刀盟也是被眼前这个男人给灭了的,如果是这些还不足以让他畏惧的话,那么另外一层身份则让他恐惧到死,玫瑰会会长皇甫玫瑰的男人。

  一想到这些,胡连海的身子一软,眼神恐惧的陆天星,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心中恨不得把薛游给活活的剐了,得罪谁不好,非要去得罪这个杀神,这不是找死吗?

  看到胡连海不说话,薛游还以为自己没有说清楚,立刻开口说道:“胡哥,就是那小子啊,那小子不仅说一只手像是捏蚂蚁一样捏死你,还说我们会长……。”

  胡连海脸色铁青一片,陆天星说错了吗?没有说错,捏死他的确比捏死蚂蚁还要简单。

  “啪!”

  没有等薛游把话说完,胡连海直接跳起来一个巴掌直接抽在他的脸上。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直接将薛游给抽懵了,剧本不是这样的,不是应该胡连海暴怒,然后把陆天星暴打一顿吗?

  怎么打他,虎哥该不会老眼昏花了吧!

  薛游蒙住了,结结巴巴的说道:“虎……虎哥你干什么打我啊。”

  “虎你大爷,谁特么的是你虎哥,给老子滚一边去,待会在收拾。”

  胡连海风一脚将薛游踢飞出去,然后满脸谄媚的走到陆天星身边:“陆先生你好,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你,还请你高抬贵手,饶我这一回。”

  听到胡连海的话,薛游委屈的脸僵住了,身子开始轻微的颤抖了起来,他万万没有想到陆天星竟然和胡连海认识,而且看模样,胡连海似乎很畏惧陆天星,否则,就不会露出这种神色。

  不仅是薛游,病房中其他的人也愣住了,玫瑰会是魔都的地头蛇,势力滔天,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陆天星竟然和玫瑰会扯上了关系,看模样玫瑰会的人似乎还很忌惮陆天星。

  整个病房瞬间变得了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用一种惊讶的目光看着陆天星,顾不得让薛游打电话,有恃无恐的,感情人家压根就不畏惧无~双~会。

  原本还是得意洋洋的张秀娥此时像是霜打的茄子,彻底的焉了,再也不敢叫嚣,身子更是往后缩,生怕陆天星注意到她,彻底被陆天星给吓破胆了。

  陆天星看着胡连海,直看的对方大汗漓漓,这才开口:“我刚才那听见有人骂我是龟~孙~子,还听见有人说,说我一只手捏不死他,你说我要不要试试,省得他以为我胡说八道。”

  陆天星的声音平淡,但传到胡连海的耳朵里,不亚于平底一声惊雷,让他的浑身都颤抖了起来,陆天星一只手捏不死他,开什么玩笑,一根手指头估计能碾死他。

  胡连海顾不上擦拭脸上的汗水了,连忙解释道:“没有,陆先生你刚才肯定是听错了,我不是骂你,我是骂薛游这个蠢货,有眼无珠的连陆先生你都不认识,还敢冲撞陆先生,我现在就替你教训他。”

  说着,胡连海直接冲向薛游,对着薛游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下手更是没有任何的留手,早知道是陆天星这个大神在这里,他打死也不会来。

  “艹你~大~爷~的,薛游你个龟~孙~子,你敢对陆先生不敬,老子今天打死你个王八蛋。”

  薛游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在加上断了一只手,但怎么可能是胡连海的对手,直接被胡连海按在地上,打的惨叫连连,头破血流,牙齿都被打掉了好几颗,满嘴的鲜血,十分的凄惨。

  “不要打了,住手,你们不要打了。”

  张秀娥看着自己儿子的惨样,连忙爬到薛曼身边,哀求道:“求求你,不要再打了,再打我儿子就死了。这一次是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儿子吧!求求你了,小曼,他是你男朋友,求求你帮我说说话,不要再打了,他毕竟是你表弟啊,血浓于水,再打下去你表弟就真的死了。”

  看着薛游头破血流的模样,薛曼脸上闪过一丝不忍,而且,张秀娥说的没错,如果出了人命,陆天星恐怕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天星……。”

  陆天星目光一闪,摆摆手道:“够了。”

  “算你小子走运,不然老子今天打死你。”

  听到陆天星的话,胡连海立刻停下了手,站了起来,恭敬的对着陆天星说道:“陆先生,不知道你还有什么吩咐。”

  “小曼,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张秀娥小心翼翼的看着薛曼,这时候她才发现薛曼和黄素梅早已经不是当年任由他们欺负的弱女子了,甚至只需要薛曼男朋友一句话,他们一家子都得倒霉。

  “好了,你们也赶紧滚蛋,别呆在这里碍眼,记住这是最后一次,明白吗?”

  陆天星目光扫过胡连海一眼,随意的摆摆手,他对这些蝼蚁实在是没有太大的兴趣,这些人自然由玫瑰去处理,该处理的直接处理,该滚蛋的直接滚蛋。

  玫瑰会要想崛起,害群之马绝不能有,否则,迟早有一天会因为这样的人而走向灭亡。

  “明白,我明白。谢谢陆先生不杀之恩,我们马上滚,马上就滚。”

  胡连海没想到陆天星就这么简单的放过他,顿时朝着陆天星的恭敬鞠了一躬,甚至都不敢抬头就这么弯着腰走了出去,然后转身小心翼翼的把病房门关上,这才敢站起来,大步流星的朝着外面走去。

  直到走出了医院,胡连海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只感觉后背冷汗淋漓,仿佛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一样。

  “虎哥,至于吗?不就是一个人吗?至于让你这么尊敬他吗?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他一个不成。”一个小青年看着胡连海心有余悸的模样,疑惑的道。

  “啪!”

  这小青年话音刚落,胡连海想也没想一巴掌抽在那青年的脸上,破口大骂道:“艹~你~大~爷,你特么的想死别拉上老子好不好,老子还没有活够呢!你知不知道战刀盟的盟主陈刀是怎么死了,就是死在刚才哪个人畜无害的男人手上,你不怕他,你去啊,你去揍他一顿,你要是能活着出来,老子给你一千万,你去不去啊,特么的,老子怎么有你们这一群没脑子的小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