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薛曼慌慌张张离开的背影,陆天星摸了摸嘴角,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能让一个暴力美女感觉到害羞,这种滋味儿的确不错。

  陆天星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薛曼又从拐角处走出来,默默的看着电梯,低声自语:“如果你不是倩茹的男朋友该有多好啊。”

  丝毫不知道薛曼心思的陆天星直接离开了医院,刚刚拦住一辆出租车,刚打算上车,放在口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陆天星立马接通的电话:“喂,老婆,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情,该不会有想要查岗吧!”

  “陆天星,别说什么废话,我问你,你现在在哪?”

  白芷晴略带清冷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

  “我能在哪,当然是在医院门口打车回家呢。”

  陆天星拿着手机,坏笑着说道:“老婆,难道你想通了,知道我在医院,所以特地打电话叫我在医院顺道带点避~孕~药回去?老婆,其实不用那么麻烦,生孩子也不错啊,顶多我到时候在关键时刻拔~出~来就行了,而且,吃避~孕~药对身体不好,我不建议你这么做。”

  “别跟我说那些废话。”

  白芷晴声音冰冷的说道:“我是想要看看你有没有撒谎,有没有背着我做什么,现在你给我朝左边看,三百米之外的地方,赶紧过来,我在这地方等你。”

  陆天星下意识的抬起头,顺着白芷晴说的看过去,顿时看见一辆白色宝马车正稳稳的停在马路边上。

  眼尖的陆天星透过车挡风玻璃,甚至看见白芷晴正拿着电话,目光正看着他这里,心中顿时冷汗淋漓,幸好他没有在外面和薛曼有什么过火的举动,不然今天晚上铁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一个冰山董事长吃醋了,那可不是闹着玩了,到时候先you~惑你,等你忍不住的时候,再拿把剪刀在你面前晃悠,恶狠狠的威胁你,到时候那种滋味能把人活活的憋死。

  挂断电话,陆天星当即朝着白色宝马车走过去,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正打算坐进去,陆天星就被放在副驾驶座上的高倍望远镜给惊呆了,尼玛,这装备未免有点太到位了,要不要再来个窃听器啊。

  这尼玛是监视自己老公,还是打算做间~谍了,装备的太到位了。

  “老婆,你这是打算做间~谍的吗?”

  陆天星一脸冷汗的拿起高倍望远镜看了看,数百米之外,纤毫毕现,看的清清楚楚。

  “做间谍,我没哪个本事。”

  白芷晴看了看陆天星,淡淡的说道:“我只不过想要看看我老公下了班不回家,在外面到底做了些什么。”

  “老婆,你看我像是那种乱来的人吗?”陆天星义正言辞的说道。

  “不像?因为你根本是那种人。”

  白芷晴冷笑一声,道:“陆天星,幸好你今天足够老实,没有背着我偷偷摸摸的做什么事情,不然,今天晚上我就让你好看。”

  “好看,看什么啊,难不成老婆你打算穿着比~ji~尼给我看了,依靠着老婆你的身材,我觉得穿丁~zi~裤更好。”

  陆天星嘿嘿一笑,目光在白芷晴的身上打着转,脸上带着猥琐的笑容。

  “穿给你看,可以啊,要不要我现在就去买一套回家?”

  白芷晴脸上露出一抹妩~媚的笑容。

  “不用了,我不是那种在意外表的人。”

  看到白芷晴似曾相识的笑容,陆天星立刻义正言辞的拒绝了白芷晴的要求,这笑容他太熟悉了,上一次白芷晴用剪刀威胁他之前,也是这种笑容。

  “真的不用了,人家还准备买比~ji~尼,教~师~装,空~姐~制~服和护~士~服呢,难道你不想看我穿这些衣服吗?”白芷晴you~惑道。

  “不想。”

  陆天星老实的摇摇头。

  “不想?”

  白芷晴声音陡然提高,充满了杀气:“既然不想看,那你就把你猥琐的目光给我收起来。”

  听到这话,陆天星不乐意的说道:“老婆,什么叫做猥琐的目光,我这纯粹叫做欣赏的目光,再说了,看看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我又不是没摸~过。”

  “你闭嘴,陆天星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你就给我下去,自己走路回去。”白芷晴俏脸一红,怒吼道。

  “老婆,不用做的这么绝吧!走回去会死人的。”

  “哼,对付色狼就是要这么绝。”

  “好吧!你赢了,那我就看看不说话,行了嘛。”

  在陆天星和白芷晴吵吵闹闹之下,白色宝马车开进了紫苑小区,停在了别墅门口。

  陆天星下了车,跟在白芷晴身后,正打算回房间,就听见突然旁边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

  “姐夫,你回来了。”

  白微微的身影从旁边钻出来,笑脸吟吟的看着陆天星。

  今天白微微打扮的非常时尚,上半身穿着一件宽大的卡通t恤,下半身则是穿着一件淡蓝色牛仔热裤,修长的美~腿在淡淡的灯光下闪烁着荧光,肌肤赛若凝脂,显得非常的青春时尚。

  “微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我和你姐姐还有事情要说,就不和你闲聊了。”

  陆天星现在打死也不想见到白微微,上一次他就差点被白微微给坑进了医院。

  男~人~不~行,这四个字要是落在他的手上,他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黄泥巴掉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说着,陆天星就打算跟在白芷晴的身后,朝着房间内走去。

  看到陆天星要走,白微微连忙向前几步,张开双手挡在陆天星面前,不满的说道:“姐夫,你难道忘记了你前段时间答应我的事了?”

  “我答应你什么事情了?”

  陆天星一愣,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姐夫。”

  听到这话,白微微的声音陡然提高了,愤怒的说道:“姐夫,你想出尔反尔不成?你不是答应过我等红秋山飙车大赛开始,带我去看看的吗?你难道忘记了?”

  说着,白微微紧盯着陆天星,美眸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只要陆天星敢说自己忘记了,她就立马告诉自己爷爷说陆天星有病。

  陆天星脸色一僵,讪笑着说道:“怎么会呢!微微,姐夫怎么可能忘记,刚才只是逗你玩的而已。不过,微微,你不是说飙车大赛是下个月一号才开始吗?貌似现在距离一号还有十多天。”

  白微微不爽的说道:“谁知道那举办者抽什么风,居然提前了半个多月,就在今天晚上就开始了,姐夫,你带我去看看怎么样。”

  “带你去倒是可以。”

  陆天星想了想,道:“可惜,我们没车啊,你姐姐的车肯定不会让你开出去飙车的,你爷爷的奔驰也就能跑跑马路,飙车,我怕他在半路上就散架了。”

  “姐夫,这么说你是答应陪我去了?”白微微双眼放光,兴奋的说道。

  “当然,只要你能找到车,姐夫就陪你去,前提是你自己的车。”

  陆天星率先将白微微的退路给堵死。

  “嘿嘿,姐夫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男人说话算话。”

  听到这话,白微微嘴角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宛如小狐狸偷到了鸡一样。

  看到白微微的表情,陆天星心中‘咯噔’一声,一个不好的预感从心里爆发出来,而且越来越强烈,他似乎自己挖坑把自己给坑进去了。

  “姐夫,你等着,我现在就去开车。”

  白微微嘿嘿一笑,迫不及待的朝着公寓外跑去,幸好她机灵,先把车藏起来了,然后忽悠着陆天星自己掉坑里了。

  陆天星一脸冷汗的看着白微微兴冲冲的跑出去,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开溜了,要是让白桥山和白芷晴知道他带着白微微去飙车,肯定是跟他没完。

  “天星,你在门口干什么。”

  就在陆天星犹豫着自己是不是先出去躲一天,等飙车大赛过了再说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没干什么,爷爷你遛弯回来了啊。”

  陆天星一愣,连忙转过身,刚好看见白桥山从外面走进来。

  “刚才微微找你有什么事情,我看她好像很高兴的出去了。”白桥山问道。

  “微微让我带她去红秋山见识一下飙车。”陆天星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飙车?”

  白桥山微微一愣:“你答应她了?”

  “答应了。”陆天星硬着头皮说道。

  “答应她也好,省得她一天到晚惦记这些事情。”

  “什么,爷爷你同意微微跟着我去红秋山?”

  “我就算不答应,按照微微的性格,估计也会偷偷摸摸的溜去,凭她那三脚猫的车技,不出事才怪,有你跟着,约束着她,总比她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去比较好。”

  陆天星一时间愕然了,老爷子说的没错,按照白微微风风火火的性格还真有可能这么做,依靠着白微微的性子如果再被人激两下,绝对敢在红秋山上飙车,就白微微那三脚猫的车技,必死无疑。

  “那芷晴哪里?”陆天星迟疑了一下,道。

  “芷晴哪里你不用管,我替你去说,记住,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最好让微微永远绝了飙车的心思。”

  白桥山郑重的叮嘱一声,转身走进了房间。

  “轰!”

  陆天星正打算追问为什么,就听见耳边响起引擎的轰鸣声,一辆白色的保时捷918从远处驶过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