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愣在哪里干什么,快点上车,不然被姐姐看见了就麻烦大了。”

  保时捷918稳稳的停在门口,白微微放下车窗,招呼着陆天星,自己则是爬到了副驾驶位置上。

  等到陆天星上车之后,白微微笑着说道:“姐夫,怎么样,我这辆车不错吧!”

  “微微,你这车从哪来的。”

  陆天星一脸错愕的看着白微微,他貌似没有听说过白微微有这辆车啊。

  “这辆车是我生日时姐姐送给我的,我一直在外面上学就放在外面了,昨天才空运回来。”

  白微微得意洋洋的说道:“姐夫,这辆车应该符合你的要求了吧!赶紧上车,这会儿都七点半了,他们八点半就开始比赛了,去晚了就占不到好位置了。”

  “好吧!我可以带你去,但是去了之后,你必须听我的,不然,我们就不去了。”陆天星郑重的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不就是听你的话吗?我保证乖乖的,姐夫你真啰嗦。”

  白微微不耐烦的丢下一句话,催促着陆天星赶紧开车,脸上,水润的眸子中带着强烈的渴望,她能见识一下真正的飙车,至于赛道上的飙车,程序一般的飙车,有什么好看的。

  陆天星也没有再说什么,发动了汽车,先是慢慢的开出了紫苑小区,熟悉了一下车况之后,速度顿时提升了上来,在马路上飞驰起来。

  红秋山虽然属于很好的观景山,站在山顶,可以将四周的景色统统收入眼底,所以白天经常有私家车开着上山欣赏美景,但是一到晚上这一段路就变得车流稀少起来,所有人都知道这段时间是飙~车~族的天下,你要是敢开车去山上欣赏夜景,出了什么事情,没人管理,毕竟能买得起豪车来飙~车的人都是有钱有身份的主。

  而且,更重要的是出了市区,到红球山这一顿路是没有监控摄像头的,不是不想装,而是装了也没用,你头一天装上,第二天就让人神不知鬼不觉的给拆了,然后随便出来一个人,赔点钱就完事了,为了一个监控摄像头,你总不能派专人二十四小时去守护吧!

  久而久之,红秋山就成了飙~车~族的乐园,只要不出大事,警~察~一般也懒得管,而且红秋山地处偏僻,大晚上的也没什么车。

  但在今天不同,往日稀少的车流一下子变得多了起来,几十万的豪车在这里只能算是最低级的车子,不亚于顶级豪车跟三轮车的区别,所有的车流目标一致,那就是红秋山。

  “姐夫,快点,再开快点。老司机,飚起来。”

  白微微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大呼小叫的,看着一辆辆车被自己超越过去,白微微就感觉浑身的血液都都要沸腾了起来,小脸激动的通红,一阵手舞足蹈的。

  “如你所愿。”

  陆天星点点头,脚下一用力,保时捷的速度再一次提升了上来。

  “轰隆!”

  保时捷引擎发出轰鸣,化作了一道白色的闪电,卷起一道狂风,呼啸而过,眨眼之间消失不见。

  保时捷的狂飙,引的周围驾驶着车子准备去围观的一群人,顿时惊呼了起来。

  “我艹,刚才是不是过去了一辆车,尼玛,这速度也太快了,艹,老子就眨了下眼睛,就只能看到车尾灯了,要不要这么彪悍。”

  “尼玛,保时捷918,这家伙真有钱,敢飙这么快,不怕死吗?”

  “牛逼啊,这速度果然够霸气,要是老子有这么好的车技就好了,老子一定参加这一次的比赛,到时候,吸引几个美女的注意,说不定今天晚上就能做一些大家都懂的事情了。”

  “姐夫,进入山道了,开到山顶就是飙车聚集的地方了。”白微微大声提醒道,她现在感觉耳边都是呼啸的风声,哪怕是隔着玻璃也没用。

  “我知道了。”

  陆天星点点头,丝毫没有减缓速度的打算,直接冲进了山道上,然后一个漂亮的漂移,紧贴着山崖边缘划过。

  “我擦,我看见了什么,这家伙技术也太牛逼了,不减速漂移,就不怕一下子冲出去吗?这速度,连抢救的机会都不用了。”

  “高手,绝对的高手,这一次我倒要看看张天峰哪个煞~笔怎么嚣张,有什么好嘚瑟的,每年都把最漂亮的选走,真特么的不爽,这一次终于看到有人抽他脸了。”

  陆天星的这一动作,顿时引得山道上一些人的主意,发出一声声的惊叹,恨不得取而代之。

  男人这辈子最喜欢的运动除了啪~啪,那就是开着跑车四处狂飙了,享受着速度与ji~情,相信在每一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赛车梦,尤其是听到汽车轰鸣,展现出高超的车技时,那种让人热血沸腾的模样,让人难以忘怀。

  “高手啊,绝对的高手,不知道能不能拜他为师,说不定他能够帮我克服我心中的恐惧也不一定,到时候在香江我看还有谁敢跟我说把跑车开出老爷车的速度。”

  山道上,一辆限量版布加迪威龙的超跑正慢悠悠的朝着山顶爬去,驾驶座上一名年轻人眼神羡慕的看着身边一闪而逝的保时捷918,心中更是闪过一个念头,要是他有这么好的车技就好了。

  “不行,我要去拜师,我一定要找到这个高手,到时候看谁敢在我面前说我把超跑开出甲壳虫的速度。”

  年轻人心中暗骂一声,他虽然有布加迪威龙这种全球顶级的超跑,但跑起来的速度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至少从陆天星离开之后,就有十多辆几十万到上百万的车从他的身边离开了。

  几乎每一个人离开之前,都用一种惊异的目光看着这辆龟速爬山的布加迪威龙,心中都是叹息一口气,尼玛的,能将超跑开出老爷车的速度,这算是牛逼的了。

  这让驾驶着布加迪威龙的年轻人顿时泪流满面起来,几千万的车被几十万的车给鄙视了,他算是头一个了。

  “姐夫,你快慢点好不好,姐夫,你慢点。”

  这时候,白微微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意气风发,反而是一脸惊悚的看着陆天星,嘴里发出哀求的声音,双手死死的抓住车身,努力的固定这自己的身体,差点吓尿了。

  她发现陆天星开车简直就是不要命啊,速度提升到极限,哪怕是转弯也不减速,漂移时的离心力,让白微微感觉自己几乎要被甩出去了。

  尤其是她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能够清晰的看见车轮紧贴着山崖边上开过去,旁边就是数十米高的悬崖,远处就是灯火辉煌的都市,这要是掉下去,绝对是有死无生。

  白微微有种想哭了的冲动了,早知道她就不坐陆天星的车呢!

  这哪里是飙车啊,简直就是玩命,怪不得自己姐姐从来不让姐夫开车,这哪里是开车啊,简直就是玩命,不,简直是奔跑着去阎罗殿报道。

  “姐夫,慢点,慢点,要掉下去了。”

  “太危险了,姐夫,停车,我要下车。”

  “啊,我不玩了,我要下车,姐姐救命啊……。”

  副驾驶上,白微微尖叫连连,拼命的抓住周围,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甩出去了,但却不敢去打扰陆天星,这会儿要是敢分心,她就会被摔得尸骨无存,她还这么年轻,花儿一般的年轻,就这么英年早逝,那就太吃亏了,更何况,从这数十米的地方摔下去,天知道还有没有一具全尸。

  “微微,你不觉得这样才有飙车的感觉吗?飙车就跟玩命一样,把脑袋放在裤腰带,这种生与死之间的徘徊才更加的有味道,更加的刺激,你难道不感觉浑身血液都沸腾了起来了吗?”

  陆天星扭过头看了一眼白微微,微微一笑,顿时惊得对方大呼小叫起来:“姐夫,你别看我啊,看路,看路,啊,转完了,要掉下去了。”

  这山路本来就不是太宽,陆天星这会儿还有闲心话说,这不是找死吗?

  看着白微微苍白的脸色,陆天星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白微微对于飙车的喜欢是来源于飙车的刺激,想要打消白微微对飙车的兴趣最好的办法就是以毒攻毒,让白微微见识到飙车的可怕,她就不会再想起飙车了。

  白微微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飙车这种高死亡率的游戏,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死无全尸,陆天星可不想有朝一日,交警大队通知他去认尸。

  保时捷918速度快若闪电,完美的漂移在山道上,引的一声声的惊呼。

  等到保时捷918来到山顶的时候,陆天星彻底被眼前一幕给惊呆了。

  整个宽阔的山顶几乎成为豪车的聚集地,几乎没有低于五十万以下的车,甚至只要你看一眼,就能看到一大堆国际知名品牌的超跑。

  价值一千多万的保时捷918在这里并不怎么起眼。

  四周被车灯照耀的灯火辉煌,一名名穿着清~凉的美女在人群中穿梭中,扭动着水蛇般的腰肢,时不时的做出you人的动作,引的无数人尖叫连连。

  陆天星原以为是真正的顶级车赛,现在看来,只不过是一群富二代组成的车赛而已。

  看着周围一辆辆超跑豪车冲上山来,陆天星也不由感概一声,你们城里人真会玩,没有经受过专业的训练,居然敢在环山马路上赛车,不做死不会死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