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备。”

  女人在两辆车周围转了转,然后站在了马路中央,手臂朝上一挥,xiong衣立刻飞上了天空,等待xiong衣落地,比赛直接开始。

  看着飘扬的xiong衣,陆天星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对于他来说,这种程度的比赛根本让他提不起任何的兴趣。

  而此刻张天峰脸上却闪烁着阴冷的光芒,这一次他不仅要飙车,更是要让陆天星死无葬身之地,飙车出现意外,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轰!”

  在xiong~衣落地的瞬间,两辆跑车同时犹如出膛的子弹,瞬间窜了出去,狂风卷起地面上的胸衣在空中飞舞。

  陆天星作为一名无限接近神话级的武者,论反应能力,完爆张天峰都无压力,直接超过了张天峰接近一个车身的位置,冲到了最前面。

  “姐夫,干得漂亮,加油,加油,让他连你的车尾灯都看不到。”

  看到陆天星领先,白微微顿时兴奋的挥舞着手臂。

  黄飞宇脸上也闪烁着激动的光芒,他最喜欢听到引擎轰鸣的声音,这让他感觉浑身的血液也沸腾了起来。

  “可恶,王八蛋,你别得意的太早了,等到第十八个弯,我一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看到一下冲到前面的保时捷918,张天峰脸上闪过一抹阴狠之色,第十八个弯是整个山路当中最危险的一个弯,也是红秋山最容易出车祸的地方,一旦出事,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车毁人亡。

  他想要对陆天星动手,最好的就是这个位置。

  “咻!”

  陆天星驾驶着保时捷,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入弯,然后在弯道旁边观察的人见鬼的目光下,以一个漂亮的漂移,紧贴着边缘滑了过去。

  而在山顶,一块巨大的液晶屏亮了起来,一个个镜头将每一个弯路收入其中。

  等到两辆车狂飙过第一个弯道之后,整个山顶都热闹了起来。

  “我擦,我看见了什么,这家伙居然不减速就冲过了山道,胆子也太大了。”

  “完美漂移,这才是完美漂移啊,对于车子的性能发挥到了极致,高手,这才是高手,把一切掌控在其中。”

  “哈哈哈,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张天峰那煞~笔不就是会点车技吗?现在好了,被人家给完虐了,现在看张天峰那所谓的漂移,简直就是垃圾,不堪入目啊。”

  所有人纷纷发表着自己的评论,惊叹无比。

  听着周围的人对自己姐夫的赞扬,白微微嘴角开始上翘,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恨不得大声欢呼,告诉所有人驾驶着保时捷的人是她的姐夫。

  山道上,两辆跑车闪烁着车灯,速度快到了极致,每当陆天星驾驶着的保时捷以一个惊人的速度,完美漂移过弯的时候,整个山顶都会响起一阵阵热烈的欢呼,那强悍的车技让所有人像是在看一场好莱坞大片一样,哪怕是没有参与其中,也感觉浑身热血沸腾起来。

  尤其是场中的一个个女人更是眼神放光的盯着白色保时捷,如果陆天星在这里的话,她们绝对不介意扑上去,和陆天星来一个难忘的夜晚,去试试陆天星的床~上~功夫是不是和他的车技一样的厉害。

  两人的车子在山道上飞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彻整个红秋山,让人忍不住的热血沸腾了起来。

  ……

  而与此同事,在距离红秋山不到百米之外的一座小山丘上,**个身影正遥望着不远处的红秋山,为首的是一个身形魁梧的彪形大汉,浑身上下出彪悍的气息,他的目光紧盯着在山道上飞驰的两辆车子,嘴角浮现出嗜血的笑容。

  “大哥,他们马上就要到十八个弯了,哪里是整个红秋山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容易出车祸的地方,要不要让小六动手了。”

  就在这时,一个拿着红外线夜视仪的矮瘦男子大步流星的走过来。

  “我知道了,吩咐下去,让小六给老子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一定要一击就中,明白吗?刘少吩咐了,这一次要是能杀了那个小子,重重有赏,修炼功法统统都有,但是,要是办砸了这件事情,我们统统都吃不了兜着走,明白吗?”

  “明白,大哥,你就放心好了,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就算他有三头六臂也难逃一死,他死定了。”

  矮瘦男子狞笑一声,立刻转身走向黑暗处。

  ……

  “再过三个弯道就到了第十八个弯了,张天峰这个家伙如果想要做什么手脚的话,应该也是想要在第十八个弯道动手吧!”

  陆天星驾驶着保时捷918,眼中闪烁着一道道的光芒,闪过一个个念头。

  从张天峰邀请他打赌之后,再到比赛开始后,陆天星就已经觉察到了张天峰的猫腻,绝对不仅仅和他打赌这么简单,甚至有可能是张天峰想要在比赛中置他于死地,否则不可能在他露出几个破绽,可以顺利超车的情况,张天峰依然选择跟在他的身后,没有超车,这足以说明问题了。

  这不符合张天峰的性格,张天峰表面上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人,暗地里却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心胸狭窄,如果能赢,张天峰绝不会放弃超车嘲讽他的机会,而现在张天峰却选择一直跟在他的身后,心中究竟想要做什么可想而知,到时候哪怕追究起来,也能用车祸来解决,白家也奈何不了他。

  “张天峰,但愿你别耍什么花招,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陆天星冷冷一笑,保时捷的引擎发出震耳的轰鸣声,几乎化作白色闪电从弯道上漂移而过。

  “第十七个弯道了,陆天星你的死期到了,敢和我抢女人,三番两次坏我大事,这一次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张天峰眼中的狰狞之色越发的浓厚起来,车子紧紧的咬着保时捷的屁股,只要到达第十八个弯,他就让陆天星死。

  ……

  而此时小山丘的位置上。

  “大哥,已经第十七个弯了,他们到第十八个弯了,哪里是整个红秋山最危险的弯道,领头的车子就是我们这一次的目标,大哥,要不要动手。”

  “动手吧!小六,记住,他是武者,对危机感应能力很强,不要打他的脑袋,打他的车轮,我要他死无全尸。”

  彪形大汉冷冷一笑,朝着旁边一个人示意了一下。

  那人得到魁梧男子的示意之后,直接从身旁的皮箱中拿出一堆零件,很快组装出了一把狙击步枪,趴在了一块岩石上,目光锁定了山道上两辆狂飙的跑车。

  “终于要到第十八个弯了。”

  眼看着越来越接近第十八个弯,张天峰脸上的狰狞之色越来越浓厚起来,目光扫了一眼前方正在闪烁的摄像机,车子突然摇晃了起来,紧贴着山道划过。

  “咔嚓!”

  用一根木棍固定在山崖旁边的摄像机瞬间被汽车卷起的狂风给刮倒了,再也看不到第十八个弯的景象了。

  山顶上对于摄像机被车子刮倒的事情,似乎早就习以为常了,甚至连经常组织比赛的韩哥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用对讲机招呼着人过去把摄像机重新按照好。

  张天峰也正是利用这个心理来置陆天星于死地,而且让人找不到破绽,只会误以为陆天星操作失误,摔下悬崖。

  “陆天星,你给我去死吧!”

  没有了摄像机这个碍事的同时,张天峰心中杀机四射,猛地一脚踩下油门,车子顿时咆哮起来,狠狠的冲向保时捷。

  红秋山第十八个弯是最危险的一个弯道,只要稍微有一点的失误,那就是连人带车从几十米高高的山崖上掉落下去,车毁人亡。

  “砰!”

  与此同时,在张天峰的车子冲上来的瞬间,陆天星的灵识立刻捕捉到了一声轻微的枪响,一枚子弹旋转着呼啸而来,直接轰向他的一个轮胎。

  陆天星眼神没有任何的变化,方向盘一甩,直接一个漂亮的甩尾,紧贴着山壁内侧,保时捷和山壁内侧的石壁顿时摩擦出大量的火星,同时减缓着车子的速度,而没有了目标的兰博基尼直接冲到了最前面,占据了保时捷之前的位置。

  “砰!”

  子弹直接穿透了兰博基尼的车轮。

  失去了一个车轮的兰博基尼顿时不受控制的左右摇摆了起来。

  “不,不要,停下,快给老子停下来,我不想死。”

  感受到车子不受控制了,张天峰的脸上顿时浮现出浓浓的惊恐之色,拼命的踩住刹车,想要让车子停下来。

  然而高速运转的车子强行刹车,怎么可能会停的下来,甚至会事与愿违。

  随着张天峰猛踩刹车,兰博基尼的轮胎和地面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整辆车子竟然腾空而去,在山道上猛烈的翻滚了起来,改装了兰博基尼在巨大的翻滚力量之下,几乎完全肢解,留下一地的碎屑,直接从数十米高的山崖上翻滚了下去。

  “轰!”

  数秒钟之后,一个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一团火光冲天而起,将半天都染红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