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听到薛冰的这番话,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黑线,无奈的开口说道:“薛警官,爱情不是儿戏,你迟早会后悔的。”

  “那就等我后悔的那一天再说其他的。反正,你今天对我又亲又摸,你要是敢不负责的话,我立刻打电话给你老婆,说你把我灌醉,企图对我图谋不轨,后果有多严重你自己好好想想。”

  薛冰冷哼一声,看着陆天星说道:“现在你可以麻溜的滚蛋了。”

  陆天星听到这番根本不给他反驳的话,顿时欲哭无泪:“薛警官,你这完全是不讲道理,我压根什么都没做。”

  “什么都没做?没关系,那你现在可以把没做的全部给我补全,这样不就什么都做了吗?”

  说着,薛冰抬起手就打算脱掉身上的T恤。

  “额,这个还是算了,以后再说吧!要是没其他事,薛警官,我先走了,再见。”

  看着薛冰的模样,陆天星彻底吓了一跳,如同老鼠见到了猫一样,再也不敢在这里停留半分,急忙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陆天星急匆匆离开的背影,薛冰脸上露出一道灿烂的笑容,只不过这笑容当中夹杂着一丝掩盖不住的苦涩之意,低声喃喃自语:“陆天星,你这个混蛋,人渣,你到底有什么地方好的,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女人喜欢你,爱上你,甚至无怨无悔。”

  “不过,你这辈子肯定是逃不出我薛冰的手掌心的,你是我长这么大以来,唯一一个让我心动的男人,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既然那些女人能够接受你,我为什么不能接受你,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话音落下,薛冰猛地握紧了拳头,脸上带着一丝执着之色,她可不是别的女人,纠缠在爱恨纠葛当中,爱就是爱,没有什么废话可说,她一定要成为陆天星的女人。

  只不过如果让陆天星知道薛冰此时心中的想法,却不知道会做任何感想。

  夜晚,一轮皎洁的明月悬挂在高空之上,柔和的月光洒落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月光和城市璀璨的灯光相互交织在一起,组成了一副美轮美奂的天然画卷,让人忍不住的沉醉起来。

  陆天星走出了酒店之后,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一抹掩盖不住的苦笑,今天晚上他原本计划和薛冰一起去吃饭,结果被薛冰拉着去喝酒,两人阴差阳错的差点的滚了床单,要不是林雅妃突如其来的电话,他现在估计早就和薛冰发生了少儿不宜的事情了,到时候,这件事情就更加难以收场了。

  “呼!”

  陆天星又是忍不住的长长吐出了一口气,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燃,狠狠的抽了一口,然后将烟雾缓缓的吐出来,回想起刚才薛冰的那一番话,陆天星突然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薛冰不是在说谎,而是真的打算和他发生一些喜闻乐见事情,打算做他的女人。

  脑海中回想起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陆天星突然发现其实向来脾气火爆的薛冰还非常的有女人味,浑身上下充满了火辣的味道,丝毫不比那些辣妹差得了多少。

  尤其是薛冰浑身上下那英姿飒爽的气质在配合妩媚的表情,就仿佛毒药一样,让人忍不住的沉醉其中,一时间陆天星隐隐有一种期待,如果这种事情再来一次,到时候真的和薛冰发生些什么,那就真的是太美妙了。

  刚刚升起这个想法,陆天星立刻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自己怎么会升起这么一个可怕念头,不怕被这女人给打骨折吗?

  想了一会,陆天星勉强得出一个结论,应该是自己白天的时候被林雅妃给you惑了一顿,现在又差点和薛冰来了一场激烈的友情赛,一时间心潮澎湃,难免涌现出这么一个想法的,毕竟有句话说得好,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他现在就差不多是这个道理。

  再加上薛冰本身就是一个漂亮的大美女,********,这一点完全否认不了,而且,他曾经还见过薛冰身穿着警服的模样,傲人的圣~女~峰和高翘的翘tun,再想起那一身制服,难免让人心头冒火,一时间把持不住。

  只不过真的和陆天星想的那样吗?

  陆天星也没有深思这些,或者说不愿意去深思,再次抽了一口烟,陆天星走到了马路边缘,招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皇冠假日大酒店。

  ……

  就在陆天星回来的时候,在紫苑小区当中。

  白芷晴一脸不爽的将手机挂断,看着林雅妃说道:“林妖精,你能不能要点脸,一天到晚胡说八道,你就不能稍微的给我老实一点吗?你信不信我今天晚上撕烂你的嘴。”

  “撕烂我的嘴?”

  林雅妃看着了一眼白芷晴,咯咯的娇笑道:“可是我有两张嘴啊,上面一张嘴,下~面~一张嘴,你打算撕烂我哪张嘴呢!”

  听到林雅妃的话,白芷晴怎么会不明白林雅妃话中的意思,一脸冰冷的说道:“林妖精,你真龌蹉。”

  林雅妃在听到这句话之后,顿时笑的一阵花枝乱颤:“小晴晴,你就别五十步笑百步了,貌似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别忘了,你当初还跟着我一起看片呢!难道你就不龌蹉吗?还有啊,也不知道是谁,饥渴难耐,居然拉着自己的男人在办公室里面乱来,你不知道,我当时进去那房间的时候,那床单都是~shi~的,啧啧,那战斗太激烈了,连床单都弄~shi了,你说这弄shi床单的是谁呢!小晴晴,你需要我说吗?”

  听到林雅妃充满嘲讽的话,白芷晴的脸色猛地涨的通红起来,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林雅妃,怒气冲冲的说道:“林雅妃,你说什么,你有种再给我说一遍,信不信我今天弄死你。”

  “哟,这就急眼了啊。”

  林雅妃看了一眼白芷晴,咯咯的娇笑道:“急眼了,又能怎么样,你能奈我何,小晴晴,不是我吹牛,就你这种渣渣,我一只手打你十个不成问题,你要是敢跟我动手,你信不信我将你给扒光,然后把你按在沙发上打屁股,到时就让你男人看见,是不是非常的刺激,不过,话又说回来,陆天星有没有打过你的屁股。”

  “他敢。”

  “真的不敢吗?”

  林雅妃阴笑这说道:“他当然不敢用手打你屁股了,不过换个地方撞你屁股倒是可以的,你说是不是啊,小晴晴,他撞过你屁股吗?”

  白芷晴听到这番话,怎么不明白这其中的意思是什么,脸上的红晕变得越发的浓厚了起来,狠狠的瞪了林雅妃一眼:“林妖精,你能不能给我闭嘴。”

  “我闭嘴当然没有问题了,那我动手怎么样,来,让姐姐给你检查一下身体,看看你的宝贝大了没有。”

  说话间,林雅妃整个人就仿佛一个女色狼一样,伸出手在白芷晴回过神来之前,在白芷晴那傲人处使劲的抓了一把。

  “啊!”

  感受到胸膛上的咸猪手,白芷晴身子一颤,下意识发出一声尖叫,双手急忙护胸,身体往后退了好几步,一双美眸几乎喷火的看着林雅妃:“林妖精,你在做什么,你信不信我剁了你的爪子。”

  林雅妃仿佛没有听见白芷晴的威胁一样,抬起刚才的那只手,轻轻的摩擦了一下,然后像是一个女色狼一般,把手伸到鼻子下面,嗅了嗅:“好香啊,怪不得我那老朋友那么喜欢跟你睡觉,这一对大宝贝,连我见了都心动,更别说男人了,小晴晴,来让我再摸一把怎么样。”

  “你给我滚。”

  白芷晴再次往后退了一步,满脸警惕的说道:“你自己慢慢在这里发骚吧!我去楼上洗澡了。”

  话音落下,白芷晴没有再做任何停留,直接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小晴晴,我跟你一起洗澡吧!我可以帮你搓背的。”

  “思想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

  白芷晴回过头,凶神恶煞的扫了一眼林雅妃,然后速度再次加快了不少,朝着楼上走去,很快就传来了‘砰’的一声关门的声音。

  林雅妃坐在沙发上,巧笑嫣然的看着白芷晴怒气冲冲离开的背影,丝毫没有任何的愤怒之色,她实在是太清楚白芷晴的性格了,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老朋友,应该回来了,我是不是该提前换一身衣服呢!”

  林雅妃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嘴角勾勒出一抹妩媚的笑容,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朝着楼上走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半个小时后,陆天星乘坐着出租车回到了紫苑小区,付过车前之后,陆天星没有在外面多做什么停留,和保安打了一声招呼,大步流星的朝着自己的公寓走了过去。

  走进公寓后,陆天星也懒得敲门,而是直接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抬脚走进了房间。

  PS:又被删除了几十个字,唉,找不到,不知道在哪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