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

  而就在陆天星准备起床换衣服的时候,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紧接着外面想起了白微微那清脆如百灵鸟般的声音。

  “姐夫,你起床了没有,赶紧出来了,你徒弟派人来找你了,姐夫,赶紧起床。”

  “徒弟?”

  白芷晴脸上露出一抹怪异之色:“陆天星,你什么时候收徒弟了,我怎么不知道。”

  “别听微微瞎说,什么徒弟不徒弟的,就是昨天认识的一个家伙,帮了他一个小忙而已。”

  陆天星耸耸肩从床上站起来,丝毫不顾白芷晴盯着的目光,直接脱掉了身上的睡衣。

  “陆天星,你干什么。”

  白芷晴吓了一跳,连忙扭过头去,脸蛋瞬间变得如同水~蜜~桃一般粉红,脑海中不由回想着刚才看到的那鼓~囔~囔的一团,只觉得心脏像是小鹿一阵乱跳,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当然是换衣服了,难不成你让我穿着睡衣出去。”

  “那你不能等我离开了再换吗?”白芷晴羞涩的说道。

  陆天星嘿嘿一笑,道:“有什么大不了的,都老夫老妻的了,看看又没啥,再说了,你以前晚上不是趁我睡觉偷偷看过吗?”

  白芷晴下意识的想要反驳,就听见门外白微微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姐姐,姐夫,你们两个要悠着点啊,正所谓来日方长,不急于一时,你要是觉得我打扰你们了,出个声,我马上离开。”

  尼玛!

  听到这话,陆天星满脸冷汗,这小姨子是不是有点彪悍过头了,就算干什么,被你来这么一下,也没心思了。

  “老婆,我现在越来越发现微微不是你亲妹妹了,肯定是咱们岳母当初从外面捡回来的。”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郑重其事的说道。

  说完之后,在白芷晴有反应过来之前,陆天星径直闪身离开了卧室,走到客厅打开了门。

  顿时,白微微侧耳把脑袋贴在门上的画面映入陆天星的眼帘。

  看到这一幕,陆天星脸色一黑,这小姨子对听墙角是不是有点太热衷了,这嗜好怎么还没改。

  “啊!姐夫,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白微微俏脸一红,连忙站直了身子,目光不露痕迹的朝着房间内扫射,似乎想要发现一点的蛛丝马迹。

  “看什么看。”陆天星没好气的说道。

  “姐夫。我没打扰你和姐姐的好事吧!”

  白微微小心翼翼的看着陆天星,她在网上看到过,yu~求~不满的男人的脾气是最暴躁的。

  “微微,你就不能纯洁一点吗?大清早的你不睡觉跑我这里来干什么。”

  “姐夫找你来当然有好事情了。”

  白微微摆摆手,兴奋的说道:“姐夫,你昨天晚上收的那个徒弟果然大方,说到做到,今天早上就把昨天晚上那辆车给你送来了,太讲信用了。”

  “你说的是黄飞宇?”

  白微微瞪大了眼睛:“姐夫,你该不会是忘了吧!”

  “他现在人在哪?”

  “就在楼下。”

  白微微话音刚落,陆天星转身朝着楼下走去。

  白微微看到这一幕,不满的跺了跺脚,屁颠屁颠的跟在陆天星的身后,眼咕噜不断的转着,似乎在打着什么注意。

  此刻,客厅中并没有什么人,白桥山和何彩兰似乎是出去锻炼了,只有一个中年男子正站在客厅当中,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客厅的摆设。

  听到脚步,这名中年男子瞬间回过神来,看到陆天星,立刻走了上去。

  “你好,请问是陆天星陆先生吗?在下黄培,很高兴认识你。”黄培恭敬的说道,眼神打量着陆天星。

  “你好。”

  陆天星点点头。

  黄培弯腰从公文包中拿出一个协议,递给陆天星,开门见山的说道:“陆先生,这是我们少爷送给你的布加迪威龙过户协议,你在上面签个名就好了。”

  陆天星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拿起笔签了字,一辆车子对于香江黄家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何况,黄飞宇光是治疗自己的心理疾病花的钱也抵得上好几辆车子的钱了,毕竟,一名顶级的心理咨询师价格可不便宜。

  陆天星签完字,随口问道:“黄飞宇呢!”

  听到陆天星直接叫自己少爷的名字,黄培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道:“我们少爷今天早上离开魔都回到香江了,陆先生的朋友在过几天就会来香江替我们少爷治疗了。”

  “恩,我明白了,替我告诉你们少爷一声,万事急不来,循序渐进才行。”陆天星点点头说道。

  “我会转告的,陆先生,车子我给你停在了外面,在下告辞了。”

  黄培冲着陆天星行了行礼,这才转身离开了别墅。

  “姐夫。”

  在黄培离开之后,白微微突然看着陆天星,用一种甜死人不偿命的语气说道:“姐夫,你能不能答应人家一丢丢的小事啊。”

  听到这个声音,陆天星身子一颤,只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微微,你能不能别这么搞,姐夫瘆得慌,有事直说。”

  “姐夫,这可是你说的。”

  白微微嘿嘿笑道:“姐夫,你看你上班也不用车子对不对,每天坐着姐姐的车子去上班,那这辆布加迪威龙限量版对你也没用了,你把它送给我怎么样。”

  “你要这车子干什么,你又不去飙车,再说了,你不是说要收藏吗?放在车库里面,你去欣赏不就好了。”陆天星疑惑的问道。

  “嘿嘿,姐夫,这你就不懂了吧!欣赏归欣赏,但是像这种限量版的跑车,当然是要开出去给别人去欣赏了,正所谓香车配美女,作为一个美女,你不觉得我需要拥有自己的座驾吗?”

  白微微轻轻的撩了撩自己的秀发,冲着陆天星眨着眼睛,似乎在放着电流一样。

  陆天星立刻一脸黑线,他发现白微微不仅彪悍,而且非常的自恋。

  看到陆天星不说话,白微微上前一步,抱着陆天星的胳膊,盈盈一握的圣~女~峰不断的摩~擦~着陆天星的手臂:“姐夫,求求你了,把这辆车给我好不好,求求你了,我知道姐夫你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姐夫了。”

  被白微微的圣~女~峰~摩~擦着手臂,陆天星顿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刺激传遍全身。

  早上本来就是男人火焰最大的时候,此时一受到刺激,小~兄~弟便有些不受控制的开始要爆发了。

  可惜,他不敢动,现在白芷晴就在楼上,万一让白芷晴看到了什么,他岂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