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薛冰的动作,陆天星脸上假装出来的阴沉之色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满脸的无奈之色,他发现自己身边的女人怎么全部都是一群女流氓,林雅妃是这样,玫瑰也是这样,搞得到现在薛冰居然也变成了这样,彪悍到了极点。

  看着陆天星脸上的无奈之色,薛冰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浓厚的笑容,灿烂如花。

  “这样才对吗?我给你又不敢碰我,这能怪得了谁,所以,从今往后,你得乖乖的听我的话,不然的话,我就告诉你老婆,你昨天晚上对我做的事情,你就等死吧!”

  薛冰嘴角笑容更浓了,得意洋洋的扫过陆天星一眼,像一只高贵骄傲的孔雀一样。

  “薛警官,你赢了。”

  陆天星无奈的举手投降,他现在被薛冰给吃的死死的,却又无可奈何,他根本不敢对薛冰做什么,这要是让白芷晴知道了,他会死的很惨了。

  “那当然了。”

  薛冰扫了陆天星一眼,脸上露出一抹胜利的笑容,直接发动了汽车,离开了白氏集团。

  只不过此时已经将目光看向窗外的陆天星并没有注意到,薛冰在扭过头的时候,眼中闪过一抹黯然和羡慕的神色。

  其实在薛冰心中很清楚,陆天星之所以这么容易的妥协投降,不是因为她的这番话,而是因为陆天星太在意白芷晴才会如此,或者说陆天星太爱白芷晴了,不想让白芷晴听见这些事情伤心,所以才会在意她是否将这件事情告诉白芷晴。

  否则,如果陆天星不爱白芷晴的话,陆天星压根就不会在意她的这番威胁,毕竟,我都不在意你,外人和你说什么,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此时,在薛冰的心中又是忍不住的涌现出一丝羡慕的神色,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没有哪个女人不希望找一个能够关心,在意的男人,她也同样不例外,渴望找一个爱自己,呵护自己的男人,陆天星虽然花心,但是他对白芷晴的呵护和关心,没有任何的伪装,完全是发自内心,对于任何女人来说,恐怕都有一种难以掩盖的吸引力。

  整个车厢一下子陷入到了安静当中,只剩下汽车引擎的声音在回响着,陆天星和薛冰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径直朝着一家名为凯旋门的西餐厅而去。

  凯旋门西餐厅在魔都可以说是赫赫有名的存在,据说是整个魔都最正宗的一家西餐厅,所有的美食据说都是聘请国外的顶尖大厨精心制作出来的,可以让你享受到非比寻常的美味,但是相同的,这里的价格也是十分的昂贵,吃一顿像样的西餐大概需要花掉一个中等收入的白领一个月的收入,如果这位白领还想要喝点酒什么的,一顿下来,估计你一年的工资都会打水漂了。

  整个凯旋门西餐厅装修的十分精致,让人看一眼就觉得一种高档奢华的气息扑面而来,在西餐厅当中,一个个浑身上下散发出自信气质的年轻男女坐在位置上,低声商谈这什么。

  在一个靠近窗户的位置,陆天星和薛冰两人同样是面对面的坐着,但是此刻,陆天星却感觉到浑身上下不自在,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而不自在的原因就是,薛冰坐在他的对面,双手托腮的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就用一双美眸死死的盯着你,看的你头皮发麻。

  并且这个画面从进入这个餐厅之后,就已经开始了,这已经足足持续了好几分钟,薛冰就这么一脸幽怨的看着陆天星,那模样就仿佛深闺怨妇一般,让陆天星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昨天晚上真的对薛冰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一样。

  终于,陆天星忍不住的开口说道:“我说薛警官,你能不能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好不好,你这眼神搞得我好像是我抛弃了你一样。”

  “难道不是吗?”

  薛冰扫了一眼陆天星,开口说道:“陆天星,我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也没有发现你这个家伙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啊,怎么就让一个个女人那么喜欢你,明知道你这个家伙是一个人渣,居然还像是飞蛾扑火一样的扑过来。”

  听着薛冰的话,陆天星一脸黑线的说道:“薛警官,你这是赤果果的污蔑好不好,什么叫做我是一个人渣,我这是真爱好不好。”

  “真爱?”

  薛冰脸上浮现出一抹讥讽的笑容:“既然是真爱,那你告诉我,你身边的那群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愕然听到薛冰的话,陆天星微微一愣,旋即看着薛冰嘿嘿笑道:“薛警官,你这是在吃醋吗?”

  “老娘就是吃醋了,怎么了,你现在是我的男人,我的男人在外面还有好几个女人,难道还不允许我吃醋吗?”

  薛冰一双美眸冷冷的瞪着陆天星,十分彪悍的说道:“陆天星,我告诉你,昨天晚上咱们就说好了,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女人,从今往后,只有姑奶奶我抛弃你的资格,没有你抛弃姑奶奶的资格,你要是敢抛弃我的话,小心我捏爆你的蛋蛋,让你一辈子变成太监,然后每天找一大堆美女在你面前跳脱~衣~舞,让你只能看不能用。”

  陆天星在听到薛冰的话后,脸上再次浮现出一抹苦笑,这个姑奶奶,还是这么的彪悍。

  薛冰得意的扫了一眼陆天星,完全不在乎陆天星的脸色,直接朝着不远处招了招手,喊来一个侍者,开始点餐。

  轻车熟路的点好菜之后,薛冰又要了一瓶83年的拉菲,这酒的价值不菲,让负责点餐的小姑娘顿时笑开了花。

  等到这个点餐的小姑娘离开之后,陆天星忍不住的开口说道:“薛警官,你发财了啊,居然点一瓶83年的拉菲,也太豪气了一点吧!你们炎黄组的待遇居然这么好,不如你把我也介绍进去怎么样。”

  83年的拉菲虽然比不上82年的顶级拉菲,但价格同样不菲,一瓶83的拉菲,至少也要上万一瓶,再加上薛冰点的那些菜,加起来几乎接近两万了,差不多普通人大半年的收入了。

  “我豪气?不,是你豪气。”薛冰听到陆天星的微笑着说道。

  “薛警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要吓我,我没钱的。”

  陆天星看着薛冰那笑容,莫名的有一种心惊胆颤的感觉。

  “意思是今天中午你请客,你一个大男人和我一个大美女出来吃饭,你好意思让我一个大美女买单吗?”薛冰微笑着说道。

  “当然不好意思了,男人跟美女出来吃饭,当然是男人买单,但是这也分人才是啊。”

  “陆天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薛冰听到这番话,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寒霜,这个混蛋的意思是说自己不是美女,不值得他买单吗?

  “额,没……没什么意思,薛警官你听错了,我是说,男人跟美女出来吃饭,买单的确是要分人,但是如果能跟薛警官你这么漂亮的大美女出来吃饭,想都不要想,是男人就必须买单。”看着薛冰那即将暴走的模样,陆天星连忙开口说道。

  “哼,算你识相。”

  看着陆天星的模样,薛冰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在配合上她精致漂亮的容颜,顿时展现出一丝别样的魅力来。

  “薛警官……。”

  陆天星看着薛冰的脸色,刚想开口说什么,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薛冰给打断了:“我现在已经不是警察了,你能不能不要叫我薛警官,换一个称呼。”

  “那叫你薛小姐怎么样。”

  “陆天星,你是什么意思,我现在是你的女人,你打算叫自己的女人薛小姐吗?”薛冰听到陆天星的话,顿时一脸不乐意的说道。

  陆天星顿时无言以对,看来薛冰这小妞是打定主意,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女人了。

  “好吧!那我叫你小冰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薛冰瞥了陆天星一眼,勉强算是同意了这个称呼。

  看到薛冰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陆天星忍不住的松了一口气,看着薛冰说道:“那个小冰,你不是不喜欢喝酒吗?要不咱们把刚才的拉菲给退了怎么样?”

  “好啊!”

  陆天星话音未落,薛冰直接点头同意了下来:“我觉得这个83年的拉菲也不怎么样,不如换成82年的帕图斯红酒怎么样,我想凯旋门西餐厅作为魔都有名的一家西餐厅,应该有这一类顶级红酒吧!”

  “我去。”

  听到薛冰的话,陆天星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这小妞尼玛也太狠了,这是打算让自己在这里刷一辈子盘子的节奏吗?

  所有人都知道拉菲是世界上最顶级的红酒,尤其是82的拉菲为最,但是帕图斯同样也不差,同样是世界上最顶级的红酒之一,只不过因为产量少,所以才没有拉菲那么有名而已。

  虽然名声没有拉菲大,但是帕图斯却是公认的红酒之王,精益求精的品质追求让帕图斯另加在众多红酒庄园之上,在加上产量少,价格也极为的昂贵。

  薛冰嘴里的82年帕图斯完全可以说是最顶级的红酒,一瓶红酒,足以将一个年薪百万的金领一年的收入给消耗的干干净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