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陆天星难受的时候,还有一个人心情也并不是特别的舒服,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魔都天盟会的会长皇甫虎。

  此时皇甫虎坐在沙发上,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手中的香烟即将烧到了他的手指,可是他依然没有察觉,眉头紧锁,思索着。

  在皇甫虎的不远处,一个年轻人坐在沙发上,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脸上带着飞扬跋扈的气息,让人看一眼就知道这个年轻人高人一等,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

  “皇甫会长,你考虑好了没有,如果我们两个不联合的话,要不了多久,恐怕你的女儿就会把你的天盟会给吞并了。”断刃一脸微笑着看着皇甫虎说道。

  “你为什么要帮我,你是炎黄组的人,按照道理,你应该最想灭掉我才对,你为什么要帮我。”皇甫虎扔掉手中的香烟,又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看着断刃说道。

  “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

  说到敌人,断刃脸上闪烁出一抹森然到极点的杀机,他是炎黄组天字号小队的成员,却在陆天星的手里三番两次的吃瘪,甚至被人用脚踩在脚下,这让一直心高气傲的他如何接受,现在他在炎黄组就是一个笑话,不杀了陆天星,如何让他释怀。

  “敌人?”听到断刃的话,皇甫虎一阵疑惑。

  “陆天星。”

  “是他。”

  听到这个名字,皇甫虎脸上闪过一丝阴霾之色,最近最短时间玫瑰会的疯狂扩张,极有可能和这个男人有关系。

  “当然是他,我听说皇甫会长打算在寿宴哪一天对付玫瑰会,如果不出意外,皇甫会长你可以提前给自己准备一副上好的棺材了。”断刃慢条斯理的说道。

  “你这是话是什么意思?”

  皇甫虎脸色一阵难看,断刃的话分明咒他死。

  断刃丝毫没有看见皇甫虎的脸色,淡笑着说道:“呵呵,皇甫会长,你认为我骗你?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前段时间思念陵园发生的事情。”

  皇甫虎脸色依旧有些阴沉,但还是点点头道:“听说过,据说是有强者在思念陵园战斗,才造成了那么大的破坏力。”

  “你猜对了,的确有强者在战斗,但是我想你应该不知道那两名强者到底是谁吧!有一个人我想你应该非常熟悉。”

  “谁。”皇甫虎沉声问道。

  “陆天星。”断刃缓缓的吐出一个名字。

  “是他。”

  皇甫虎的脸色变了颜色,猛地从椅子上站出来,满脸凝重的看着断刃:“你没有骗我?”

  如果其中一个人是陆天星,那么他曾经调查到关于陆天星的事情统统都说的过去了,在他的调查中,白虎堂的覆灭,战刀盟的覆灭统统和陆天星有关系,只不过没有确凿的证据罢了,如今听到断刃的话,皇甫虎终于明白玫瑰为什么明知道寿宴是一场阴谋,还敢前来参加的原因了。

  有一名无敌的强者撑腰,他想要在寿宴上对玫瑰会动手,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用处,反而连自己都要搭进去。

  “当然是他,另外他的对手叫做夜狼,是地下世界赫赫有名的夜狼佣兵团的团长,神话级强者,在我们去了之后,夜狼死了,死在了陆天星的手里。”断刃继续开口说道。

  “你说什么?”皇甫虎再也保持不了平静,满脸震惊的说道。

  神话级强者,这已经算是最顶尖的战斗力了,没想到却死在了陆天星的手上,这让他如何相信。

  皇甫虎瞪大了眼睛,万万没有想到,当初在零点酒吧打了他的人的陆天星竟然会是一名神话级的强者。

  想到这里,皇甫虎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如果断刃说的是真的,那么他恐怕真的是必死无疑了,一名神话级强者想要灭掉天盟会,这并不是一件难事。

  “皇甫会长,你现在想清楚。”

  断刃脸上带着胜券在握的笑容:“玫瑰会如今是步步紧逼,若是没有我帮忙,你们天盟会覆灭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我想皇甫玫瑰是不会放过一个连自己亲生女儿都~要~杀的父亲的。”

  皇甫虎深深的看了一眼断刃,沉声说道:“你为什么要选择和我合作。”

  “还是那一句话,因为我们两个有共同的敌人。”

  断刃冷笑着说道:“陆天星是我们两个的敌人,而你又想杀了皇甫玫瑰,掌握魔都,而我也想要杀了她,让陆天星在痛不欲生中灭亡,所以我找你合作了。”

  “就算是如此,我也很难相信你能杀了陆天星,你之前也说了,陆天星是神话级强者,想要杀死他几乎不可能,要是留不下他,我们都会死,我没有必要跟你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屠神。”

  皇甫虎并没有因为和炎黄组合作而丧失理智,一名神话级的战斗力有多强,他不用想都知道,他和陆天星并没有真正的撕破脸皮,如果他肯认输,玫瑰未必会杀他,如果和断刃合作,一旦失败,陆天星或许忌惮炎黄组,不敢杀断刃,但陆天星绝对会不介意杀了他。

  “皇甫会长果然谨慎。”

  断刃赞叹一声,从口袋中摸出一个白色的瓷瓶,放到茶几上:“这是我从炎黄组拿出来的清风逍遥醉,是炎黄组专门对付巅峰武者调配的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药,哪怕是神话级武者吸入这些,在短时间内也无法动用真气。”

  “你想要得到什么东西。”

  “我只有一个要求,我想要活的陆天星。”

  皇甫虎看着断刃,没有说话,有节奏的翘着沙发上的木质扶手,半天才开口说道:“合作愉快。”

  听到皇甫虎的话,断刃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站起了起来:“合作愉快,皇甫会长,那我就提前祝贺你旗开得胜了。”

  “哈哈哈,好说,好说。”

  皇甫虎哈哈大笑道:“不知道断先生过几天有没有兴趣参加我的寿宴。”

  “这个不好意思了,我那一天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真的是太可惜了。”

  皇甫虎遗憾的摇了摇头,道:“断先生,不知道你吃过饭没有,有没有兴趣一起吃个中午饭。”

  “乐意之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