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似箭,岁月如梭,眨眼又是一天时间过去了,陆天星搭拢这脑袋,无精打采的从白氏集团走出来,今天可以说是他过得最为郁闷的一天,也是最要命的一天了。

  他从董事长办公室离开后,就在公司溜达,原以为吃午饭的时候林雅妃就会离开了,结果没想到他刚刚打完饭,坐在桌子上准备吃了起来,林雅妃居然又神奇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你说好好的吃饭就吃饭吧,可是林雅妃偏偏不按套路出牌,坐在你的身边,还要亲手喂你吃饭,这不是要了老命吗?

  结果,他不仅要承受白芷晴的火力,还要承受林倩茹那幽怨的目光,更要承受白氏集团所有男人那杀人和女人鄙夷的目光,这一段饭吃下来,他感觉比走了十万八千里长~征还要艰难,差点没被白芷晴和林倩茹的怒火给烧的灰飞烟灭。

  好不容易等到吃完饭,结果还没有等他溜出食堂,就被林雅妃给拦住了,生拉硬拽的拖进了董事长办公室,硬生生的承受了一个下午的林雅妃的言语轰炸和调~戏。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他便迫不及待的和白芷晴打了一个招呼,然后说是去看一下岳婷婷,这才趁机溜了出来。

  看了一眼周围,陆天星直接走进了地下停车场,开着白芷晴的宝马车,径直离开了白氏集团。没有多做停留,陆天星直接开车朝着自己几个月前居住的小区而去。

  半个小时后,一辆白色的宝马车稳稳的停在一个老旧的小区面前。

  陆天星从车上下来,看着眼前熟悉无比的老楼,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如果他没有遇到白芷晴,或许他依旧在这个小楼里面过着混吃等死的生活,可惜,如今已经是时过境迁,他不可能在回到了从前那种混吃等死,悠闲的生活当中去了,因为他的身上已经背负着责任,已经由不得他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原来就是这种感觉。”

  陆天星轻轻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收拾了一下心情,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直接上了楼。

  这一次他到这里来是想要找一下岳婷婷,想要看看岳婷婷的想法如何,到底去不去炎黄组,毕竟有玄阴诀的存在,岳婷婷身上的九阴玄脉完全就可以彻底解决,并且在短短几年之内,就能让岳婷婷成为一个无敌的高手。

  一路上到六楼,看着眼前熟悉的大门,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提了提手上的大白玩偶,敲了敲门。

  里面没有任何的动静。

  陆天星皱了皱眉头,不由的加重了一下力气,又敲了敲,却发现里面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没人?这小妮子难道不在家?”

  陆天星暗自思索,自从他将岳婷婷体内的九阴玄脉封印住之后,岳婷婷就回到了家里,一直待在家里休养,按照道理,岳婷婷这时候应该在家才对。

  “难不成是九阴玄脉爆发了?不可能啊,我前几天才帮她重新封印了一次,难不成是加快了,不行,我得进去看看才行。”

  陆天星脸色微微一变,看了一眼摆放在大门边上的一株种在花盘中的龟背竹,弯下腰,伸手在花盆里面摸了摸,很快从里面拿出一个钥匙来。

  “这小妮子果然没变,还是这么喜欢把钥匙藏在这里。”

  陆天星脸上闪过一抹缅怀的笑容,拿着钥匙打开了门,一只脚刚刚踏进房间,就听见一个惊叫的声音就在耳畔响起。

  “啊!”

  一声清脆的惊慌声传进陆天星的耳朵,猛地一抬头,陆天星立马惊呆了。

  眼前赫然是刚刚洗过澡的岳婷婷,此刻小~美~女~浑身上下什么都~没~有~穿,虽然现在已经是傍晚,天色已经有些暗了,但丝毫影响不了陆天星的目光,足以让陆天星看清楚那具充满了青春活力的~娇~qu。

  “啊!”

  看到一个人影出现在房间的门口,岳婷婷忍不住的发出一声惊呼,连忙用手遮挡住自己身上的chun~光,当看清楚是陆天星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脸蛋上飞起一抹红霞,嗫嚅道:“陆大哥,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陆天星仿佛没有听到岳婷婷的话,而是愣愣的看着这一幕,虽然岳婷婷的身材,比不上玫瑰的妖~娆,比不上林雅妃的火~爆,但是却带有一种难言青涩味道在其中,给人一种别样的感觉。

  “陆……陆大哥,你……你还看,你还不出去。”

  岳婷婷的脸蛋几乎红的滴水了,想要转过去,但又怕被看到自己的圆~翘~tun~部,急的都快哭了。

  听到岳婷婷的声音,陆天星恍然回过神来,深吸了一口气,连忙打开门,重新退了出去。

  在屋外静静的等了片刻,陆天星才听见里面出来一个比蚊子还要小的声音,打开门走进去,就看见穿好衣服的岳婷婷低垂着头坐在沙发上,红晕一直蔓延到女孩的耳根和粉颈上。

  “那……那个婷婷,我不是故意,我不知道你在洗澡,我以为你身上的病又爆发了,所以一时间着急了。”陆天星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女孩,连忙解释道。

  “我……我知道陆大哥不是故意的,我不怪陆大哥。”

  听到陆天星的话,岳婷婷抬起头扫了陆天星一眼,又迅速的收回了目光,手指紧紧的捏着衣角,她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会突然闯进来。

  今天她父母出去上夜班了,只留下她一个人在家,再加上白天天气太热,身上有些汗味,这对于一个爱干净的女生来说绝对是不能容忍的事情,所以去浴室洗个澡,反正家里也没人,她也没有拿换洗的衣服就走进了浴室,谁想到,她刚刚洗完出来,陆天星就闯了进来,结果被看了一个正着。

  一想到之前那~羞~人的一幕,岳婷婷只感觉心脏仿佛有一头小鹿在乱撞一样,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在羞涩的同时,心中又涌现出一股自豪,至少她能够吸引陆天星的目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