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大哥,你不要说了。”

  听到这话,岳婷婷只觉得脸蛋一阵发烫,她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了,在看到陆天星之后,鬼使神差的端着一碗刚刚买的白凉粉就跑了上去,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要感谢陆天星的救命之恩,还让陆天星喝了这碗白凉粉。

  哪怕是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她依旧的记得,当她说完这句话之后,陆天星是什么样的表情,完全是一脸懵逼了的模样,而她的几个同学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看着她非要让陆天星喝掉这碗白凉粉,结果陆天星还没说话,她就被她的同学给生拉硬拽的拖走了,被拖走的时候,她还在说,她要报恩,要让陆天星喝下这碗白凉粉。

  回想起往事,岳婷婷的脸蛋更加的通红起来,这算是她做的最糗的一件事情了。

  “为什么不能说,这可是我家的婷婷大美女第一次给我送东西,这是一个最值得纪念的日子,也是我们真正认识的时候,所以我把车开到这里来了。”

  陆天星转过身,轻轻的捧起岳婷婷的俏脸,在岳婷婷瞪得大大的明眸当中,在她的红唇上轻轻吻了一下,沉声说道:“因为我想让这个女孩记住,她在我心中永远是那一个娇俏可爱的女孩,我一辈子都会忘记哪一天有一个傻女孩跑到我身边来说要报恩的画面。”

  “陆大哥……。”

  岳婷婷听着这话,眼眶中不由的蓄满了泪水,再也忍不住的扑倒了陆天星的怀里,她知道陆天星是用这种方法在告诉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她。

  “好了,好了,别哭了,都快哭成小花猫了,小心周围人的看笑话,走吧!我们下车,去进行我们第一次约会。”

  陆天星抬起手,替岳婷婷擦掉脸上的泪水,重新打开车上的敞篷,缓缓的把车靠近专门停车的地方,拉着岳婷婷走进了车流当中,享受着难得的平静,岳婷婷那清脆的笑声让陆天星心中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个女孩受到任何的伤害。

  带着岳婷婷在小吃街和横冲直撞,听着耳边响起的如铃铛般的清脆笑声,陆天星的心情忍不住的跟着轻松了起来,陪着岳婷婷在人群中穿梭,时不时的替她挡住那些心怀不轨,想要靠过来的人,陪着这个女孩在小吃街痛痛快快的玩了两个小时,直到两个人都撑得吃不下去的时候,这才依依不舍的上了车。

  坐在宝马车中,岳婷婷摸着几乎涨起来的肚子,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她感觉这一天是她生命里面最幸福的一天,因为有陆天星陪伴着,任由她嬉闹,把她捧在手心,时时刻刻呵护着她,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好饱啊,今天是我吃的最饱的一天了,再也吃不下去了。”岳婷婷娇憨的拍了拍圆滚滚的肚子,感慨一声说道。

  “当然是吃的最饱的一天了,从我们进去再到出来,你就没有停过嘴巴,婷婷大美女,我觉得我有必要考虑一下要不要你做我女朋友了,说不定我哪一天就被你给吃穷了。”陆天星故作一副心有余悸的说道。

  岳婷婷忍不住的一阵害羞,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哪有啊,人家刚才也不是吃得特别多。”

  “是啊,是不多,顶多是把这一条小吃街来回吃了一个遍而已。”陆天星戏谑道。

  “陆大哥。”岳婷婷不满的叫了一声。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

  陆天星哈哈大笑,开着车重新回到了小区门口,就看见岳婷婷的父母下了班从外面回来,看到陆天星开着一辆宝马和岳婷婷走下来,脸上纷纷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

  “好小子,你果然牛了,一年前我就说过,你小子肯定不是池中之物,看来应验了。”

  岳婷婷爸爸看到陆天星开的车,不由惊叹一声,道:“别~摸~我,这车我知道,最低也要好几十万,看来你小子终于混出个人样来了。”

  岳婷婷母亲则是看着岳婷婷道:“婷婷,你刚才和小陆一起出去了?”

  “妈……。”

  看到自己母亲的目光,岳婷婷怎么不知道自己母亲想什么,连忙打断道:“妈,你别胡思乱想了,我刚才只不过是陆大哥吃了一顿饭而已,你想太多了。”

  两夫妻听到自己女儿的话,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来回在陆天星和岳婷婷的身上来回扫射,看向陆天星的目光越发的亲切起来。

  岳婷婷当然知道自己父母想什么,但是要说出陆天星已经结婚了的事情,那以后肯定就不准自己再跟陆天星联络了,所以只好红着脸,在自己父母诡异的目光下,一路小跑的上了楼,都忘记跟陆天星道别了。

  岳婷婷父亲收回目光,看着陆天星说道:“天星,你今天来找婷婷,是不是婷婷的病已经找到了治疗的方法了?”

  这话一出,连岳婷婷母亲也将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脸上带着难以掩盖的希冀。

  “的确是找到了治疗的办法。”

  陆天星点点头,并没有隐瞒道:“不过,治疗婷婷这个病的医生脾气很古怪,从不离开京城,所以,想要只好婷婷的病的话,只能让她去京城了,时间有点长,大概需要一两年的时间才行。”

  “一两年的时间?”

  岳婷婷父亲皱了皱眉头,道:“小陆,没有其他的办法吗?”

  “是啊,小陆,婷婷一个人去京城我们不放心,要不我们跟着她一起怎么样。”岳婷婷母亲也忍不住开口说道。

  “没有其他办法。”

  陆天星知道二老在担心什么,解释道:“那个人很古怪的,医术虽然高明,但脾气古怪,不喜欢别人去见她,这一次我好不容易才求她出手的,伯父伯母,你们不用担心,我在京城有朋友,我会让他帮忙好好照顾婷婷的,不会有问题的。”

  陆天星并没有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岳婷婷父母,毕竟武者对于普通人来说,实在是太过于科幻了,有时候说出来,他们未必会相信,而且,炎黄组的基地也不可能让普通人进去,普通人如果非要进去,这辈子想要再出来恐怕就难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