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玫瑰的话,陆天星翻了翻白眼,无语的说道:“什么鲜花不鲜花,我倒是想啊,关键是人家不愿意,我和她只不过是协议婚姻而已,天知道什么时候她就把我给踹了。好了,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一旦发现什么可疑人员,不要轻举妄动,直接打电话给我,我来处理。”

  “没问题,我会安排我的。”玫瑰想也没想,点头同意道。

  陆天星满意的笑道:“玫瑰小宝贝,你太贴心了,你说我要怎么感谢你了!”

  “感谢就不用了,不过,人家现在感觉很寂~寞,很空~虚,你要不要过来陪陪人家,人家好想你。”

  玫瑰那魅~惑的声音从听筒里面传了过来。

  听到这话,陆天星的丹田之中立刻升起一道火焰来,玫瑰那完~美的身材立刻浮现在陆天星的心头,一时间那燃烧起来的火焰,如同火上浇油,变得更加的旺盛了起来。

  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正准备将心中的火焰给压下去,话筒里就传来一道让人犯罪的嘤~咛声。

  陆天星立刻傻眼了,不仅火焰没有压下去,反而变得更加旺盛了起来,简直是要了老命。

  陆天星刚想开口,听筒里面再次传来玫瑰的声音:“老公,人家的声音怎么样,是不是很动听啊。”

  陆天星完全石化在了原地,搞了半天玫瑰那是故意的。

  “玫瑰,咱能不能正常一点,你难道就不怕明天下不了床吗?”陆天星苦笑着说道。

  “我很期待哦。”

  陆天星立刻无语了起来,这女人流氓起来,比男人更加的可怕,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今晚没时间,明天晚上过来找你。”

  “一言为定,不准反悔。”

  玫瑰欢乐的笑了,她很了解一个男人,男人就像是一个橡皮筋,你拉的越紧,最后的反弹越厉害,有松有紧才是拴住男人的最好办法。

  “对了,玫瑰,我之前发给你的那张照片,你调查清楚了没有。”陆天星忽然开口问道。

  “查清楚了。”

  玫瑰深吸了一口气,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给我的那张照片,主人叫做丁虎,你或许不认识,但你肯定认识他的弟弟,丁浩,白氏集团保安部的副部长。”

  “是他?”

  陆天星眼中寒芒一闪,他和丁浩只不过是一点小冲突而已,没想到丁浩居然想要置他于死地,寒声道:“知道丁浩现在在哪吗?”

  玫瑰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我查到丁虎的身份之后,立刻派人去了丁浩所在的医院,但是医生跟我说,丁浩早就不见了,不过,你放心,我会加派忍受追查他的下落的。”

  “交给你玫瑰。”

  陆天星从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从丁浩对他动了杀心的那一刻,丁浩就是一个死人了。

  “交给我好了。”

  玫瑰轻笑一声,忽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说道:“老公,你今天晚上真的不打算过来吗?人家可是洗~白~白了,什么都没~穿~在床~上~等~着~你哦,人家最近还学了很多招式,你不打算过来体验一下吗?”

  “我艹!”

  陆天星几乎吐血,这个妖精,简直是迷死人不偿命,要不是因为白芷晴的事情,他发誓一定要玫瑰好看。

  似乎预见了陆天星吃瘪的模样,玫瑰顿时咯咯的笑了起来。

  ……

  第二天,没有任何的意外,陆天星上班再次迟到了。

  当第二天陆天星起床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洗漱完毕之后,打开门走出去,客厅空荡荡的,显然白芷晴早就上班去了。

  一脸悠闲的坐到客厅,品尝着赵妈准备好的早餐,对于陆天星来说,连白氏集团都是他老婆的,他这个白氏集团的男主人,迟到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少见多怪。

  等到陆天星悠闲的吃完早餐,来到白氏集团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点多钟了,很明显陆天星又迟到了两个多小时。

  对于陆天星的迟到,所有人直接选择了无视,在他们的看来,陆天星绝对是有背景,而且背景很牛,不然的话,第一天迟到就被扫地出门了,哪里还会留在这里。

  在所有人的心中,陆天星说不定就是某个大家族的公子少爷,为了体验生活才来到白氏集团的,不然,依靠着白芷晴铁面无私的性格,早就让陆天星卷铺盖滚蛋了。

  陆天星刚进公司就被林倩茹给拉进了销售部的经理办公室,仿佛林倩茹特地在留意陆天星一样。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自从昨晚林岚小区中发生了凶杀案,林倩茹就一晚上没有睡好,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陆天星是不是出事了,是不是之前他们赶跑的小混混来找陆天星的麻烦了,或者就是陆天星浑身是血的站在她的面前,说自己死的好冤。

  这让林倩茹的心紧紧的揪在一起,天一亮就迫不及待的跑到了公司来,可是等她来到公司,所有人都正式上班了,都没有见到陆天星,连打卡记录都没有陆天星的名字,这让林倩茹心中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生怕昨天晚上的噩梦应验了。

  对于这些陆天星压根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刚踏进公司,就被林倩茹生拉硬拽的拖进了她的办公室里面。

  今天林倩茹穿着一件紫色的ol职业装,完美的身材在ol职业装的衬托下,凹凸有致,胸~前的丰~满在白色衬衣的包裹下,显得格外的吸引人的目光。

  林倩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陆天星,仿佛要把陆天星给看透了,可是,当瞧见对方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胸~部时,眉头一皱,心中不由窜起一股怒火,这个死色狼,亏她白白为他担心了一晚上,一大清早居然就来占她的便宜。

  “陆天星,你在看什么?”林倩茹终于怒了。

  “额!”

  陆天星这才回过神来,一本正经的说道:“林总,你大清早的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要是没其他事,我得工作了。”

  虽然陆天星一本正经的说着,但眼睛却一直在林倩茹的胸~前打转,丝毫没有挪开的意思。

  “混蛋,你还看!”

  “我没看。”

  “你放屁,我都看到了。”

  林倩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俏脸闪过一抹红晕。

  陆天星像是发现了十分惊悚的事情,一脸惊恐看着林倩茹说道:“林总,你的脸红了,你该不会是在想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吧!林总,你千万要考虑清楚了,这里是办公室,刺激虽然刺激,但说不定就会有人闯进来了。”

  “我就想少~儿~不~宜的事情了,怎么了,你不敢吗?”林倩茹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挑衅道。

  “敢,但我怕林总你不敢。”陆天星咽了一口唾沫,老实的回答道。

  “是吗?那不如你来试试,看我敢不敢。”

  说着,林倩茹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手指在衣服扣子上滑~动,tiao逗意味十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