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人毕竟是锦绣山庄的人,见多识广,短暂的惊讶之后,立刻回过神来,看着陆天星,恭敬的说道:“敢问先生,您怎么称呼。”

  “我姓陆。”

  “原来是陆少,韩少早就吩咐我了。您请跟我来,韩少已经在里面等你了。”

  说着,这个女人冲着陆天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转身朝着里面走去,圆·翘的tun部伴随着她的动作左右摇摆,吸引着周围一些男人的眼球落在上面。

  陆天星跟随在这个女人的身后,一直朝着锦绣山庄里面走去,目光却没有落在眼前女人的身上,而是将目光扫向了周围,打量着周围的景色。

  不得不说,这锦绣山庄不亏是接待达官贵人的地方,装修的虽然不是很奢华,但是却给人一种充满历史文化气息的感觉,小桥流水,碧瓦朱颜,楼阁台榭,给人一种美轮美奂的感觉,一走进这里,就仿佛浑身上下所有的压力一下子消散的干干净净,给人一种心神宁静的感觉。

  看着这周围的美景,陆天星也忍不住的危这个山庄的设计师点一个赞,对于达官贵人来说,奢华,高贵,他们见得多了,完全不在乎这些东西,他们需要的就是这种安静的感觉,而不是奢华,高贵。

  跟在这个女人的身后,陆天星一路穿过走廊假山,最终停在了一个独立的小院门口。

  这个女人停下脚步,转过身对着陆天星说道:“陆少,韩少已经在里面等着您了,需要我带您进去吗?”

  “不用了,我一个人进去就好了。”

  陆天星拒绝了这个女人的提议,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门推开后,别有洞天,完全就是一个缩小的府邸,假山流水,各种古代府邸有的东西,应有尽有。

  韩子枫正在坐在一个池塘中央的亭子当中,当看见陆天星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立刻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朝着陆天星走过去:“老大,你终于来了。”

  “来了,韩三少,你倒是挺享受的,到时候找了这么一个好地方。”

  陆天星微微一笑,和韩子枫直接走进了凉亭当中坐了下来。

  当陆天星坐下来之后,韩子枫拿起桌子上的一个按铃按了一下,示意外面的人可以上菜了之后,看着陆天星,神色凝重的说道:“老大,你这个时候来京城做什么,你难道不知道教廷圣女准备在京城对付你吗?而且,杨家似乎也已经和教廷联合了起来,你现在来京城是一个不明智的选择,我看待会吃晚饭之后,还是让韩家暗卫秘密送你离开京城把!有我韩家的身份,他们应该不敢动你才对。”

  “韩三少,谢谢你的好意了,可是这一次我恐怕要拒绝你的好意了,京城,我是不会走的。”

  陆天星听着韩子枫的话,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拿起旁边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轻轻的抿了一口,感受着茶水的味道在味蕾上传递,缓缓的开口说道:“韩三少,你觉得我就算不来,他们就会放过我吗?打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想过要放过我,而且,我若不来,艾薇儿就危险了,只要她死了,我将要面临的危险将是一个真正的必死之局,没有任何破解之法。”

  听到陆天星的话,韩子枫微微一愣,旋即开口说道:“老大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会对艾薇儿下手?”

  “不错。”

  陆天星点了点头:“这一次教廷圣女艾薇儿摆明车马的来华夏,目的就是冲着我来的,普通人或许不知道,以为艾薇儿是真的想要修复和华夏的关系才来的,但是世家大族肯定知道,艾薇儿是冲着我来的,为了给教廷圣子报仇,若是有人对艾薇儿出手,艾薇儿死在京城,对我来说绝对有害而无一利,所以京城我必须要来,而且要破解这场局。”

  韩子枫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心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几次想要张嘴劝说一下陆天星,却又不知道从何开口,艾薇儿一死,这个锅肯定会被扣到陆天星的头上去,只要这个黑锅陆天星敢背,下场只有一个,死路一条。

  “韩三少,你现在明白了,对方就是布置了一个光明正大的阳谋在等着我,但是我却偏偏没有办法,只得钻进这个圈套,从里面破解这场局,或者死无葬身之地,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说到这里,陆天星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听到陆天星的话,韩子枫迟疑了一下说道:“老大,艾薇儿曾经拜访过韩家,也和我爷爷接触过,我爷爷对她的评价很高,她应该不是傻子,应该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吧!既然知道,为什么她还要留在京城,这对她有什么好处,杀了你,她说不定也会死,这有何苦呢!”

  “韩三少,你不懂,对于一个有野心的人来说,最喜欢的就是富贵险中求,一本万利的投资,这一次要是赌赢了,艾薇儿在教廷的声望就会达到最顶点,哪怕是新任教廷圣子也比不上她,只要声望有了,她就能做到自己想要做到的事情,而且,只要杀了我,我爷爷势必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和教廷死磕到底,到时候,她想要的机会就来了。”

  “老大,你的意思是说,艾薇儿这女人想要成为教皇,故意激起教廷和陆家的战斗,然后坐收渔翁之利。”韩子枫惊讶的说道,一旦陆老爷子杀进教廷,教皇肯定会出手,两大强者交锋,那就是不死不休,艾薇儿想要坐收渔翁之利,轻而易举。

  “韩三少,不然,你以为这个女人会冒这么大的风险来京城吗?”陆天星淡淡的说道。

  “老大,这一次需要我帮忙吗?”韩子枫看着陆天星沉声说道。

  听到韩子枫的话,陆天星的心中微微一暖,这才是生死兄弟,从来不需要问你要做什么,只要你一句话,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

  “韩三少,这一次你们韩家不需要插手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行了。”

  陆天星摇了摇头,这件事情他不想将韩子枫也卷进这场事情当中。

  “老大,我……。”

  韩子枫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天星打断了道:“韩三少,我知道你想帮我,但是这件事情的确不适合韩家插手,再说了,司马凌云也不希望我死在京城,他会插手这件事情的,只要司马凌云插手,我的胜算就有五成了,剩下的就看各自的手段如何了。”

  听到陆天星的话,韩子枫迟疑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不过,老大,要是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尽管来找我,我绝不推辞。”

  “韩三少,谢了。”陆天星微笑着说道。

  就在陆天星和韩子枫说话的时候,一份份精致的菜肴从外面被人送了进来,浓郁的饭菜的香味弥漫在空气当中,让人不由的食指大动。

  和韩子枫吃过饭之后,陆天星在韩子枫的带领下,直接朝着韩家经营的一家酒店而去。

  ……

  时光如水,转瞬即逝。

  眨眼之间已经是一天的时间过去了,白天的喧嚣渐渐的离去,街道两旁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散发出夺目的光芒,使得整个京城都变得热闹了起来,预示着夜生活的开始。

  在京城一家咖啡厅当中。

  整个咖啡厅当中,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的存在,甚至连服务员都没有,显得格外的寂寥,给人一种异常冰冷的感觉,仿佛走进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一样,和外面熙熙攘攘的街道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陆天星坐在咖啡厅的一个位置上面,目光望着窗外那熙熙攘攘的人流,眼神没有任何的变化,时不时的端起放在桌上的咖啡轻轻的抿了一口,一脸的悠闲自得,丝毫没有那种大战即将来临的紧张,反而像是一个悠闲的旅人一般。

  陆天星喝着咖啡,目光落在窗外,突然,他的眼睛一亮,嘴角瞬间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从位置上站起来,一脸微笑的看着窗外。

  顺着陆天星的目光看过去,一辆霸道的悍马H2停在了马路边缘,伴随着车门打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从缓缓的从车上走下来,一张精致的脸蛋散发出无穷无尽的魅力,看一眼就让人心中涌现出一丝悸动的神色。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沈曼君。

  当看到陆天星的时候,沈曼君俏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朝着陆天星走过来。

  陆天星站在原地没有动,目光打量着沈曼君。

  一身黑色款领的外套,白色的棉质丝线,下身则是一条浅褐色的铅笔裤,脚下穿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将她那完美修长的美·腿展现的淋漓尽致,放下来的一头长发柔顺的披在肩头,晶莹的鹅蛋脸一如既往的带着东方女性的成·熟·韵·味,羊脂白玉般的肌肤在灯光下,似乎带着淡淡的荧光。

  这个女人就仿佛天生为吸引男人而生的一样,伴随着她款款走来,整个天地就仿佛只剩下她一人一样,格外的吸引人的眼球。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