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你好大的胆子,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死定了,我发誓,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感受到翘tun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艾薇儿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股强烈的羞怒之色,双眸喷火的看着陆天星。

  身为教廷的圣女,高高在上,地位无比尊贵,她什么时候被人这么羞辱过,更别说被人打屁股了,如果不是被陆天星给制住了,艾薇儿绝对不介意在陆天星的身上咬几口出出气。

  “把我碎尸万段?艾薇儿,我想你现在还没有明白一个情况,那就是你现在落在我的手里,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呢!”

  陆天星嘴角勾勒出一抹邪恶的笑容,脑袋缓缓的趴在艾薇儿的脖子上,轻轻了嗅了一下鼻子。

  “好香,不亏是教廷圣女,身上的味道就是香。”

  愕然的听到陆天星的话,艾薇儿的俏脸立刻变得铁青到了极点,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判官,你……。”

  “艾薇儿,你不知道,当初在·床·上·的时候,你表现的实在是太狂野了,居然一直叫着喊着说要做女·骑·士,现在想起来,我突然觉得有点遗憾,早知道你是教廷圣女,我就应该把这一幕统统都记录下来才对,现在就可以让你看看自己当初是多么的风·sao·入·骨了。”

  说着,陆天星直接抬起手,在艾薇儿的脸蛋使劲了摸了两下。

  不得不说,艾薇儿不愧是教廷的圣女,虽然是西方人,但是皮肤却没有西方女人的那种粗糙感,反而有着东方女人的细腻,哪怕近距离的观察,也看不见任何的瑕疵。

  再次听到陆天星肆无忌惮的话,和肆无忌惮的动作,艾薇儿那俏脸之上完全被一层寒霜给包裹住了,就连声音也冷到了极点。

  “放开我。”

  “怀抱佳人,我怎么舍得松开呢!”

  说着,陆天星低头注视着艾薇儿,目光烁烁:“艾薇儿,你猜我接下来想要做什么。”

  “判官,你想要做什么?”

  艾薇儿的心头猛地一颤,连声音都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颤抖。

  “我不想做什么,只不过美女在怀,你说我要是不做点什么的话,岂不是太太对不起你了!我看对面挺热闹的,说不定就有一家酒店,不如,我们去酒店谈谈人生怎么样,谈谈我的长处,顺道说说你的两个重点如何。”

  说着,陆天星的脸上再次出现了一道邪恶的笑容,脑袋微微弯下,慢慢的趴在了艾薇儿的耳朵边,对着里面轻轻的吹了一口·热·气。

  热·气·喷·在艾薇儿的耳朵边缘,让艾薇儿的娇·躯下意识的颤抖了起来,只觉得一股异样的感觉从心中油然升起来,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那双湛蓝色的眸子当中也闪过一道慌乱之色:“判官,你……你想要做什么,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教皇不会放过你的。”

  听到艾薇儿的话之后,陆天星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厚起来:“不会放过我又如何,你难道就没有听说过,华夏有一句古话叫做,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反正我和你们教廷已经是不死不休了,再和你这个教廷圣女做点什么,也无可厚非,反正我是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你说呢!我亲爱的圣女。”

  “判官,你……你到底想要怎么样。”艾薇儿咬牙切齿的说道。

  “其实,我不想怎么样,只不过我听说美国超人战队和圣山的来华夏了,想要对付我,不如你告诉我圣山和美国超人战队在哪怎么样?只要你告诉我这些,说不定我一高兴,就不对你怎么样了。”

  “不可能,你妄想。”

  听到陆天星的话,艾薇儿想也没想到的拒绝,她又不是傻子,她要是敢将美国超人战队和圣山的下落告诉陆天星,下一秒钟,整个世界都有可能知道她艾薇儿和陆天星联合起来对付圣山和美国超人战队了。

  一旦这些人死在这里,到时候教廷就相当于得罪了两大势力,就算她是教廷圣女,最终的下场也绝对十分的凄惨。

  “是吗?我亲爱的圣女,你真的不愿意说吗?”

  陆天星落在艾薇儿翘tun上的手掌开始慢慢活动了起来:“好·弹,好·ruan啊,不知道待会撞·起·来会是什么感觉,应该非常刺激吧!”

  翘tun上传来的感觉,让艾薇儿心中那一丝异样的感觉变得越发的强烈起来。

  耳畔响起陆天星的话之后,艾薇儿的心跳开始陡然加速:“判官,你太卑鄙了。”

  艾薇儿咬牙切齿的看着陆天星,一双美眸中蕴藏的杀意几乎清晰可见,如果眼神能杀人,陆天星恐怕早就被万箭穿心而死了。

  “卑鄙?”

  陆天星微微一愣,旋即哈哈大笑道:“艾薇儿,你不觉得卑鄙这两个字从你的嘴里说出来,格外的讽刺吗?你和杨家联合起来对付我,以多欺少,难道就不卑鄙吗?我这只不过是跟你学的而已,艾薇儿,我再问你一遍,美国超人战队和圣山到底来了一些什么人,他们现在在哪,还有,我奉劝你,千万不要挑衅一个男人的忍耐力,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和你以天为被,以地为席,跟你大战我三百场,你信吗?”

  “判官,你就不怕这辈子受到教廷的追杀吗?”

  “教廷的追杀?”

  陆天星微微一愣,旋即哈哈大笑道:“艾薇儿,你也太天真了,你真以为我怕教廷吗?你们教廷真要这么牛逼的话,当年的十字军东征就不会被杀得干干净净了,时至今日,你们都没有胆子进入华夏。追杀我?你们能够追杀我多久,一年,两年,还是三年……,等我突破现在的境界,艾薇儿,你觉得我有没有能力将教廷从这个世界上抹掉!”

  艾薇儿在听着陆天星的话之后,一下子陷入到了沉默当中,几次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怎么也没有办法去反驳陆天星的话。

  因为她在来华夏之前,已经暗中调查过有关于陆天星的资料,知道陆天星突破的实力有多么的可怕,如果说陆天星从天级境界进入神话级境界,这是因为实力积累的原因,那么从神话级初期突破到神话级中期,这个速度就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了。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不到,陆天星已经从神话级初期进入到了神话级中期,这种可怕的突破速度,放眼古今内外,虽然说不上是前无古人,但那也是屈指可数的存在。

  而且,有一点陆天星也没有说错,那就是教廷的触手根本伸不到华夏来,否则,当年就不会被华夏武者给杀回梵蒂冈,死伤了无数教廷精英,也无可奈何了。

  陆天星纵然和教廷撕破脸皮,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躲在华夏,教廷也奈何不了,一旦实力再做突破,对于教廷来说,虽然说不上是灭顶之灾,但也绝对是一个毁灭性的灾难,因为一个神话级后期所产生的破坏力,实在是太可怕了,想要击杀一名神话级后期,除非你的实力对他进行碾压,否则,如果他相信想跑,你想要杀死他,几乎很难。

  “艾薇儿小姐,你现在觉得教廷还对我有什么威胁吗?”

  陆天星再次开口说道,那眼神之中慢慢的浮现出一yu·wang之色:“艾薇儿小姐,其实我现在很期待你继续顽抗下去,最好一句话也不说,那样,我就能做一些喜闻乐见的事情了,我真的很想知道,一年半之后,我们的教廷圣女在床·上·的表现是不是变得更加的狂·野了,你说,我要不要在这里把你给吃掉呢!”

  话音落下,陆天星的手掌开始不安分的在艾薇儿的身上移动了起来,缓缓的朝着那一座傲·人的山·峰爬过去,似乎打算将这座山峰给掌握在手中。

  艾薇儿的身子轻轻的颤抖着,一口银牙几乎咬碎,狠狠的看着陆天星,再也忍不住的开口说道:“你给我住手,我答应你,我告诉你。”

  听到艾薇儿的话,陆天星一脸遗憾的说道:“艾薇儿,你的立场太不坚定了,你稍微等一下再认输也行啊,我还想检查检查你的宝贝是不是比一年半以前更大了,你看,我就差几厘米就要道了。”

  “你……。”

  听到陆天星的话,艾薇儿心中顿时涌现出滔天怒火,胸膛一阵剧烈起伏:“你放开我,我就告诉你想要知道的一切。”

  “放开你?”

  陆天星淡淡的说道:“艾薇儿,你当我是傻子吗?放开你,你觉得这可能吗?等你把我想要知道的告诉我之后,我自然就会放过你了。”

  “你……好,你想要知道什么。”

  艾薇儿满脸冷若冰霜的看着陆天星,却无可奈何。

  听到艾薇儿服软的话,陆天星的脸上立刻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告诉我,这一次美国超人战队和圣山来了多少人,谁带队,另外,日本山口家族的人在哪。”

  PS:无语,实在是太晦气了,昨天下午准备出去走走,结果不知道碰到了什么,莫名其妙的被黄蜂朝脑袋上着叮了两下,这运气实在是太背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