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她的身上下手,你的意思是说,杀了教廷圣女?”孙耀阳皱着没有说道。

  “不错。”

  章悦点了点头,缓缓的开口说道:“耀阳,我想你也听说过教廷圣女这一次到华夏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就是冲着陆天星来的,想要杀了陆天星,你说如果教廷圣女死在了华夏,会怎么样呢!”

  “教廷肯定会非常的愤怒。”

  孙耀阳的脸上闪过一抹精光,他好像知道了章悦的打算。

  “不错,教廷会非常的愤怒,而且会追查凶手到底是谁。而这一次教廷圣女来华夏,就是冲着陆天星来的,想要将他除之而后快,如果教廷圣女死在了华夏,那么最大的怀疑对象就是陆天星,到时候,我们只要在暗中推波助澜,将所有怀疑的目光都送到陆天星的身上去,只要这一点做好了,就算我们不动手,陆天星也在劫难逃,说不定连陆家也会跟着灰飞烟灭……。”

  章悦缓缓的开口说着,眼中闪烁着冰冷的光芒,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这一个计划如果成功了的话,不仅陆天星要死,陆家也会跟着灰飞烟灭,可以说一箭双雕,永绝后患。

  听到章悦的话,孙耀阳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旋即开口说道:“可是光凭我们之言,恐怕还不足以让其他人把怀疑的目光都放在陆天星身上吧!何况炎黄组不是傻子,教廷圣女死亡这件事情牵扯太大,炎黄组一定会暗中调查的,一旦查到我们头上,我们恐怕也难逃一死。”

  “我当然知道炎黄组会暗中调查,而且会调查到底,所以,我们就要将这件事情做成一件铁案,一个无法翻盘的铁案,不过,这件事情需要耀阳你出手才行。”

  “需要我做什么?”孙耀阳当即开口说道。

  “联合。”

  章悦重重的说道:“陆家树敌太多,不知道有多少人恨不得让陆家灰飞烟灭,我们只要联合他们,就能将这件事情做成一个铁案,任由陆天星和陆家有通天彻地的本事也难逃一死。”

  孙耀阳听着章悦的话,心中陡然闪过一道精光,脸上露出一丝疯狂的神色,沉声说道:“好,好,悦儿,你不亏是我的智囊,那就按照你说的办,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杨家和唐家,他们最恨陆天星和陆家了,有他们出手帮忙,陆天星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话音落下,孙耀阳就想拿起手机,拨打杨家和唐家的电话。

  “等等。”

  看到孙耀阳的动作,章悦急忙开口说道:“耀阳,这件事情,你先稍安勿躁,我们固然要联合他们将这件事情做成一个铁案,但是和他们联合并不是现在,而是在教廷圣女死了之后,才能联系他们,这样我们才能保证自己从这件事情当中脱身出来,就算炎黄组到时候怀疑我们,没有证据,他也奈何不了我们,否则,就算我们有机会灭掉陆家,也会有把柄被其他家族抓在手中,这对我们来说,得不偿失。”

  “悦儿,你说得对,是我鲁莽了。”

  孙耀阳将手机放下,深吸了一口气,道:“那我现在就去安排,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要陆天星死无葬身之地。”

  这一刻,孙耀阳在心中对陆天星下达了必杀令,但是他却不知道,就因为这一次的决定,让孙家渐渐的走向毁灭的深渊。

  “耀阳,记住,这件事情一定要做的隐秘一点,绝对不能泄露任何的消息,最好派信任的人过去。”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安排下去。”孙耀阳重重的说道,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两人不知道,正是因为他们的这个决定,使得整个孙家都被推入了万丈深渊,最终灰飞烟灭。

  这一点孙耀阳和章悦两人不会知道,因为在他们的心中,这一次算计是完美的,只是他们低估了陆天星的力量,当你低估一个人的时候,那就代表着你的死期到了。

  夜已深,一场黑暗之中笼罩着滔天的杀意,正无声无息的朝着京城蔓延过去。

  京城,韩家名下的一座酒店的总统套房当中。

  陆天星此时已经回到了酒店,端着一杯酒,站在阳台上,迎着晚风,看着窗外那将天空照耀宛如白昼的霓虹灯,眼中波澜不惊的神色。

  好半天,陆天星才抿了一口酒,随后将酒杯放在了阳台上,拿出手机,在上面输入了一堆复杂的乱码,这才按了拨号键。

  这是地府佣兵团联系方式,一般时候,直接用电话号码联系,遇到特殊的情况则会利用这种特殊的联络号码用来联系,防止有人监听,想要做到这一点,只要入侵通信网络,修改通话参数就能做到,这一点对于曼陀罗名下的黑客团来说,想要做到这一点,实在是太轻松不过了。

  电话嘟嘟的响了十秒钟,然后陆天星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再次拨通了这个电话号码。

  这一次电话再次响起了十秒钟过后,才被接通了。

  这是地府佣兵团常用的联络方式,在电话接通之后,响起十秒,在挂断,在拨打过去,就意味着你现在安全,而没有被人抓住,否则,就意味着出事了,如果遇到紧急事件,那么所输入的电话号码则是另外一个,确保万无一失。

  还没有等陆天星开口说话,听筒当中立刻传来了饿鬼的声音。

  “老大,你不在魔都陪着嫂子,这么晚打电话给我做什么,你该不会在外面彩旗飘飘被嫂子知道了,然后给赶出来了吧!我可没有时间陪你一个大男人聊天。”

  这句话看似在嘲讽陆天星,但是也恰恰验证了陆天星和饿鬼等人的兄弟关系,一群真正可以生死相依的兄弟,否则怎么可能肆无忌惮的开玩笑。

  陆天星在听到这道久违的声音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发自内心的笑容,当初他刚刚离开军队,和这群兄弟在西方地下世界闯荡的时候,要不是兄弟齐心,恐怕早就死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陆天星缓缓的开口说道:“饿鬼,你和兄弟们还好吧!”

  “好,好着呢!玫瑰嫂子对我们非常的不错,我都有点舍不得离开华夏了,这里的美女也很多,我感觉我来到了天堂,我苦学泡妞大法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了,我要一个打十个。”

  饿鬼的声音从电话中传过来,一如既往的带着一丝猥琐。

  听到饿鬼的话,陆天星一脸黑线,一个打十个,你也不怕第二天死在床上。

  “既然觉得华夏好,不如你和破军他们一起留在华夏怎么样。”

  饿鬼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微微一怔,旋即带着一丝苦涩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老大,你别跟我们开玩笑了,你看看我们双手沾了多少的鲜血,偶尔玩玩还可以,平静的生活,我恐怕这辈子过不上了,你觉得有哪个国家肯接受我们这群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不对付我们就已经很不错了,老大,你不用安慰我们,从成为雇佣兵开始,我就知道,我这辈子就是无根的浮萍,飘到哪是哪,说不定就死在了哪个无人知道的角落里,这才是一个雇佣兵的归宿。”

  饿鬼的声音缓缓的传过来,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苦涩,雇佣兵就是一群无根浮萍,没有国籍,甚至没有身份,四处漂泊,四海为家,哪天死了,连名字都不会有人记住,甚至坟墓上都不会有一个名字,因为一旦有了名字,说不定连尸体都会被人刨出来,戳骨扬灰。

  “放心好了,要不了,我一定会给你们光明正大的身份的,饿鬼,我希望你和破军,老白他们都可以堂堂正正的站在阳光下,而不是待在阴暗的角落中,你放心好了,我相信这一天绝对不会太远的。”

  陆天星眼中带着一丝光芒,带着一丝坚决,他一定会让饿鬼他们拥有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堂堂正正的出现在阳光下面,不用担心任何的威胁,不用每天睡觉都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生怕自己一觉睡过去之后,这辈子就再也没有办法睁开眼睛了。

  而这一天,不会太远,就在饿鬼等人进入京城之后。

  “老大,有你这句话我们就知足了,能不能再次站在阳光下面,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

  饿鬼的语气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但是依然让人能够听得出一丝心酸和无奈,一个雇佣兵,就算能够站在阳光下面生活着,恐怕都要面临着监视,一辈子或许都会活在别人的监视当中,就跟陆天星进入华夏一样,一年多来,都是活在炎黄组的监视当中,如果不是后续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或许陆天星到现在依然活在炎黄组的监视之下。

  听着饿鬼的话,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微微握紧了拳头,目光阳台外璀璨的夜景,缓缓的开口说道:“我会让司马凌云承认你们在华夏的合法身份的,另外,饿鬼,这一次我需要你们进入京城一趟。”

  “进入京城?没有问题,我们随时可以进入京城。”

  饿鬼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同意了下来。

  对于生死兄弟来说,从不会过问这其中原因的到底是什么,所要面对的是什么,只要兄弟有难,绝不推辞。

  “那好,你们明天早上过来,我会过来接你们的,不过,不要一起出现,从各个渠道进入京城。”

  “知道了,我们明天早上过来。”

  挂断了饿鬼的电话之后,陆天星遥望着远方,嘴角过了出一抹如狼似虎的笑容,兄弟齐心,其利断金,这一次,他要让京城血流成河,挡者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