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深秋的到来,天黑的时间也越来越早了,刚刚七点多钟的时候,黑夜已经悄声无息的降临了,街道两旁的路灯也亮了起来。

  在路灯和霓虹灯的照耀下,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流如潮,忙碌了一天的白领们放下了白天的疲惫,纷纷走上街头,开始寻找属于自己的夜生活,不少的情侣们也开始在街道上手牵着手开始闲逛了起来,整座京城仿佛在这一刻才算是真正的活了过来。

  京城,韩家书房。

  韩老爷子和韩子枫的父亲韩云涛两人坐在书房当中,整个书房当中烟雾缭绕,地上扔着不少的烟蒂,显然两人已经在这里坐了一段时间了。

  “云涛,现在京城怎么样了。”韩老爷子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开口说道。

  “风平浪静,没有波澜掀起,教廷圣女一如既往的在京城的玛利亚天主教堂做着弥撒,美国超人战队和圣山的隐藏的很深,暂时找不到他们的下落,而陆天星今天和司马凌云聚餐之后,就带着自己几个兄弟去了我们韩家名下的酒店,一直待在酒店当中,一直都没有离开过。”

  韩云涛快速的说道,然后停顿了一下才继续开口说道:“爸,你说陆天星这一次到京城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明知道必死,还闯进来,难不成他真的以为自己有三头六臂,翻云覆雨的本事不成。”

  “因为他不得不来。”

  韩老爷子看了一眼韩云涛,缓缓的说道:“他若是不来京城,艾薇儿死在京城,这个黑锅肯定会扣在他的脑袋上,到时候,他就会成为所有华夏武者眼中的众矢之的,到时候死的人就不止他一个了,包括陆家在内都会成为教廷和华夏武者宣泄怒火的靶子,所以他只有进入京城,唯有这样才能有一线生机。”

  听到韩老爷子的话,韩云涛皱着眉头说道:“爸,你说的这一点我都知道,艾薇儿不能死在京城,可是不是由炎黄组在保护吗?难不成艾薇儿还能遇到什么麻烦不成。”

  “炎黄组?”

  韩老爷子在听到这份话之后,脸上浮现出一抹嘲讽的笑容:“你真的以为炎黄组还跟数十年前,聂狂人创建的一样吗?现在的炎黄组已经腐朽了,彻彻底底的腐朽了,如果司马凌云敢让炎黄组的人去保护艾薇儿,艾薇儿只不过是死得更快而已。”

  “爸,炎黄组前段时间不是整顿过了吗?难不成还有人敢顶风作案不成?”韩云涛疑惑的开口问道。

  “哼,顶风作案,在绝对的利益面前,造·反都是家常便饭,别说是杀一个人了。”

  韩老爷子脸上闪过一抹讥讽的笑容:“这群世家自以为把自己家族的强者放到炎黄组,就可以掌握炎黄组,真以为上面的人都是傻子吗?以为司马凌云和姬行云是吃素的吗?掌控炎黄组,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爸,你的意思是说,司马凌云会对炎黄组里面各大家族的人动手?这怎么可能,上一次江南的事件,司马凌云虽然抓住杨家的把柄,依靠着铁血的手腕将炎黄组内所有杨家人全部踢出去了,但至少根基还在,还不至于让炎黄组伤筋动骨,如果司马凌云再将其他家族的人也踢出去,就不怕整个炎黄分崩离析,变成纸老虎一头,到了无兵可用的地步吗?”

  韩云涛满脸的疑惑,虽然韩家并没有人在炎黄组,但是也很清楚炎黄组的性质,现在就是各大家族把握炎黄组,司马凌云要是有魄力敢将所有世家的人全部踢出去,整个炎黄组恐怕都会崩溃掉,走到一个无人可用的地步,一旦华夏再发生什么事情,炎黄组就是一个空壳,毫无用处。

  “分崩离析?这不可能的,你等着看把,这些世家想要掌握炎黄组,最终只会偷鸡不成蚀把米。”

  韩老爷子脸上的嘲讽之色越发的浓厚了起来,缓缓的开口说道:“云涛,这一次韩家不插手京城的事情,但是你派人给我盯住了京城的一举一动,另外让韩家暗卫做好准备,一旦教廷和美国超人战队他们动手,韩家暗卫立刻出动,斩杀来犯之敌。”

  “爸,你刚才不是说不插手京城的事情吗?怎么这会……。”韩云涛皱着眉头说道。

  “我说的是不插手京城的事情,京城世家对陆天星动手,我们自然可以不管,但我堂堂华夏的武者,还轮不到一群蛮夷之人来杀,更是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杀,既然炎黄组有心无力,那就有我们韩家动手,怎么说,我们韩家都是军方的人,岂能不管。”

  话音落下,韩老爷子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股强烈的铁血的气息从他的身上蔓延出来,带着森然到极点的杀意,既然炎黄组对这件事情有心无力,那就由他韩家出手,华夏大地,岂容蛮夷之人横行霸道。

  在这个黑夜当中,无数人的眼睛都盯着京城,盯着陆天星的一举一动。

  韩家旗下酒店当中。

  陆天星站在阳台之上,负手而立,一脸俯视的看着楼下,漆黑的夜色丝毫没有影响他的视线,一脸凝视着楼下的车水马龙和蚂蚁一般大小的行人。

  陆天星的脸色没有任何的波动,宛如雕刻出来的一般,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让人根本猜不透他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从陆天星的口袋中传来。

  陆天星神色微微一愣,旋即从口袋中拿出手机,当看到来电显示之后,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接通了电话。

  “司马凌云,这么晚了,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吗?”

  “判官,陆浩月来京城了?”司马凌云充满凝重的声音传来。

  “你说什么,我表哥来京城了?”

  听到司马凌云的话,陆天星的心中猛地咯噔一声,脸上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可以说,陆浩月来京城,这绝对是他不愿意看见的结果。

  陆浩月是陆家的家主,也是除他之外,陆家唯一的第三代,一旦陆浩月出现在京城,那么杨家这些家族绝对不会让陆浩月再活着离开京城。

  毕竟,陆浩月可是传言当中,陆家两大妖孽天才之一,欲灭陆家,先斩妖孽天才,陆浩月待在江南,完全可以平安无事,可是,如果一旦出现在京城,必死无疑,没有人会希望他再活着回到江南,成为下一个陆天狂。

  深吸了一口气,陆天星沉声说道:“司马凌云,你现在知道他现在在哪吗?”

  “不知道。”

  司马凌云摇了摇头说道:“他们暂时还没有来到京城,不过,最迟八点到达京城。”

  听到司马凌云的话,陆天星沉默了片刻,重重的说道:“司马凌云,如果他来到京城,我希望你将他的落脚地告诉我,我必须要去见他一次,让他离开京城,京城的事情不是他可以插手的。”

  “让陆浩月离开京城。”

  听到陆天星的话,司马凌云苦笑一声:“判官,你难道真的不知道陆浩月为什么出现在京城吗?你认为他会离开京城吗?”

  陆天星顿时无言以对,陆浩月出现在京城,恐怕就是为了来帮助他,而且,老爷子肯定也同意了,这个时候让陆浩月离开,陆浩月肯定不会离开,这一点陆天星非常的相信,可是,哪怕明知不可能,陆天星也想试一试。

  “而且判官,你没有发现现在整个京城都已经风起云涌了起来吗?只要你敢离开韩家酒店,去找陆浩月,说不定就会遭遇到攻击,就算杀不了你,只要将你击伤,按照艾薇儿的智慧,就会评估出你的力量,等到下一次对你出手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到了。”司马凌云一脸凝重的说道。

  “死期?在这个世界上想要杀死我的陆天星的人很多,但绝不是他们。”

  陆天星声音冰冷的说道:“这一次我也想要看看他们有什么能力对我动手,我不介意让他们烟消云散。”

  说话间,陆天星的身上爆发出一片嗜血的杀意,整个人宛如一尊魔神一般,浑身上下散发出冰冷刺骨的气息,在空气蔓延着。

  古往今来古董店,司马凌云听着陆天星那充满嗜血的声音,脸上不由自主的闪过一抹苦笑,刚想说什么,就听见电话中传来了一阵忙音,脸上的苦笑越发的浓厚起来。

  他现在发现,陆家的人别的本事或许不强,但惹事的能力绝对是一等一的,就好像一天不惹事,骨头都会发痒一样。

  纵观华夏这二十多年来发生的大事,几乎都和陆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二十多年前,陆天战在京城掀起无边风雨,打的京城那群纨绔哭爹喊娘,结果,陆天战死了,陆老爷子又出现惹事,一人一刀杀进京城,差点把京城杀得血流成河,最后因为受伤,才不得不退回江南,偃旗息鼓,事情似乎也到此为止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