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蓝心这小妞居然过河拆桥,这也太狠了。我记住你了,下次我一定要你好看。”

  看着绝尘而去的宝马车,在看着手上的十块钱,陆天星有一种吐血的冲动,十块钱,十块钱有个屁用啊,这要是放在八十年代十块钱或许是一笔巨款,现在十块钱买一包好点的烟都不行。

  “这小妞的心眼果然比较黑,算了,这次算我倒霉,下次找我帮忙,不宰你一次我就不姓陆。”

  随手将十块钱揣进口袋,陆天星摇了摇头,直接离开了酒店,慢条斯理的走在大街上,目光欣赏着周围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刚想伸手拦住一辆出租车,就听见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一辆警车直接停在了他的身边。

  此刻的警车的车窗打开,一位二十多岁,看起来英姿飒爽的女人坐在驾驶室中,她的身材凹~凸~有~致,该~大~的地~方~大,该~翘~的地~方~翘,身材非常的火~辣,唯一的区别就是现在她的脸色十分的不好看,显示着其主人的心情并不像她的脸蛋那么美丽,有一股火气压抑在其中。

  “薛冰?”

  陆天星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女人,确定这是火~爆~警花薛冰,而不是她姐姐薛曼,她的皮肤比薛曼白。

  不过,让他好奇的是,薛冰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知道是我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上车。”薛冰扫了陆天星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

  “没问题。”

  陆天星嘿嘿一笑,看来他的运气不错,今天又能省一次车钱了。

  陆天星麻溜的钻进了副驾驶上。

  “薛警官,你不愧是及时雨,出现的太及时了。”陆天星看着薛冰嘿嘿笑道。

  “什么意思?还有别给我说什么废话,现在陪我去喝酒,你要是不去的话,我现在就把你抓进警察局,说你调~戏警察。”薛冰面无表情的说道。

  “喝酒?”陆天星一愣。

  “当然,不然你以为老娘为什么停下来叫你,今天要不是老娘心情不好,又不找到喝酒的人,我才懒得管你。”

  薛冰看了陆天星一眼,直接开着车来到一家叫做新兰酒吧的门口,直接将警~车停在了酒吧旁边的车位上。

  一辆警~车停在酒吧门口,顿时引起周围的阵阵侧目。

  “我说薛警官,你把车子停在这里,你就不怕出事吗?你开的是警~车。”陆天星觉得有必要提心一下薛冰道。

  “怕什么,谁敢偷警~车,我说陆天星,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怎么比个娘们还要墨迹,不就是喝酒吗?你怕什么。”薛冰不满的说道。

  陆天星听到薛曼的话,顿时苦笑一声,他倒是不担心自己会对薛冰做什么,他担心的是万一薛冰喝醉了对自己做什么怎么办,他是坚守自己的纯~洁还是顺其自然,这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选择。

  薛冰横了陆天星一眼,转身走进了酒吧,陆天星无奈,只得跟着薛冰走进酒吧,他看得出来,薛冰的心情并不怎么好,应该是想要借酒消愁了。

  新兰酒吧,和名字差不多,一走进去耳边就充斥着悠扬的音乐,而不是和其他酒吧一样,充斥着重金属摇滚音乐,酒吧四周摆放着一个个的桌子,三三两两的人群聚集在桌子上,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

  薛冰和陆天星穿过人流,直接坐在了吧台上,薛冰毫不客气的点了两杯血腥玛丽。

  看到薛冰点了两杯血腥玛丽,陆天星愣了愣,血腥玛丽虽然号称喝不醉的番茄汁,但终究是酒,而薛冰一看就是那种不经常喝酒的人,就算是武者体质比其他人要强一点,但终究会喝醉,薛冰就不怕喝醉了之后,自己对她做什么,还是薛冰对他的人格太相信了,不怕他做什么。

  调酒师没多久,直接将血腥玛丽调制了出来,递给了薛冰。

  看着面前的酒,陆天星皱了皱眉头说道:“薛警官,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没有必要买醉吧!你就不怕自己喝醉了,我对你图谋不轨吗?”

  “我就是买醉了,你管得着了,你要是敢趁着我喝醉了对我做什么,我一定一~枪~打~爆~你的头。”

  说着,薛曼直接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这一幕看到陆天星一阵心惊胆颤,不亏是警局最彪悍的女警花,人家喝酒往往是一点点的品,那像她一饮而尽,这是酒,又不是水。

  同时陆天星好奇,今天到底有什么事情刺激到了这个小妞,竟然让她直接开着~警~车出来喝酒。

  “你不喝吗?”

  薛冰看到陆天星愣愣的看着她,想也没想到的说道:“你不喝,我喝。”

  说着,没有等陆天星回过神来,直接拿过他面前的血腥玛丽,又是一饮而尽。

  两杯酒下肚,薛冰的脸色立刻变得红润了起来,一双眸子没有了之前的彪~悍气息,反而有一丝水~朦~胧的感觉,别有一番滋味。

  “不够,不够,给我来两杯伏特加,加冰。”薛冰放下酒吧,冲着旁边的调酒师大声说道。

  听到薛冰的话,陆天星一愣,这个女人打算今晚把自己玩死的节奏吗?

  伏特加,这玩意是女人喝的酒吗?

  “看什么看,怎么,敢不敢喝,是男人给我一个答案。”薛冰看着陆天星豪爽的说道。

  “薛警官,咱们有话好好说,没有必要憋在心里,毕竟老话说得好,借酒浇愁愁更愁,就算你失恋了,也没有大不了的。实在不行我把肩膀借给你,让你哭一会。”陆天星心惊胆颤的说道,照这种喝法,不醉才怪了。

  “失恋?他敢,我要是有男朋友,他要是敢甩了我,老娘一定打爆他的~蛋~蛋,让他一辈子做不了~男~人。”薛冰脸上闪过一道杀机,挥舞着拳头说道。

  陆天星听到这话,下意识的闭紧了双腿,满脸冷汗的看着霸气的薛冰,心中暗暗为薛冰未来的男朋友默哀,有这么一个女朋友,你要有一个充当沙包的打算,最好自己是学医的,万一哪一天被打的骨折了,自己还能抢救一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