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你喝酒啊,你怎么不喝,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薛冰又喝了一口,脸上的红润之色更加的浓厚起来,口中呼出一口浓烈的酒香,眼神也变得有些恍惚了起来。

  “薛警官,你别喝了,你快醉了。”陆天星见状,抢过薛冰手上的酒杯,苦笑着说道。

  “我没醉,还有你别晃来晃去的,搞得我头都晕了。”

  薛冰挥舞了一下手臂,冲着陆天星大声道:“陆天星,你到底是不是男人,让你陪我喝酒怎么了,我都不怕喝醉,你怕什么,你怎么胆子这么小了,你当初亲我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害怕,你这个娘娘腔。”

  “好吧!今天我就舍命陪美女,不醉无归。不过,薛警官,咱们得事先说明了,万一真要是出现什么事情,你不要怪我。”

  陆天星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薛冰才行,给她打打预防针。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陆天星我怎么发现你越来越怂了,真想不明白,白氏集团的董事长怎么会看上你了,难道是白芷晴发现你是器~da~活~好,所以才会喜欢你的。”薛冰侧着脑袋看着陆天星说道。

  陆天星顿时一脸冷汗,果然喝醉酒喜欢说胡话的不仅仅是男人的特权,原来女人喝醉酒之后,更加的彪悍,这些话要是放在从前,薛冰绝对没有胆子说出来,更不要说去调侃白芷晴了。

  “薛警官,你这是在污蔑我好不好,我们是真爱。”陆天星苦笑着说道。

  “真爱?”

  薛冰撇撇嘴,满脸不屑的说道:“陆天星,我怎么发现你这么不要脸呢!真爱,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家伙是什么心思,吃着碗里瞧着锅里,你刚才肯定在心中y~y我了对不对,你说,你是不是故意想要把我灌~醉了,然后带我到酒店去~开~fang,我告诉……。”

  “停,停。”

  看到薛冰越说越离谱,陆天星连忙打断薛冰的话,道:“薛警官,你别说了,喝酒,咱们还是喝酒吧!”

  再让薛冰说下去,陆天星觉得自己就会变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家伙了。

  一杯接着一杯,薛冰似乎真的打算借酒消愁,一杯伏特加很快就进了她的肚子,喝完最后一口酒,薛冰很干脆的趴在了桌子上,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手臂时不时的挥舞一下,看样子是真的喝醉了。

  陆天星坐在旁边,满脸无语的看着薛冰,他就知道会是这种情况,而且他发现以后千万不能和薛冰一起出来喝酒,因为薛冰一喝醉酒就喜欢说胡话,而且,什么都敢说,什么彪悍的话题都敢飚出来,根本不在意周围的目光。

  叫来旁边的服务员,结过账之后,陆天星扶起趴在吧台上的薛冰,在酒吧中客人诡异和羡慕的目光下,走出了酒吧,在他们看来,陆天星肯定是假借安慰美女的名义,趁机把这个美女给灌~醉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哪怕是用屁股想恐怕都知道。

  “可惜了,又一颗水灵灵的大白菜被一头猪给拱了。”

  酒吧中所有男人相互对视一眼,似乎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相同的一句话。

  扶着薛冰走出酒吧,陆天星就感觉到一股夹杂着幽~香的酒味扑鼻而来,薛冰整个人就像是树袋熊一样~趴~在他的身上,杀气十足的凶~器~压在他的胸膛上,顿时让他有一种心~猿~意~马的感觉。

  毕竟面对一个极品大美女,说~不~动~心那完全都是假的。

  可惜,陆天星不敢动,他很清楚动了薛冰的下场是什么,这小妞清醒过来以后,绝对不介意拿枪把他给崩了。

  以一种大毅力将薛冰扶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固定好,陆天星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太考验毅力了。

  陆天星转到另一边,打开车门坐到驾驶座上,从薛冰的随身提包中拿出警车的钥匙,发动了汽车,然后用手拍了拍薛冰的脸蛋:“薛警官,先别睡,醒醒,你还没告诉我,你家在哪里呢!”

  “你……你别~碰~我,我不是花瓶,我还要喝酒,来干杯……。”

  薛冰一巴掌拍在陆天星的手,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翻了一下身子,似乎想要找一个舒服的位置睡一觉。

  陆天星一脸黑线的看着薛冰,看来想要把这个女人送回家的愿望彻底落空了,难道真的要把这个小妞送~到~酒店去?

  陆天星使劲摇了摇头,把这个念头甩出去,开什么玩笑,要是把这个小妞送~到~酒店去,他就彻底完蛋了,天知道白芷晴有没有在旁边盯梢,到时候就是黄泥巴掉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他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而且,把薛冰这么一个喝醉酒的女人随随便便的放到酒店中,他也不放心,万一等他离开之后,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他怎么去面对薛冰,薛曼她们。

  “唉,今天算老子倒霉,被你们两个女人一起给坑了。”

  陆天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现在他觉得自己里外不是人,把薛冰带回家,他要面临白芷晴的怒火,可不带薛冰回去,让薛冰一个人住在酒店,他又不放心,难不成要陪着薛冰一起住酒店,那他就真的死定了。

  “算了,谁让我今天非要占~你~便~宜想让你开车送我回家呢!”

  陆天星叹了一口气,伸手在薛冰的脸蛋上捏了一下,嘿嘿笑道:“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小脸蛋挺滑的,非常的不错。”

  说着,陆天星直接发动了汽车,离开了酒吧,准备把薛冰带回紫苑小区

  与此同时,在紫苑小区的房间中。

  白芷晴穿着睡袍坐在沙发上,面前摆放着一个手机,低声喃喃自语说道:“陆天星这个家伙怎么还没回来,不是说假装男朋友吗?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这家伙该不会是想假戏真做吧。”

  白芷晴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如果没有假戏真做,那他现在应该回来猜对,该不会是在半路上出事了?毕竟他这段时间得罪了不少人,要不要打电话给他。”

  白芷晴开始有些患得患失起来,拿起电话,解开锁找到陆天星的号码,刚想拨打,又停住了:“不能打电话,说不定这家伙就在等我电话,然后看我担心不担心他,我不能上了他的当。”

  “算了,还是先下楼看看,说不定这家伙已经回来了,躲在楼下看我笑话。”

  白芷晴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