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白芷晴打算下楼准备去看看陆天星是不是回来了的时候,一辆警~车也从外面驶进了别墅当中,将车停在空旷的院落当中,陆天星从车上下来,走到另一边,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将薛冰从副驾驶上面给抱了起来。

  “郁闷,我怎么就摊上你这个女~警~花,再有下一次,我就把你带~到酒店去,把你吃~干~抹~净了,看你以后还跟不敢随便喝醉。”

  陆天星又是叹了一口气,抱着薛冰朝着客厅内走去。

  而薛冰仿佛没有听见陆天星的话一样,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在陆天星的怀里拱了拱,似乎想要找一个舒服的位置。

  抱着薛冰走到门口,陆天星一只手托住薛冰,另一只手艰难的从口袋中摸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而此时白芷晴也从楼上走了下来,听到开门声,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陆天星,看来你这个家伙还有一点自知之明,没有给我在外面鬼混,要不然,我一定用白家的家法招待招待你。”

  房间门打开,白芷晴那清脆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声音未落,陆天星抱着薛冰的画面出现在了白芷晴的视线中。

  白芷晴愣住了,脸色开始变得铁青了起来,她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竟然会带着一个陌生女人回来,而且还是一个喝醉酒的陌生女人。

  白芷晴愣愣的看着趴在陆天星怀里的薛冰,虽然看不到这个女人的脸蛋长得如何,但是从这个女人那丰~man的xiong~部和非常火~辣~的身材,还有那修~长的美~腿就看得出来,这个女人一定长得非常漂亮。

  下一刻,白芷晴的一双美眸中就开始弥漫出了一股浓浓的寒意,滔天的怒火在燃烧着,俏脸变得冷若冰霜起来,浑身上下嗖嗖的散发出阵阵寒意。

  怒了!

  这一刻,白芷晴彻底怒了。

  她知道陆天星在外面可能还拥有别的女人,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陆天星胆子竟然大到这种地步,直接带着一个陌生女人回来了,这分明是在挑衅她,或者说,压根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看着白芷晴脸上的寒意,陆天星怎么不知道白芷晴在心中想些什么。

  苦笑一声,陆天星解释道:“老婆……。”

  “别这么叫我,我当不起。”

  还没有等陆天星把话说完,白芷晴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一双美眸几乎喷出火来:“陆天星,你这是什么意思?大半夜的带一个女人回来,你这是向我示威吗?还是打算威胁我?陆天星,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老婆,你听我解释,这是一个误会。”陆天星连忙说道。

  “陆天星我警告你,你不准对我做什么,不然小心我对你不客气,来,喝酒,咱们接着喝,不醉不归。”

  这时候薛冰似乎觉得不舒服,在陆天星的怀里扭了扭身子,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我艹!”

  听到薛冰的话,陆天星恨不得在薛冰的屁~股~上使劲抽上几巴掌,坑爹啊,要不要这么坑爹,早不说话,晚不说话,偏偏这个时候,这不是要玩死他吗?

  “陆天星这就是你说的误会?”

  白芷晴的脸色更冷了,寒声说道:“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如果你觉得我不让你~碰,或者你觉得我不是你心目中的完美老婆,你大可以跟我说出来,我白芷晴不是那种为了爱情摇尾乞怜的女人,你要是觉得我们不适合,我们大不了明天就去离婚,你完全没有必要用这种方法来刺激我。”

  白芷晴浑身上下散发出一道道冰冷刺骨的寒意,眼神之中充满了无尽的愤怒,手指紧紧的握在一起,指尖有些发白。

  其实这也怪不得白芷晴生气,换做是任何一个女人看见自己的老公大半夜的抱着一个醉醺醺的陌生女人回家,恐怕都会如此,脾气火爆的,恐怕早就上演全武行了。

  如今白芷晴只是对着陆天星发火,这已经算得上是脾气好到家了。

  看着白芷晴那张铁青的俏脸,以及双眸中蕴藏的怒火,陆天星连忙解释道:“老婆,你误会了,我只是在半路上遇到她,被她拉着去喝了一顿酒,再说了,你看看这是谁。”

  说着,陆天星连忙走到沙发上,将薛冰放在沙发上,然后将她的脸蛋露在白芷晴的眼前。

  “小曼?不对,是小冰。”

  白芷晴脸上露出一抹惊疑之色,接着怒道:“好你个陆天星,没想到你竟然对小冰下手,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看来你的心很大,是不是还打算姐~妹~双~收啊,花样倒是挺多的。”

  陆天星的脸顿时黑了起来,尼玛,怎么就说不清了。

  “老婆,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我要是真的想要对薛冰做什么,我至于把她带家里来吗?我又不是傻子,不知道你在家吗?”

  陆天星连忙解释,他已经感觉到了白芷晴正处于爆发的边缘了,马上就要爆炸了:“老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今天我不是去帮蓝秘书假扮完男朋友,在完成这件事情,我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薛警官,她的心情不好,我就被她拉着去喝酒了,谁知道她的酒量这么差,一下子就喝醉了,我又不知道她的家在哪里,只能将她带回了,我向你保证,我什么都没做。”

  “真的?”

  白芷晴脸上的怒火有些消散了,一脸疑惑的看着陆天星道:“那你为什么不把她送到酒店去。”

  “送到酒店去?”

  陆天星苦笑一声,道:“老婆,你忘了前段时间网上爆出有女人在酒店房间内被人给强行带走的消息了,你说薛警官一个喝醉酒的女人,万一要是在酒店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到时候,我怎么像薛部长她们交代。”

  白芷晴轻轻的点点头,心中已经有些相信陆天星的话了,前段时间她的确看见过这样的新闻,正因为如此,她才下令让白氏集团名下所有连锁酒店加强警卫,严禁发生这一类的事情。

  把薛冰一个人放在酒店,的确不安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