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你说这件事情会不会是杨家的人做的。”在看到司马凌云离开之后,一直站在陆天星身后的破军突然开口说道。

  “不是。”

  陆天星摇了摇头说道:“杨安龙不会这么傻,他既然选择和艾薇儿合作,那就说明他想要借用艾薇儿的时候来除掉我,所以,在艾薇儿没有和我真正交锋,没有分出胜负之前,杨安龙不会选择动手,甚至如果艾薇儿要是成功杀了我,杨安龙非但不会杀艾薇儿,而且还会千方百计的去帮助艾薇儿,艾薇儿也十分的清楚这一点,所以她才会选择和杨家合作,所以是杨家不是这一次的黑手,因为没有必要。至于黑手是谁,司马凌云说的没错,这是隐藏在京城的第三方黑手。”

  “那会不会是天神?他曾经也千方百计的想要对付老大,会不会是他下的手?”破军在一旁开口说道。

  陆天星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天神,如果真的要是天神的出手的话,艾薇儿连跑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死了。”

  “老大,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如果继续这么下去,我们会永远处于被动地位的,这对我们来说极为不利,我们总不能一天到晚盯着艾薇儿这个女人吧,搞得我们好像她的保镖一样。”饿鬼不爽的开口说道。

  “这件事情我们先静观其变,艾薇儿这一次吃了这么大的亏,只要她不是傻子,就不会选择的第二次冒险,我们暂时是安全的……。”

  陆天星缓缓的开口说着,只不过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口袋中的手机传出的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

  陆天星神色微微一愣,从口袋中拿出手机,习惯性的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发现是白芷晴的电话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的接通了电话:“老婆,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吗?”

  “陆天星,你现在在京城怎么样了。”白芷晴充满担忧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我没事,怎么了,老婆,是不是魔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没有,我只是担心你在京城遇到什么麻烦。”

  白芷晴迟疑了一下,最终没有选择把魔都发生的事情告诉陆天星,她知道陆天星在京城遇到的危险绝对要比她在魔都遇到的危险要大的多,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分心,所以,白芷晴选择将魔都发生的事情隐藏在了心中。

  “没事,你还不放心我吗?没事的,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千万不要累坏了身子知道吗?”

  “我知道了,你自己在京城小心一点,我会和倩茹他们在魔都等着你平安回来的。”

  “我知道,你不用担心我,我会保护好自己的。”陆天星一脸柔情的说道。

  “恩,无论如何,你自己都要小心一点。”

  白芷晴轻声说道:“还有记得早点休息。”

  “你也是。”

  白芷晴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断了和白芷晴的电话之后,陆天星从口袋中摸出了一根香烟给自己点燃,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他的直觉告诉他,魔都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按照白芷晴的性格,不可能这么晚了还打电话过来给他。

  不过,既然白芷晴没事,陆天星也没有去追问什么。

  “老大,刚才嫂子打电话给你做什么?”

  “没什么,可能是担心我在京城遇到什么麻烦把!没什么事情,走吧!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回酒店吧!”陆天星笑着开口说道。

  正打算转身上车,放在口袋中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陆天星拿出手机,当看到来电显示之后,顿时微微一愣,薛冰这小妞打电话过来给他做什么,该不会这小妞又想找他喝酒吧!

  一想到这里,陆天星脸上不由自主的闪过一道黑线,他现在最怕的就是薛冰找他喝酒了,两次喝酒,两次都差点出事,陆天星可不敢保证第三次的时候,自己还会选择做一个柳下惠。

  虽然有些犹豫,但是陆天星依然接通了电话。

  刚刚接通电话,还没有等陆天星开口说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了薛冰充满不爽的声音:“陆天星,你这个王八蛋,你怎么到这个时候才接电话,你是不是非常不想接到老娘的电话啊,我告诉你,你要是敢不接老娘的电话,信不信我捏爆你的蛋……。”

  陆天星顿时一脸黑线,这个小妞似乎变得越来与彪悍了。

  发泄完毕之后,薛冰这才冷声开口问道:“陆天星,我听说你来京城了,你现在住在哪里。”

  “韩家酒店,你问这个干啥?”

  “几号房间?”

  陆天星心头一颤:“你想干什么?”

  “你管我想要干什么,赶紧告诉我房间号,再说了,你是我男朋友,我来查岗不行吗?谁知道你这个家伙有没有背着我在外面勾三搭四。

  “额!”

  听到薛冰的话,陆天星苦笑一声,说道:“薛警官,你……。”

  陆天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薛冰毫不客气的打断了,道:“陆天星,你还叫我薛警官,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你信不信我告诉你老婆,说你猥·亵·我。”

  “好吧!我错了。”

  听到薛冰这么说,陆天星连忙举手投降,苦笑着说道:“小冰,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

  薛冰哼哼着说道:“我只想知道你的房间号,赶紧告诉我,不然么的话,我不介意让炎黄组的人帮我查查,我想炎黄组调查一下你住在哪个房间,应该还是很简单的吧!”

  听到薛冰的话,陆天星充满了苦笑,这个小妞难不成真的是认真的?

  将房间号告诉薛冰之后,陆天星满脸无奈的挂断了电话,他发现自从上一次在魔都差点和薛冰发生过一些喜闻乐见的事情之后,自己的把柄好像一下子就被薛冰给抓住了一样,而且这小妞似乎还威胁他上瘾了,动不动就拿这件事情来威胁他,但是他偏偏还无可奈何。

  色字头上一把刀,古人诚不欺我啊。

  陆天星忍不住的仰天长叹了一口气。

  看着陆天星挂断电话,饿鬼在一旁嘿嘿笑道:“老大,桃花运来了,今天晚上你放心,我保证好好约束贪狼和破军,就算天塌下来也不会让他们来打扰你的好事的,你就尽情的享受吧!”

  愕然的听到饿鬼的话,陆天星无奈的翻了翻白眼说道:“桃花运?我看是桃花劫,好了,别胡说八道了,走吧!上车,回酒店。”

  四人上了车之后,没有任何的停留,直接发动了汽车,伴随着一脚油门踩下去,汽车犹如一道利箭一般,一下子窜出了数米远,短时间内就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与此同时,在玛利亚天主教堂当中,艾薇儿站在落地窗前,目光幽幽的看着陆天星的车子朝着远方而去,最终消失在夜色当中,一双清澈迷人的眸子当中,带着一丝彻骨的寒意。

  “圣女,你说这一次暗杀你的事情,会不会是判官在暗中指使的,要不要属下出手,杀了判官。”

  查尔斯站在艾薇儿的身旁,眼中带着一丝森然的杀意,如果艾薇儿死了,他绝对难辞其咎。

  “查尔斯主教,你不要轻举妄动,如果你出手杀了陆天星,我们谁也走不出华夏。”

  艾薇儿缓缓的收回了目光,转身走向茶几,端起桌子上的一杯红酒,轻轻的摇晃着酒杯,然后缓缓的将水晶杯凑到樱唇边,轻轻的抿了一口酒,红唇与红酒混为一色,如烈火,如娇艳的红玫瑰,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咬一口。

  感受着红酒划过喉咙,艾薇儿这才继续开口说道:“何况,这件事情和判官没有任何的关系?”

  “没有任何的关系?”查尔斯微微一愣。

  “这件事情不是判官动的手,判官不是傻子,动了我之后,后果不是他可以承受的,因为我现在不能死,至少不能死在华夏。”

  艾薇儿淡淡的说道:“所以说,判官现在不会杀我的,相反他会竭尽全力的保护我,否则的话,他就不会在听到我出事之后,赶往玛利亚天主教堂了。”

  艾薇儿完全相信这件事情不是陆天星安排的,她虽然没有和陆天星打过多少交道,但是从最近这几次的接触当中,她很清楚陆天星是一个内心骄傲的男人。

  对于这种男人来说,他可以杀人,甚至不介意灭掉你整个家族,但是他杀人从来都是堂堂正正的出手,绝对不会使用暗杀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何况,如果陆天星想要杀她的话,完全没有必要这么麻烦,只要自己亲自动手,杀她完全是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

  纵然她的身边有查尔斯保护,陆天星只要请动陆老爷子出手,查尔斯根本就不堪一击,而且,艾薇儿相信,按照陆老爷子对陆天星的喜欢,只要陆天星一句话,陆老爷子百分之百出手,从这一点点蛛丝马迹上面就看得出来,这件事情不是陆天星安排策划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