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办公室中,白芷晴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低头处理着面前的文件,突然听到开门声,立刻抬起头,就看见陆天星脸色沉重的从外面走进来,心中顿时浮现出一股疑惑之色,这家伙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以前貌似从来没有看到过他有这种沉重的表情,难不成自己今天早上对他太过火了,把他独自一个人丢在家里,所以才不爽,摆脸色给自己看。

  可这不应该啊,按照陆天星子弹都打不穿的脸皮,应该不会有这种表情才对。

  “陆天星,你怎么了?”白芷晴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

  陆天星抬起头看了一眼白芷晴,苦笑着说道:“老婆,你说做好人怎么就这么难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又有人找你去假扮男朋友了?”白芷晴疑惑的问道。

  “你猜对了一大半。”

  陆天星叹了一口气说道:“是蓝秘书的母亲,她想要请我去她家里做客。”

  “什么?”

  白芷晴愣了愣,她知道陆天星昨天是去帮蓝心假扮男朋友,躲避相亲的,但她怎么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这剧情是不是有点不对。

  不是说女儿是父亲的贴身小棉袄吗?

  任何想要抢走小棉袄的人都是父亲的敌人吗?

  结局不应该是蓝心父母对陆天星横鼻子竖眼,把陆天星赶走吗?怎么会发展成这样,居然要请客吃饭了,这是要继续发展下去的节奏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哪知道是怎么回事。”

  陆天星苦笑一声,道:“昨天我不是给蓝秘书假扮男朋友,当挡箭牌,本来事情都是按照剧本发展的,结果谁知道那相亲的一对母子就是两个脑~残,非要作死的挑衅我,说有了金钱才配拥有爱情,还说我是乡巴佬,土包子不配拥有爱情,我一时间没忍住,就狠狠的抽了他们的脸,谁知道就因为这件事情,蓝秘书的父母竟然对我刮目相看了,今天还让蓝秘书邀请我去她们家吃饭,你说这叫什么事。”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目光闪烁了两下,平静的问道:“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陆天星没有说话,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抽了一口后,才说道:“这就是我最头疼的地方,你说我要是不去,蓝心父母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我和蓝心是假扮的,到时候又给她安排相亲,说不定蓝心又要找我来假扮,可我要是去了,那就彻底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指不定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哎,做好人咋就这么难,早知道就不去了。”

  说着,陆天星一脸苦色的坐在沙发上。

  白芷晴没好气的看了陆天星一眼,道:“这是你自找的,谁让你去打脸的,你好好的假扮男朋友不就行了,偏偏还要表现一番,你自己惹出来的事情,你自己想办法解决把!”

  “我要是有办法就好了,实在不行,我干脆带着你到蓝心父母面前跟他们说,我不喜欢蓝心了,我勾~搭~上你这个富婆了,我被你~包~养~了。”

  “一边玩去,什么馊主意。”

  白芷晴无语的看着陆天星,这种办法也只有陆天星才想得出来,真要是如此,恐怕不出第二天,满大街都会在传,白氏集团董事长白芷晴和秘书蓝心公然抢男人了。

  “那老婆你说有什么好办法。”

  “我能有什么办法,不过,陆天星我奉劝你,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你最好尽快处理掉这件事情,不然,我肯定你会倒霉的,还有,别给我假戏真做,不然你会死得更惨。”

  白芷晴提前给陆天星打了一记预防针。

  陆天星没有说话,只是叹了一口气,脑海中思索着如何应对蓝心这件事情。

  ……

  时光穿梭流逝,对于陆天星来说,上班的时间过得很快,只是一眨眼就结束了,但是对于别人来说,则是一个漫长的时间。

  白芷晴下班后,并没有离开公司,而是依旧待在白氏集团里面加班,处理着关于天河度假村这个项目的一系列的事情,而陆天星则是跟白芷晴说今天晚上有事之后,则直接离开了白氏集团。

  陆天星离开白氏集团之后,并没有回紫苑小区,因为他记得今天这个时间是什么,七月十五号,皇甫虎寿宴的时间,这就是一场摆在明面上的鸿门宴,他必须要到场,不然玫瑰要是有了什么散失,他这一辈子都寝食难安。

  魔都爱情海,乍听之下,或许是一个浪漫的地方,但实际上却是一间非常高档的休闲会所,装修异常的奢华,远远的望过去,灯火辉煌,贵气逼人,普通人走进这里,心中就会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仿佛凭空矮了一辈一样。

  与其他的休闲会所不同,爱情海休闲会所并不是一座矗立在繁华地段的会所,而是直接将一艘庞大的邮轮给改造成了一个奢华的休闲会所,坐落在海安之上,站在邮轮的之上,甚至可以将四周的美景尽收眼底。

  平时能够来这里消费的会员基本上都是魔都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每一次消费最低几十万,小有人家的根本不敢来这里消费,因为一次消费或许就足以让你倾家荡产了,但是只要你有钱,你就可以在这里享受到别人无法想象的东西,哪怕是你需要当红明星陪酒还是什么,都没有任何的问题,这里就是有钱人的天堂。

  但是今天晚上,爱情海却没有了往日的喧嚣和热闹,反而显得冷清了不少,四周站着一名名身穿黑色西装,带着耳麦的保镖来回巡逻,每当有一辆车开过来的时候,都会有几名保镖迎上前去,检查对方的车辆和请帖,有请帖的放行,没有请帖的让其离开。

  有的人想要理论,但是在听到天盟会三个字的时候,顿时如遭雷击一般,再也不敢有任何的停留,一溜烟的离开了这里。

  不仅如此,连游轮上也开始有一名名保镖来回巡逻,那些服务员全部噤若寒蝉,匆匆忙忙的走过,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个,因为今天晚上到这里来的人全部都是大人物,得罪了这些人,他们在魔都将寸步难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