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别生气。”

  皇甫虎对玫瑰的冰冷和冷嘲热讽也不生气,依旧是和煦的说道;“无论怎么说都是血浓于水,无论如何我永远都是你的父亲,给了你的生命,还有陆先生今天你能够赏脸来参加我的寿宴,还真是让我蓬荜生辉,有失远迎,还望多多包涵。说起来,你和我女儿是男女朋友,说不定过不了多久,你就要喊我岳父大人了。”

  皇甫虎的目光落在陆天星的身上,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忌惮之色,要不是断刃告诉他,眼前这个和她女儿一般大的年轻人是一名无敌的神话级强者,他打死也不敢相信,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会是神话级高手,打娘胎里面修炼都没有这么恐怖吧!

  刚才的陈达就是他特地安排来找玫瑰和陆天星两人麻烦的,他原本以为陆天星不敢对陈达动手,顶多是教训一下陈达罢了,但是他万万想不到,陆天星下手会如此的狠辣,出手就是不留任何的余地,让他白白的吃了一个哑巴亏,而不敢有任何的愤怒可言。

  “岳父大人?”

  周围的人听到这句话,眼神纷纷落在陆天星的身上,他们之前还在怀疑陆天星凭什么能够得到玫瑰的青睐,感情是早就是皇甫玫瑰的男朋友,怪不得调~戏皇甫玫瑰没事。

  “呵呵,皇甫会长你说笑了,我倒是很想要叫你一声岳父大人,可是我怕叫了之后,玫瑰会不让我上床了,为了我的下~半~身~幸福,只能委屈了一下皇甫会长了。”陆天星搂着玫瑰的柳腰,笑呵呵的说道。

  “别胡说八道。”

  玫瑰嗔怪在陆天星的腰上掐了一下,抬起头看着皇甫虎,冷冷的道:“皇甫会长,你过来有什么事情吗?要是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还请你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呵呵,玫瑰,你还是不坑原谅爸爸吗?你还是选择要痴迷不悟下去吗?”皇甫虎深深的看了陆天星一眼,迅速的收回了目光,看着玫瑰轻声说道。

  “痴迷不悟?皇甫会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血海深仇,不共戴天,哪怕是死,我也无怨无悔,我不是你,永远只会龟缩在后面,而不敢有任何的动作。”玫瑰冷冷的说道。

  “玫瑰,你这是在自寻死路,你知道吗?”

  皇甫虎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知不知道对方是谁,对方的实力有多强,别说是你一个小小的玫瑰会了,就算是加上战刀盟,天盟会,我们三人联手也不会是他们的对手,他们想要灭掉我们,简直是易如反掌,你又何必去自寻死路。”

  “呵呵,自寻死路,皇甫虎,这就是你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妻子死在自己面前无动于衷的理由吗?这就是你想要杀~死~自己亲生女儿的理由吗?”

  玫瑰的脸上露出一抹浓浓的嘲讽笑容。

  “哎,你这是在逼我对你动手了。”

  皇甫虎脸色阴沉了下来,对着身后的一名保镖打了一个手势。

  这名保镖点点头,冲着周围的宾客大声说道:“诸位,请随我来,我们盟主给大家安排了新的游乐项目,在游轮的第三层,诸位请随我来。”

  说着,这名保镖没有在说什么,直接转身朝着三楼走去。

  周围的人全部都是一些人精,他们哪里不知道皇甫虎让他们离开的理由,天盟会和玫瑰会在魔都就是一个庞然大物,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他们早就想离开了,只不过迫于天盟会的压力,不得不留下来,如今听到这句话,顿时一窝蜂的涌上三楼。

  转眼之间,硕大的游**厅当中,灯火通明,但空落落的地只剩下天盟会的一群人,以及陆天星,玫瑰,小刘,以及玫瑰带来的几个人了。

  小刘似乎明白了此刻的状况,紧挨着玫瑰站着,眼睛锐利的盯着皇甫虎一行人,一只手放在了怀里,只需要玫瑰一句话,立刻动手。

  天盟会的成员一步步的走到皇甫虎的身后,脸上带着胜券在握的笑容,这段时间以来一直被玫瑰会压着,他们的心中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了,现在终于可以畅快的吐出一口气了,从今天晚上开始,整个魔都将只会剩下一个声音,那就是他们天盟会。

  玫瑰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冷冷的看着皇甫虎,道:“皇甫虎,看来你早就打定主意了,想要将我彻底留在这里了。”

  “也不全是。”

  皇甫虎给自己点燃了一根早就剪好的雪茄,缓缓的开口说道:“如果你之前愿意放弃掉玫瑰会的势力,我并不会对你动手,甚至会让人好好的照顾你,让你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安安稳稳的过完一辈子,可惜,你选择了另外一条路,我只能将你留下了,毕竟,有你的存在,我天盟会永远成为不了魔都的第一,甚至因为你会导致整个天盟会覆灭,我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我不希望它就这么消失了。”

  “所以,你就想~杀~了~你的亲生女儿。”玫瑰冷笑着说道。

  “不是我杀了你,是你自己找死。”皇甫虎眼神没有没有任何的波动,淡淡的道。

  “你认为你能吃定我吗?”玫瑰冷笑着说道。

  “如果放在几天前,我无法吃定你,更加不敢跟你动手,可惜,现在我已经没有后顾之忧了。”

  皇甫虎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如果陆天星不出现的话,他或许会投鼠忌器,不敢有任何的动作,毕竟一位神话级的无敌强者威慑力太大了,纵然他灭了玫瑰会,也要面临陆天星这名神话级强者无休止的报复,光靠天盟会这些人加起来也挡不住一名神话级强者的报复,但是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后顾之忧了。

  “我的女儿,其实我不想杀你的,但是你偏偏要自寻死路,那就怪不得我了。”

  皇甫虎的语调越来越阴冷,目光如同两道刀锋直直的盯着玫瑰:“看在你曾经是我女儿的份上,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以后乖乖的听我的话,做一个普通人,一个有钱的富二代,要么,我亲手送你上路……。”

  说完,皇甫虎缓缓的结果自己背后手下递过来的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玫瑰那骄傲的头颅:“我知道你身边这个男人实力很强,连陈刀都死在了他的手上,我白虎堂也是被他灭掉的,但是今天,哪怕他有三头六臂也插翅难逃了,注定要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