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虎,怎么样了,我已经按照你的约定把白芷晴给约出来了,你们也成功绑架到她了,什么时候给我钱。”

  就在苍虎挂断电话之后,一个谄媚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白芷晴的父亲白山一脸期待的看着苍虎,脸上带着期盼的目光,丝毫没有因为自己让别人绑架亲生女儿的愧疚。

  “白先生,这一点你放心,既然我们老爷答应你了,给你的钱一分都不会少,等我们抓住陆天星之后,钱会给你的,你现在只需要乖乖的坐在旁边等着就行了,记住,不要坏了我们的事,不然,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苍虎看着白山,脸上闪过一丝不屑,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为了钱什么都肯做,当他找到白山,说只要他帮忙把白芷晴约出来,就会给他五千万的时候,这个家伙连想都没有想的答应了,简直是人渣中的人渣,要不是这家伙对他有用,他都懒得搭理这个家伙。

  “嘿嘿,那就好,那就好。”

  听到苍虎的话,白山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看也不看不远处昏迷的白芷晴,一脸笑容的走到仓库的角落中坐下来,满脸的期待之色,有了钱,他又能变成土豪了。

  “垃圾。”

  苍虎暗自吐了一口唾沫,对着周围的几个彪悍的男子说道:“全部给我打起精神来了,记住,这一次的目标实力很强,全部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明白吗?”

  “苍老大,你太多心了吧,不就是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吗?能有什么能耐,杀他需要我们几个兄弟一起上吗?恐怕我一只手就能解决掉他了。”

  一个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的男子大笑着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说白山这个家伙长得这么丑,居然能生出这么漂亮的女儿来,开玩笑的吧!喂,白山,你说这白芷晴是不是你老婆和别的野~男~人~生的,怎么看都长得不像你啊。”

  “哈哈哈。”

  刀疤男子的话音刚落,周围顿时响起了一阵大笑了,戏谑的目光纷纷落在白山的身上。

  白山听到这些话,脸上没有任何的愤怒,反而是咧咧嘴说道:“谁知道那~婊~子是跟哪个野`男~人生的,管我什么事,反正只要有钱就行了。”

  “哈哈,白山,你果然是狼心狗肺的。”

  刀疤男子哈哈大笑,站起身来,走向白芷晴,边走边说:“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那个叫做陆天星的小子桃花运真的不错,居然能娶到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真是赚大发了,苍虎,反正这小妞都要死了,不如先让兄弟们几个玩~玩怎么样。”

  “不行,这一次只要抓住陆天星,我们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女人而丢了性命,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千万不要小瞧了他,否则,丢了命可不要怪我。”苍虎重重的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苍虎,你现在越来越怂了。”刀疤脸男子不耐烦的摆摆手道。

  而就在这时候,白芷晴也幽幽的醒了过来。“这里到底是哪啊。”

  白芷晴只觉得一阵头疼欲裂,想要用手揉一揉太阳穴,却发现自己的手脚竟然被绑着的。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芷晴愣了愣,她清楚的自己刚刚处理好白氏集团的文件,正准备回家,就接到了自己父亲白山的电话,白山告诉她,只要她再给他五千万,他就再也不会找她的麻烦,本来她不想答应的,可是白山却连番威胁,要是她不给,就去报社曝光她,说她忘恩负义什么的,然后每天sao~扰~她,让她不得安宁。

  不得已之下,她只得按照白山的吩咐,开车去了一间咖啡厅,等待着白山的到来,可是她刚刚喝了一杯侍者送上来的咖啡,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紧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好!

  被绑架了!

  白芷晴的脑海中生出一个不好的念头,脸蛋不由变了变颜色。

  “苍虎,她醒了。”

  刀疤脸男子看到白芷晴睁开眼睛,立刻大步朝着白芷晴走了过去。

  “魏南,你不要乱来,记住我们抓住白芷晴的目的是什么,你要是敢坏事,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苍虎看到刀疤脸魏南朝着白芷晴走了过去,急忙跟了上去。

  他没有和陆天星真正交手过,但他有一种的感觉,陆天星的实力比他只强不弱,而且,这段时间发生在魔都的事情,虽然被人压了下去,但是多多少少和陆天星有过关系,这时候,由不得半点的疏忽,稍有一点差池,说不定他们今天统统都在交代在这里了。

  刀疤脸魏南嘿嘿笑道:“苍虎,你太多疑了,不就是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吗?能把我怎么样,何况,断先生可交给了我们一个好东西,他要是敢进来,保证让他有来无回。”

  “魏南,你不要大意了,否则,死的人一定是你。”苍虎叹了一口气说道。

  “苍虎?是你,是你绑架我的。”白芷晴完全回过神来了,看着眼前的苍虎,沉声说道。

  听到白芷晴的话,苍虎淡淡的说道:“白小姐,别怪我,要怪就怪陆天星得罪了他得罪不起的人,现在只能委屈你一下了,等我们抓住了陆天星,自然会放你的,当然,前提是你要乖乖的配合我们。”

  “你们……。”

  白芷晴的瞳孔猛地收缩,震惊的看着苍虎,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想要借助她的手来对付陆天星。

  “呵呵,小美人不要害怕,我们只要陆天星的命,保证不会伤害你的,再说了,我们能绑架你,完全是你父亲的功劳,说起来,你得谢谢你的父亲才行,要不是他把你约出来,我们也没机会绑架你啊。”刀疤脸魏南指着角落中的白山,戏谑的说道。

  “白山,是你。”

  白芷晴顺着魏南的目光看过去,正好看见白山,脸上流露出一抹强烈的愤怒之色,她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只是喝了一口咖啡而已,怎么就昏了过去,原来这一切都是自己这个亲生父亲安排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