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旁边的蛟龙在听到司马凌云的话之后,脸上闪过一抹苦笑,道:“组长,沈掌门不打电话给我们恐怕是担心如果打电话给我们,到时候要面对的就不单单是这群不明势力的袭击了,而有可能面临我们炎黄组的袭击。”

  “艹,该死的蛀虫。”

  司马凌云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忍不住的大骂一声,同时没有任何的停留,大步流星的朝着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蛟龙,带着我们的人,走,去沈家庄园,另外通知交通管理部门,立刻给我们安排出一条通往沈家庄园的最快道路,立刻,马上,没有理由,谁敢阻挡,格杀勿论。”

  充满杀意的声音在走廊上回荡,让蛟龙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他知道这一次司马凌云怕是彻底的怒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伴随着时间的推移,沈家的庄园完全变成了血色的世界,一具具尸体横七竖八的倒下地上,有沈家保镖的,也有忍者的,鲜血汇聚在一起,散发出浓郁的血腥气,令人作呕。

  “沈小姐,看来你已经要输了,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乖乖的跟我走吧!我可以向你保证,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山口一田一脸微笑着踏出一步,一脚踩在一个还没有死的沈家保镖的脑袋上,微微一用力,直接将这名保镖的脑袋踩得粉碎,鲜血混杂着脑浆瞬间飞溅四周,看起来触目惊心。

  此刻,整个沈家庄园的战斗已经快要落下帷幕了,沈家的那些保镖虽然都是沈家精挑细选出来的,但是这几年沈家势弱,能够培养出多少的高手来,而山本一田带来的却是精英当中的精英,而且还是擅长隐匿和刺杀的忍者,沈曼君的培养出来的保镖怎么可能挡得住。

  沈曼君站在那里,神色凝重到了极点,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脸上带着掩盖不住的担忧之色。

  “嘭!”

  而就在这个时候,沈家大长老一时不察,直接被松下山本一个偷袭,一掌拍在胸膛上胸膛,身子猛地一颤,一口鲜血喷出来,整个人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白了起来,气势也在极短的时间内衰落了下来。

  “大长老。”

  “大哥。”

  沈曼君和站在她身边保护她的三长老,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猛然变了颜色,下意识的朝着大长老等人冲过去。

  “大小姐,老三,你们立刻给我站住。”

  大长老挣扎着从地面上站起来,大吼道:“老三,你和老二他们立刻带着大小姐离开这里,我来挡住他们,记住,不要去找炎黄组,去找陆天星,知道吗?快走。”

  “老大……。”

  三长老刚想开口说话,就被大长老给打断了,道:“老三,你给我闭嘴,大小姐决不能出事,你懂吗?立刻带着小姐走,否则,我沈长青就当没有你这个兄弟,快走,我拖住他们。”

  大长老发出大吼的声音,伸手往地面上一抓,两杆由泥土构成的长矛直接从地面抓了出来,他的整个人快若闪电的冲向松下山木和他身边的那群忍者,狂暴的真气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两名躲闪不及的忍者还没有反应过来,立刻就感觉到胸膛一阵剧痛,直接被长矛贯穿了胸膛,旋即就被呼啸而来的真气给碾碎,爆成了一片血雨。

  “哼,支那人,既然你冥顽不灵,那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松下山木看着大长老冲过来,用一种极为别扭的华夏语说了一声,抖了抖手上的武士刀,手臂一动,一刀斩向大长老,狂暴的气劲,似乎连空气都撕裂了,这一刀完全化作了残影,斩向大长老。

  而山口一田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指挥着身边的那群忍者朝着沈曼君扑过去,这一次山口家族为了得到这一次的基因强化计划,已经派出了不少的高手,这件事情绝对不容许失败,否则,一旦回到日本,就算他哥哥山口弘一不找他的麻烦,主上也绝对不放过他。

  一想起主上的可怕,山口一田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同时朝着沈曼君扑过去。

  “放肆,大小姐,你去找老二,让他带你们离开,这里交给我了,小鬼子,敢对小姐动手,给我死。”

  看到这一幕,三长老怒吼一声,身上的真气陡然爆发出来,如龙似虎一般,冲向这些忍者,五指张开,一抓一捏,一名忍者的脑袋直接被捏的粉碎……。

  而与此同时,陆天星已经开着车来到了沈家庄园,直接将车停在门口,当看到沈家大门口那几句死不瞑目的尸体,在感受到庄园内那一道道真气的波动,陆天星脸色猛然变得阴冷了下来,再也顾不上任何的犹豫,身影如龙,速度一下子提升到了极点,快若闪电的朝着沈里面冲过去。

  庄园内!

  “哈哈哈,老东西,你不行了,既然如此,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松下山木看着浑身上下鲜血淋漓,气喘吁吁的大长老,眼中闪烁一丝狰狞的神色,手中的武士刀高高的举起,猛然劈斩而下,一道凌厉的刀气呼啸而出。

  “杀神一刀斩。”

  这一刀森然到了极点,带着无坚不摧的气势,没有任何多余的招式,直接就是这么一刀,但是却带着封天锁地的力量,仿佛要将一切都给撕碎一样,隔空朝着大长老斩杀过去。

  “大小姐,沈长青去了,大小姐好好照顾自己。”

  看着呼啸而来的刀气,大长老怒吼一声,眼中闪烁着决然的神色,不闪不避,强行提起一口真气,无视这劈斩过来的刀光,直接扑向松下山木,周身真气滚滚如潮,整个人在一瞬间涨的好像皮球一样,赫然是打算自爆,拉着松下山木同归于尽。

  “老大,不要……。”

  三长老发出嘶吼的声音,拼命的想要冲过去,但是却被山口一田率领这忍者给阻挡着,根本没有办法脱身。

  “大长老。”

  沈曼君看着大长老的模样,娇躯颤抖着,心中充满了后悔,如果不是她认为自己可以挡住这次危机,心中那一点点的自尊心作祟,不准大长老叫陆天星帮忙的话,大长老或许就不会出事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心中那弱的几乎看不见的自尊心。

  这一刻,沈曼君的心中充满了自责和后悔,是她太自信了,认为对方就算敢袭击沈家庄园,也不会大张旗鼓的来沈家庄园,如果她不这么认为的话,事情就不会发展到这种地步了。

  “小鬼子,你们找死,番天印。”

  就在这个时候,眼看着大长老就要和刀光碰到了一起,真气运转到了极致,准备自爆的时候,一个长啸的声音从远处滚滚如雷而来,随后一道身影快若闪电的冲过来。

  是陆天星!

  他还没有冲过来,一道可怕的真气已经冲天而起,化作一个真气大手印如同飞火流星一般,拍在那一道刀光之上。

  带着森然气息的刀光在真气大手印之下,如同鸡蛋一般破碎,松下山木也被逼的,只有不断的挥舞手上的武士刀来抵挡着扩散的真气。

  虽然成功逼退了松下山木,但是大长老脸上却浮现出浓浓的苦笑,他现在已经将真气催动到了极致,根本没有办法在停下来,唯有自爆这一条道路可以走。

  可是还没有等大长老有什么动作,远处的陆天星已经几个闪烁,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手掌按在他的肩膀上,一股雄浑的真气涌入他的体内,瞬间将他暴走的真气全部给镇压封印了起来,原本鼓起来的身躯也渐渐的恢复了从前,但是脸色却苍白到了极点。

  看着已经恢复正常的大长老,陆天星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他没有来晚。

  抓着大长老的肩膀,陆天星看了一眼松下山木,并没有离开动手,而是身影一闪,出现在了沈曼君身边。

  “陆天星,我……。”

  当看到陆天星带着大长老自己身边的时候,沈曼君下意识的想要张口说三遍很么,但是当看到陆天星那冰冷的脸色的时候,沈曼君的话却再也说不出来,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在面对家长一样,有一种惴惴不安得感觉。

  “陆三少爷,谢谢你救了老头子的命,接下来麻烦你,小心那个日本人,他的忍术很厉害。”大长老脸色苍白的可怕,有些有气无力的看着陆天星说道。

  “大长老,不必担心,你好好休息,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了,我来处理。”

  陆天星笑了笑,将手上的大长老交给了脱离战斗过来的三长老,然后看了一眼沈曼君:“我不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但是现在你给我闭嘴,乖乖的站在这里,待会我再来教训你,懂吗?”

  “哦。”

  在听到陆天星的话,沈曼君反射性的叫了一声,再也没有了往日妩媚和高贵,反而像是一个犯错的小妻子一样,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什么。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