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山下的沙滩上,铁牛和浮屠满脸愧疚的站在白芷晴面前,都怪他们太自信了,要是他们训练无双卫的时候,留下一个人来保护白芷晴,或许白芷晴今天就不会被人给绑架了,要是白芷晴受到了什么伤害,恐怕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嫂子,对不起,这件事情都怪我和铁牛,要不是我们两个有事离开了,嫂子你也不会被人给绑架了,嫂子如果你心理不舒服,就打我们一顿出口气把!”

  “嫂子,浮屠说的没错,你就打我们一顿出出气吧!我们皮糙肉厚,挨一顿打没有关系的。”

  白芷晴站在沙滩上,看着铁牛和浮屠两人低声下气的站在自己面前赔罪,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这件事情不怪你们,你们不用太过自责了,是我太大意了,太相信别人了,你们不用放在心上,再说了,我现在不是没事吗?”

  “嫂子,你真的不怪我们吗?”铁牛小心翼翼的说道。

  白芷晴笑着说道:“当然了,责怪你们做什么,我还得感谢你们保护我呢!”

  “嘿嘿,我就知道嫂子你大人有大量,肯定不会跟我们一般见识的。”

  铁牛拍着白芷晴的马屁,咧咧嘴说道:“嫂子今天你宽宏大量的原谅了我和浮屠,从今往后,我保证不会再有任何人可以欺负你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最忠实的小弟,你叫我往东,我绝不往西,你叫我撵狗,我绝不捉鸡,你说是不是啊浮屠。”

  “当然,以后谁要是敢欺负嫂子,我们直接上去揍他。”浮屠点点头,重重的说说道。

  “如果你们老大欺负我,你们也替我揍他吗?”白芷晴笑眯眯的说道。

  陆天星听到这话,顿时一脸黑线,眼神警告的看着铁牛,上一次他就差点被铁牛给坑死了,这一次还要是敢乱说,他一定让铁牛知道知道什么叫做残酷。

  “额!”

  听到白芷晴的话,铁牛和浮屠脸色一僵,揍陆天星,开什么国际玩笑,陆天星没有突破神话级之前,他们两个联手才堪堪能压制住陆天星,稍有不注意还会被陆天星给压制住。

  如今陆天星已经突破到了神话级的境界,打他们岂不是跟打孙子一样毫无反抗之力,揍陆天星,他们不被陆天星揍就不错了。

  “这……这个嫂子,能不能换个条件,我们打不过老大的,不如我们帮助盯这老大怎么样,例如他每天上几次厕所,去外面做了什么,然后我们把它汇报这你。”铁牛讪笑着说道。

  陆天星此刻真的很想抽铁牛一顿,但是看了看白芷晴,陆天星将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取消掉了,就算要收拾,也不能够让白芷晴知道,偷偷的收拾铁牛才是王道。

  “这个建议不错。你说呢!天星。”白芷晴笑眯眯的看着陆天星说道。

  “好,好得很。”

  陆天星从牙齿缝中挤出几个字来。

  白芷晴挽着陆天星的胳膊,微笑着说道:“好了,天色已经很晚了,难不成你们想要吹一夜海风吗?铁牛,浮屠你们两个吃过饭没有,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家,我给你们做一点夜宵吃?”

  “嘿嘿,嫂子,不用了,我们就不去打扰你和老大的二人世界了,我们就不去了。”

  铁牛嘿嘿的笑了笑,看着陆天星羡慕的说道:“老大,你以后可要好好珍惜嫂子,向嫂子这种出得了厅堂,进得了厨房的老婆可不多了,你要好珍惜,要是被别人拐跑了,你可不要哭。”

  陆天星在听到这句话,只能笑着道:“是,我一定好好珍惜,毕竟进得了厨房的老婆不多了。”

  陆天星故意将进得了‘厨房’这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那就好,嫂子,我们先告辞了。”

  铁牛和浮屠冲着陆天星打了一声招呼,身影一闪,立刻消失在了原地,今天的事情,让他们彻底知道了自己的不足,他们要抓紧时间突破现在的境界。

  看到铁牛和浮屠离开,白芷晴脸色一下子冰冷起来:“陆天星,刚才我听你的口气,你好像对我进得了厨房这句话非常的不满。”

  说话间,白芷晴狠狠的在陆天星的身上掐了一下。

  “额,这……这个,老婆你是要听真话还是听假话。”

  “假话怎么说。”

  “假话就是老婆你做的菜非常好吃,简直是人间美味,你不去做厨师简直是厨师界最大的损失,如果没有吃过你做的菜,简直枉费在人世间走一遭,是不完整的人生。”

  “真话呢!”

  “真话就是,老婆你就是新一代的厨房杀手,别人做的菜顶多是难吃,但是你做的菜简直是杀人,而且杀人无形。我头一次看见有人一边做菜,一边拿着手机看菜谱的,更重要的是菜谱上明明是一小勺盐,老婆你却拿着一个汤勺说,这就是一勺盐,一口吃下去,简直是要命。”

  说到这里,陆天星忍不住的心有余悸,他被白芷晴的黑暗料理给折磨过,那一天,白芷晴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非说要给自己展示一下厨艺,然后就进了厨房,他亲眼看见白芷晴一手拿着炒菜铲,一手拿着手机看菜谱,更是亲眼的看着白芷晴拿着小汤勺和大汤勺比划一勺盐到底是多少,最终选择了一个大汤勺装了满满一汤勺的盐倒进了锅里,要不是他看到了,估计这会儿只能每年清明去山上看他了。

  要命!

  从那以后,他就彻底剥夺白芷晴做菜的权利了,宁愿自己动手,也不愿意让白芷晴去厨房,为了吃一顿美女做的饭,要了命,这未免有点划不来。

  “陆天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说我做菜很难吃了。”白芷晴拳头握的紧紧的,一双好看的美眸中开始冒出了怒火。

  “老婆,这一次你是想听真话还是听假话。”

  “听你个大头鬼,陆天星,今天本小姐要杀了你。”

  说着白芷晴就张牙舞爪的想着陆天星冲过去。

  “老婆,你又犯错误了,小姐是对未出阁的少女说的,你已经嫁人了,只能说是少~fu。”

  陆天星急忙躲闪出去,嘴上却不依不饶的说着,脸上带着一抹温馨的笑意。

  “少你个大头鬼,你这个死色狼,我今天要替天行道,灭了你。”

  白芷晴抓狂的扑向陆天星,这家伙太欠揍了,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沙滩上,两人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不停的追赶,此刻他们忘记了所有,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只是两个正在热恋中的男女。

  他们的感情正在急速升温。

  白芷晴虽然一直愤怒的追着陆天星暴打,但是嘴角却洋溢着淡淡的笑容,这时候她才觉得自己不像是一个公司的董事长,而是一个真正处于恋爱中的女人。

  “哎哟。”

  突然,白芷晴发出痛苦的声音,蹲在地上,手指捂着脚,脸色也变得苍白了起来。

  陆天星看到这一幕之后,微微一愣,急忙朝着白芷晴跑过去:“老婆,怎么了,是不是崴到脚了,先别动,我给你看看。”

  白芷晴的嘴角流露出一抹阴谋得逞的笑容,看到陆天星蹲下来,立刻抓住了陆天星的手臂,在他的腰上使劲的掐着:“哈哈,你上当了,看你还跑不跑。”

  “老婆,你玩阴招。”

  陆天星大叫一声,满脸悲伤的说道:“老婆,你怎么能这样,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哪去了,你这么玩是没有朋友的。”

  “哼,我就是这么玩,让你这个混蛋说我坏话,你说你还说不说我坏话了。”

  “那你能不能先放开我。”陆天星可怜兮兮的说道。

  “不行,你必须先告诉我,不然我掐死你。”白芷晴噘着嘴,像是一个撒娇的小女孩一样。

  “老婆,你不要逼我。”陆天星一脸阴沉的说道。

  “逼你怎么了,你敢打我不成。”

  “我倒是不敢打你,我觉得我可以给你一个教训,这个教训就是……。”

  陆天星没有再说出来,只是冲着白芷晴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没有等白芷晴反应过来,一只手揽住白芷晴的柳腰,另一只手轻轻的挑起她的下巴,低头吻在了她的红唇上。

  白芷晴身子一颤,瞪大了美眸,看着近在咫尺的陆天星,身子微微颤抖着的,很快,白芷晴也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生涩的回应陆天星起来。

  涛涛的海浪声,还有渔船路过海面的汽笛声,海风吹拂的声音,见证着这一对男女的爱情。

  这一吻地老天荒,仿佛永远铭刻在记忆当中一样。

  直到白芷晴有些喘不过气来,陆天星才松开了白芷晴,看着面若桃花的白芷晴,陆天星轻轻的将白芷晴搂在怀里,温柔的说道:“老婆,我们回家吧!”

  “恩。”

  白芷晴轻轻的点点头,道:“不过,我要你背我回家。”

  “啊!”

  “怎么你不乐意吗?还是你嫌我重了。”

  “乐意,乐意。”

  陆天星弯下腰背着白芷晴,一步步的朝着远处走去。

  白芷晴趴在陆天星的背上,嘴角勾勒出一抹迷人的笑容,怪不得女人都要恋爱,原来这种感觉非常好的,让她觉得自己的心中像是吃了蜂蜜一样甜,只要有陆天星的存在,任何大风大浪都无法伤害到她,一切都有这个男人替她挡着。

  这就是爱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