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在听到林雅妃的这番话后,顿时感觉一阵蛋疼,这女人是属雷达的吧!隔了这么远,居然能察觉到,难道他就那么值得怀疑

  “林妖精,你想多了,你认为司马凌云会让我在炎黄组内偷~香~窃~玉吗?”

  而就在这个时候,安琪儿嘴角突然露出一抹恶作剧的笑容,身子竟然缓缓的朝着下~面~移动。

  似乎感觉到了安琪儿的动作,陆天星狠狠的瞪了一眼安琪儿,示意她不要乱动。

  安琪儿似乎没有看见陆天星的表情一样,缓缓的将整个身子都缩进了毛毯里面,很快,正在和林雅妃打电话的陆天星呼吸一滞,脸色微微一变,这个女人太会玩了,居然在~咬。

  “陆天星,你怎么了,你的呼吸变了,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真的背着我和小晴晴在外面偷~吃了,你现在在哪,我要去找你,我倒想看看是哪个狐狸精跟我林雅妃抢男人。”

  “没……没有,你想太多了,只不过刚才看到了一出好戏,老子要杀自己的亲生儿子,所以一时间有些惊讶罢了。”陆天星强忍着身上传来的那股~快~gan,连忙开口说道。

  “真的没有?”林雅妃的语气中带着强烈的怀疑。

  “真的没有,我骗你做什么,事情已经完了,我马上就回来了,好了,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先挂了。”

  说着,陆天星直接挂断了电话。

  察觉到陆天星已经挂断了电话,安琪儿抬起头对着陆天星眨了眨眼睛,在陆天星的注视下,安琪儿缓缓的站起身来,直接坐~在~了陆天星的身上,当一回无敌的女~骑~士……。

  ……

  当双脚踏出东方君悦大酒店的时候,陆天星这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上,狠狠的抽了一口,来平复一下自己~激~荡的心情。

  陆天星发誓,以后绝对不能和安琪儿再单独呆在一起了,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疯狂了,太会玩了,他要是身体再差一点,估计就得爬着会紫竹山庄了。

  谢绝了艾比开车送自己回去的打算,陆天星在酒店门口直接拦住了一辆出粗车,离开了酒店。

  而此时安琪儿披着睡袍站在落地窗前,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无形的you~惑,手握着一个高脚杯,酒杯中的红酒如同鲜血一般猩红。

  看着陆天星消失的方向,安琪儿轻轻的抿了一口红酒,低声喃喃自语道:“判官,你终于肯露出你的獠牙了,你放心,我会一直守护在你的身边的,看着你一步步的登上你的王座,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有朝一日,我希望我能带着你光明正大的回到家族中,向着所有人宣布,你是我安琪儿的男人。”

  话音落下,安琪儿轻轻叹息了一口气,目光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个多小时后,出租车停在了紫竹山庄的大门口,陆天星下了车后,直接走向了别墅。

  刚刚走进客厅,陆天星正打算上楼,忽然陆天星听到一阵高跟鞋落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陆天星下意识的抬起头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微微一愣,脸上闪过一抹惊艳之色,眼神再也挪不开了。

  顺着陆天星的目光看去,只见在二楼的楼梯口,林雅妃正缓缓的从楼上走下,她的上半身穿着一件白色~露~脐的空姐~制~服,仅仅是扣着xiong前的三粒扣子,十分吸引人的眼球,v字领的衣服设置,能够让人清晰的看见丰~man的半~球和深不见底的沟壑。

  林雅妃的下~半~身则是穿着一件蓝色齐tun小~短~裙,把翘tun勾勒的淋漓尽致,由于陆天星的位置是从下往上看,随着林雅妃的走动,陆天星甚至能够看见若影若现的小nei内在眼前晃荡。

  紫~色~蕾~丝!

  陆天星在心中很笃定了点点头,肯定错不了,紫色的。

  看林雅妃缓缓的从楼上走下来,陆天星使劲咽了一口唾沫,眼神像是做贼一样朝着四周扫射,生怕这是白芷晴和林雅妃设的局,准备考验一下自己。

  这是因为自从他回来之后,都没有看到白芷晴出现,这极为不符合常理,按照往常,在他回家的那一刻,白芷晴就应该出现才对,而不是只有林雅妃一个人。

  所以陆天星显得特别的小心翼翼,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中了这两个女人的招。

  虽然林雅妃不可能坑自己,但这个妖精是唯恐天下不乱,天知道是不是和林雅妃串通好了,等待着他上钩。

  林雅妃看到了陆天星的模样之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灿烂的笑容,心中得意到了极点,她就知道陆天星喜欢这调调。

  “老朋友,怎么样,满意不满意,这可是人家特地给你买的,喜欢不喜欢。”

  林雅妃缓缓的从楼上走下来,扭着xing~感的水蛇腰,一步步走向了陆天星,媚~眼~如~丝,一双美眸之中蕴藏的情义没有丝毫的隐藏,仿佛在这一刻化成了水一般的温柔。

  看着林雅妃一步步的朝着自己走过来,陆天星的心跳一下子加快了不少,额头上出现了一丝冷汗,完全是被吓得,要知道白芷晴也住在这里,哪怕这一次不是白芷晴和林雅妃串通好的局,可万一让白芷晴看见林雅妃穿成这样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也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

  片刻之后,林雅妃就走到了陆天星的身边,伸出玉臂搭在陆天星的肩膀上,微笑着说道:“老朋友,怎么了,你怎么看起来满头大汗的,这里很热吗?还有今天下午你去哪了,你不打算给我这个小~三好好解释一下吗?”

  “你想多了,我今天下午一直在炎黄组。”陆天星一脸认真的说道,眼神却在林雅妃的身上不断的扫~射。

  半晌之后,陆天星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林雅妃的凶器比安琪儿的大了一点,但论风sao程度绝对不相上下。

  “是吗?”

  林雅妃慢慢的伸出她那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挑起陆天星的下巴,死死的盯着陆天星的眼神:“真的没有吗?你确定?”

  陆天星顿时一脸黑线,没好气的拍开林雅妃的手:“你想太多了,我是那种人吗?”

  说着,陆天星转身朝着沙发走去。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