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觉察到了林倩茹的担忧,陆天星轻轻的将林倩茹搂在怀里,安慰道:“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明天去谭家可能会遭遇到谭家的暗算,别担心,既然我决定跟着你回杭市,我就不怕谭家的报复,要是他们不识好歹我不介意让他们家多出几口棺材,而你的首要目标是把自己养的白白胖胖的,。我可不想到时候见到岳父岳母的时候,让他们看到你瘦了,还以为我虐待你了。”

  林倩茹眼圈微微有些泛红,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放心吧!从明天之后,你的噩梦将会烟消云散,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欺负你了,你的天空将会云开雾散见月明。”

  陆天星轻轻的抚摸着林倩茹的脸蛋。

  “恩!我相信你。”

  林倩茹重重的点点头,抬起头,不顾一切的吻在了陆天星的嘴唇上。

  一吻地老天荒。

  这一吻是林倩茹对陆天星的绝对信任。

  这一吻是林倩茹把自己的一切彻底交给了陆天星。

  ……

  而与此同时,林家林倩茹带着男朋友回到了杭市,并且打了谭恒的人,并且扬言要在明天早上,亲自到谭家登门拜访,迎回自己的岳父岳父,而且还说,如果自己的岳父岳母少了一根汗毛,就要血洗谭家,让谭家多上几口棺材。

  如果这句话只是凭空捏造的话,或许没有人相信,可是这句话偏偏是从林安武的口中传来的,这可信度自然是没的说,毕竟当初林倩茹父母就是林安武亲自带人抓走送到谭家的。

  更重要的是,林安武现在算是谭家的一条狗,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陆天星却毫不客气的揍了林安武一顿,不亚于是打了一巴掌,对于一直在杭市称王称霸的谭家来说,绝对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情。

  杭市谭家。

  “砰。”

  在客厅中,一个面容苍老的老者猛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眼神阴沉无比,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人敢捋谭家的胡须了,现如今竟然有人敢放言要血洗谭家,这是对谭家的挑衅。

  “欺人太甚,爷爷,绝不能轻易的放过他们,我现在就去宰了林展鹏他们,我要让林倩茹这个臭~婊~子后悔一辈子。”

  在老者的旁边,谭恒眼神阴冷到了极点,自从林倩茹带着男朋友回到杭市之后,他现在彻底成为了杭市的一个笑话,自己的未婚妻,居然带了一个男人回来,这不是直接说在他的头顶上变成绿色了。

  “不着急,明天他不是要亲自来谭家带走林展鹏吗?明天在杀了他,我要用他们的鲜血来警告杭市所有心怀不轨的势力,在杭市,我谭家的威严不容任何践踏。”

  老者目光一闪,眼中闪烁着凌厉的杀机,如同一条毒蛇。

  “是,爷爷,我知道了,我会亲自安排的,我会让他连谭家的大院都进不去。”谭恒狞笑着说道。

  “就交给你了,不过,不要杀了他们,我要抓活的。明天杭市有头有脸的势力都会到我谭家来贺喜,我要当着所有人面斩了他们,杀鸡儆猴。”

  老者脸上闪过如毒蛇一般的光芒,他要用林家人的鲜血来警告杭市所有心怀不轨的人,在杭市谭家就是皇帝,没有人敢违抗的谭家的命令,谁敢违抗谭家,谁就只有死路一条。

  听到自己爷爷的话,谭恒脸上露出了笑容,大笑道:“爷爷,你果然是深谋远虑,明天就让谭家成为林家人的葬身之地。”

  ……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从海平线上出现的时候,陆天星已经睁开了眼睛,眼睛盯着天花板,嘴角带着惬意的笑容。

  旁边,林倩茹那均匀的呼吸声在耳畔有节奏的响起,修长的美~腿毫不客气的压在陆天星的身上,双手紧紧的抱着陆天星的手臂,整个人如同温顺的小猫咪一样趴在陆天星的胸膛上,睡得很踏实,嘴角微微上翘,似乎正在坐着什么美梦。

  听着林倩茹的呼吸声,感受到林倩茹身上那细~腻~的皮肤,陆天星嘴角的笑容更加灿烂的起来,不由的回想起昨天林倩茹的疯~狂。

  昨天晚上,林倩茹像是被陆天星给感动了一样,完全化身为了火~辣~妖姬,什么招式都敢来,甚至连往常不肯做的~姿~势也一一尝试了一遍。

  脑海中回忆昨天晚上林倩茹的疯~狂,陆天星的心中就不由自主的涌现出一股邪火,恨不得来一场激烈的友谊赛。

  陆天星连忙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邪火,今天是去谭家的日子,还是不要再来了比较好,不然,林倩茹下不了床就不好了。

  躺在床上,陆天星轻轻的搂着林倩茹,脑海中思索着接下来怎么做。

  虽然他和谭恒没有打过什么交道,但是从昨天晚上林倩茹的述说和黄妈的话里面听得出来,这个谭恒在杭市绝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家伙,这种人是一条毒蛇,要么一棍子打死,要么你就要时时刻刻担心会不会这条毒蛇突然冒出来。

  而且,此时林倩茹的父母还在谭家,这一次他不仅要撕碎林倩茹这个延续了好几年的噩梦,更要将她的父母带走,更重要的是要永绝后患,否则,等他离开杭市,谭家万一对林倩茹父母动手怎么办。

  “既然寻常手段解决不了,那就暴力解决,向所有人宣布,林家我罩着了,不过,为了预防万一,还是先找个老朋友帮帮忙才行,到时候谭家哪怕是动用官方的手段也奈何不了我。”

  陆天星目光闪过一道光芒,从床头摸到手机,打开了通讯录,脸上露出一个缅怀的目光,凭借着记忆,发了一条带着特殊符号的信息出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林倩茹的身子微微的颤抖了一下,缓缓的睁开美眸,当看到近在咫尺的陆天星的时候,林倩茹的脸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你怎么醒的这么早。”

  “当然了,今天是迎接岳父岳母回家的日子,我当然要早起了,给他们留下一个好印象,到时候他们一高兴就把你嫁给我了,说不定连礼金都省了。”陆天星笑呵呵的说道。

  “胡说八道。”

  林倩茹白了陆天星一眼,道:“赶紧起床了,再不起床就让黄妈看笑话了。”

  “怕啥,你是我老婆,有什么大不了的。”陆天星耸耸肩,毫不在意说道。

  “懒得理你。”

  林倩茹打掉陆天星在自己身~上~作怪的大手,没有躲避陆天星的目光从床上起来了,完美的身材清晰无疑的展露在陆天星的眼中,让陆天星一阵食指大动。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过,很快已经是十点多钟了。

  对于陆天星来说,时间流逝并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对于谭家大院中来给谭家贺喜的各方势力的人来说,却是一种十分煎熬的一段时间。

  他们昨天晚上就得到了消息,说林倩茹带着男朋友回到了杭市,打算在今天亲自登门,带走自己的岳父岳母,所以,他们今天大清早就来到了谭家,要是亲眼见识一下林倩茹的男朋友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敢说出学习谭家的话。

  相比于其他人的期待,谭家的人则是脸色阴沉无比,他们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这些人大清早的跑到谭家来贺喜到底是为了什么,分明是想要看看林倩茹男朋友这一条过江龙能不能压得住他们谭家,只要这条过江龙能压制住谭家,恐怕这些人立马就会向着陆天星大献殷勤了。

  与此同时,在谭家大院的外面,此时林倩茹已经驾驶着车子和陆天星出现在了外面,当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林倩茹的身子情不自禁的颤抖了起来,她忍不住的抱紧了陆天星的胳膊,手心全是汗水,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她相信陆天星,可事到临头,依旧不由的让她感觉到一丝惊悚,近在咫尺的谭家大院就仿佛一头匍匐在地上的巨兽,张开了血盆大口,等待这他们闯进来。

  “天星。”

  林倩茹轻轻的叫了一声。

  她心中明白,一旦陆天星踏入谭家,结果只有两个结果,第一个结果就是陆天星压住了谭家,带着林倩茹和她的父母离开谭家。

  第二个结果就是一败涂地,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走出谭家。

  望着林倩茹脸上所流露出来的恐惧和担忧,陆天星知道谭家在这个女人心中就是一个永远的噩梦,可能一辈子都没有苏醒的噩梦。

  不过此时,陆天星什么话都没有说,他很清楚,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最好的办法就时用实际行动告诉这个女人,她的男朋友是最强的,他会亲手撕碎这个噩梦。

  “没有退路了,我们下车吧!”陆天星轻轻的说道。

  林倩茹抿了抿嘴唇,最终点了点头,打开车门下了车。

  “天星,我们现在就进去吗?林倩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平静自己的情绪,不希望让陆天星为自己担心。

  “不着急,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办,等东西到了再进去。”陆天星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抬起头,望着不远处的谭家大院,嘴角带着一抹笑容,仿佛谭家在他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