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岛我于情于理都要去一趟,就算江流风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都必须要去一趟,在京城的时候,要不是他的弟子苍梧帮我,这一次的长城之战,哪怕是我能赢,恐怕都是惨胜,所以我必须去一趟,感谢一下他。”

  说到这里,陆天星停顿了一下,这才继续开口说道:“至于天神的下落,我已经锁定了一个大概的范围,基本上可以确定他在哪了,不过,这样必须要去日本一趟才行,才能确定这个范围到底正确不正确,一旦得到确认,那么我们将要面对的敌人绝对是非常强大。”

  说到最后,陆天星的语气中已经带着一丝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天神能在扎根在日本,并且将日本第一家族山口家族控制在手中,让他们为自己效力,势力可见一斑。

  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对天神的势力一点儿都不清楚,只知道哭面使者和笑面使者,还有十二惊惶,除此之外,他对天神的势力一点儿都不知道,但是天神却对他的势力一清二楚。

  这种敌暗我明的局势,让陆天星不得不选择去主动破局,否则,一旦天神再次动手,那就是倾天之势碾压过来,他纵然能挡住,绝对也是惨胜,这不是他想要看得到的结果,最好的办法就是前往日本,覆灭山口家族,剪除天神的羽翼,逼天神自己出来。

  看着陆天星那郑重的脸色,玫瑰沉声说道:“这件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这件事情你不需要插手,交给我来处理。”

  陆天星摇了摇头,阎罗殿现在的势力或许不逊色其他的家族,但是真正和老牌势力比起来,底蕴还是比不上:“对了,玫瑰,这段时间,你让阎罗殿的人给我盯紧了唐家和杨家,等我突破到神话级后期,我就带你踏平唐家。”

  “恩,但是我希望你能好好保护自己的安危,我已经等了很久了,不差这几天。”

  玫瑰微微点了点头,看着陆天星轻声说道:“好了,你在我这里呆了足够久了,是时候离开了,我可不想白芷晴打电话到这里来问我,她老公是不是在我这里。”

  “那你呢……。”

  “我当然是好好休息一下了。”

  玫瑰说着伸展了一下懒腰,道:“谁知道你这个家伙跟一头牛一样,弄得我现在浑身上下都没有任何的力气,当然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陆天星微微沉吟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那好,你好好休息,我先离开了。”

  “恩!”

  玫瑰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抬起脑袋,撅着红唇:“我要你和我吻别。”

  “好。”

  陆天星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低头吻在了玫瑰那诱人的红唇上……。

  十分钟后,陆天星穿戴整齐的站在了枫叶别墅的大门口,也没有再做任何停留,直接上了车,离开了枫叶别墅。

  由于现在并不是上下班的高峰期,路上可以说是一路畅通,只是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陆天星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了白氏集团。

  将车停在地下停车场后,陆天星没有犹豫,立刻从车上走了下来,由于现在还不到白氏集团中午下班的时间,陆天星也没有闲逛的心思,一路朝着电梯走去。

  在大厅当中,一些白氏集团的员工在看到陆天星走进来之后,立刻恭敬的打着招呼。

  现在陆天星和白芷晴的关系在白氏集团已经非常的明了了,所有人都知道陆天星和白芷晴的关系如何,甚至在白氏集团还一直流传着一些消息,那就是如果将来白芷晴怀孕了,肯定会在家里养胎,整个白氏集团的主事人说不定就是陆天星了。

  纵然不是陆天星,依靠着陆天星和白芷晴的关系,只要稍微在白芷晴的耳边吹吹枕边风,恐怕就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了,毕竟白芷晴这段时间的变化,大家都看在眼里,绝对不介意为了老公将一个员工开除出去。

  陆天星冲着四周点了点头,没有开口说什么,而是大步流星的朝着总裁专属电梯走了进去,打算先去白芷晴办公室再说。

  刚刚走进电梯,陆天星就听见手机传来一阵悠扬的铃声,没有任何迟疑的拿出手机,当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陆天星没有任何犹豫的接通了电话:“喂,表哥,这一大清早的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吗?”

  打电话过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从京城回到江南的陆浩月。

  “表弟,我听说你打算最近几天要去琴岛了?”陆浩月没有和陆天星客套什么,而是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恩,这一次长城之战多亏了苍梧,要不是苍梧,我说不定已经死在长城了,于情于理,我都要去琴岛看看。”

  陆天星点了点头说道:“顺道我打算去琴岛踩死一只最近蹦跶的很欢乐的老鼠,不踩死他,我担心我以后睡觉都提心吊胆的。”

  “表弟,你说的是孙家?”

  “不错,的确是孙家。”

  陆天星眼中闪过一道嗜血的冷芒,道:“这一次的京诚之行,差点就阴沟里翻船了,孙家既然给我送了一份大礼,于情于理,我当然也要还一份大礼给他们,对了,表哥,你突然问我这个做什么,难不成你也想劝我放过孙家?”

  “劝你?我劝你做什么,有人既然找死,那就送他们上路就好了,省的别人以为我们陆家是一群孬种。”

  陆浩月微笑着说道:“对了,表弟,这一次我打电话来,是爷爷有句话想让我告诉你。”

  “什么话。”

  “爷爷说,让你去琴岛的时候,最好把弟妹也带上,一起去琴岛。”

  愕然的听到陆浩月的话,陆天星的眉头微微一皱:“表哥,爷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我问过爷爷了,但是爷爷不说,只是跟我说让你带着弟妹一起去,等你去了琴岛你就知道了。”

  陆浩月摇了摇头,紧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开口说道:“对了,或许是跟那个传言有关吧!传言江流风就是你母亲的义父,或许是这个原因吧!”

  “我母亲的义父?”

  听到陆浩月的话,陆天星眉头微微一挑,点了点头说道:“表哥多谢了,到时候我会带着芷晴一起去的。”

  “那好,你去琴岛小心一点,有什么事情,可以打电话给我,我会尽全力帮你的。”

  “那多谢表哥了,等我回江南的时候,再跟你好好喝一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