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下午。

  陆天星百般无聊的站在大厦门口,一脸的纠结,他原本还打算趁着下班的时间,提前溜走的,他对白芷晴口中的宴会实在是提不起任何的兴趣,可惜,没有等他走出电梯,就让白芷晴给拦住了,让他乖乖的等在这里,而白芷晴则是去地下停车场开车。

  “咦,这不是陆哥吗?恭喜陆哥荣升为董事长助理。”

  就在这时,一个带着丝丝谄媚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黄灿从大厦中走出来,一脸羡慕的看着陆天星。

  陆天星的升职速度已经在白氏集团传遍了,无数人把陆天星当成心中的偶像,上班两天,迟到两天,结果非但没有受到任何的惩罚,反而升职了,从保安直接升职成了董事长助理,这升职速度简直是开创了白氏集团的传奇,比坐火箭还要快。

  甚至有的人在心里打算,是不是也按照陆天星的方式来一次,迟到一下,看看能不能升职。

  “陆哥,你能跟小弟说说,你是怎么升职的吗?有什么诀窍没有。”

  “嘿嘿,这有什么诀窍的,当然是董事长发现我隐藏的男人魅力了,所以才把我招为董事长助理的,这就跟男董事长喜欢招那些漂亮,年轻,胸~大的美女秘书一样,带出去倍有面子。”陆天星哈哈大笑,颇为自恋的摸了摸头发,得意的说道。

  “陆哥说的,肯定是这样,要说在白氏集团,还真没有几个比得上陆哥,长得帅,实力强,完美中的完美,说不定哪一天就从助理升职为经理了,到时候陆哥你要是发达了,可千万不要亡了小弟啊。”黄灿恭维道。

  “放心,你是我兄弟,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

  陆天星被马屁拍着轻飘飘的,得意洋洋的说道:“有句话说的好,近水楼台先得月,等我哪一天成为白氏集团的男主人,到时候别的不说,一个部门经理的位置肯定给你留着。”

  “陆哥好样的,小弟我就提前祝贺陆哥旗开得胜,抱的美人归了。”

  “哈哈哈,那就借兄弟你的吉言,旗开得胜,拿下白芷晴,一统江山。”

  “陆哥你出手,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哇,陆哥你看哪里,那美女的身材实在是太火~辣了,36e都有了吧!据说是广告策划部的第一火爆身材。”

  “身材非常的不错,可惜脸差了一点,化妆太浓了,要是不嫌弃,关掉灯还是可以的。”

  “陆哥言之有理。”

  两人一唱一和,干脆呆在大门口,欣赏着一个个从白氏集团出来的美女,时不时的发出评价的声音。

  于是乎,在白氏集团的大门口出现了这么一幕,两个男人凑在一起,眼神放光的盯着大厦的门口,时不时的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引得白眼不断的飞来,但两人依旧后知后觉,兴致勃勃的看着,是不是的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两人丝毫没有发现,在他们的身后,一辆白色保时捷正停在哪里,一个漂亮的女人正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们两个。

  “轰隆!”

  保时捷突然发出一声引擎轰鸣,陡然加快速度,一个漂亮的甩尾,稳稳的挺着陆天星的身边。

  陆天星被这声音吓了一跳,看着近在咫尺的保时捷,额头上不由自主的留下了几抹冷汗,这女人太疯狂了,这要是差了点,他岂不是要和轮椅过一辈子了。

  “上车。”

  一个冷的掉渣的声音从保时捷上传出来,一张布满寒霜的俏脸透过车撞,正冷冷的看着他们。

  “董事长好,董事长再见。”

  黄灿被这个声音吓得浑身一哆嗦,冲着白芷晴打了一个招呼,再也顾不上陆天星了,脚底抹油的冲出了大厦。

  陆天星耸了耸肩,打开副驾驶的车门钻了进去。

  “啧啧,老婆,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你看你的脸都快结成冰了,这要是放到东北去,东北的人民恐怕就更冷了。”陆天星当作没有看见白芷晴杀人的目光,笑着说道。

  “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白芷晴怒声道。

  “狗嘴里能吐出象牙?”

  陆天星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白芷晴说道:“老婆,你是从火星来的吧!世界观也太奇葩了。”

  “你……。”

  白芷晴脸色变得铁青,深深吸了一口气,好半天才平静自己的心情:“下次我不希望在听到那些话,你明白吗?”

  “我没说错啊,你本来就是我老婆,我之前只不过是说追求你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你以为我愿意这么说啊。”

  听到这话,白芷晴脸色立刻难看了起来:“陆天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跟我结婚让你很丢脸不成。”

  “丢脸到没有,但是你想啊,像你这种事业女强人,肯定是以事业为重,爱情婚姻在事业面前,统统都得靠边站。男人娶老婆讲究的是两头热,而不是一头热,热脸贴冷屁~股。而且,以后我要是走在小区当中,别人或许会夸赞说,哎哟,陆天星,你老婆真漂亮,好有钱啊!但是,这有什么用,只能看,不能用,难道娶你回家,接着我自己再来左右互搏,把五姑娘当老婆用吗?”

  白芷晴被陆天星说的俏脸发烫,美眸一寒:“陆天星,麻烦你说话文雅一点好不好,而且,你刚才说的不是挺有劲的吗?说要追求我什么的。”

  陆天星没好气的看着白芷晴说道:“那是吹牛懂吗?就跟网上一大堆人晒朋友圈一样,晒得是面子,不见得必须要拥有这些,只要收获别人的点赞就足够了,就像我说,我跟奥巴牛很熟悉,昨天晚上还跟他一起斗地主,难道我真的跟他斗过地主吗?”

  “你……你这是强词夺理。”

  白芷晴心中一阵郁闷,当初她怎么脑子一热让这家伙做助理了,他应该去干销售,能把黑的说成白的。

  “唉,老婆,你知道吗?其实为了娶你,我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代价?”

  白芷晴一愣:“你能够付出多大的代价?”

  “多了去了,你想啊,我们之间是协议婚姻,说不定哪一天你就把我给踹了,我怎么办。”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分析道:“你把我踹了,这也没什么。但其他人肯定会说,没想到白芷晴竟然是这样一个女人,喜新厌旧,有这么一个帅气完美的老公居然还不知足,还去外面包养小白脸,你们说,这是不是陆天星这个家伙不行啊,满~足不了自己的老婆。老婆,你知道吗?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这些事情传出去,你让我怎么去找老婆……”

  “你给我闭嘴,你才包养小白脸了。”

  白芷晴怒视着陆天星。

  “不是我说的,是别人说的,如果你跟别的男人结婚了,别人肯定会这么说,所以我付出的代价很大。”

  “陆天星,你够了,在胡说八道,你信不信我一脚油门踩下去,我们两个同归于尽。”

  白芷晴有些抓狂的看着陆天星,她算是看明白了,陆天星就是一个无赖,不要脸到家了,你根本就说不过他,他能把黑的说成白的,白的说成花的,跟他斗嘴,只会给自己找罪受。

  看到白芷晴不说话,陆天星眼底闪过一抹笑意,这时候他才觉得白芷晴是一个女人,而不是女神。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