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陈长武转身就走,那原本看到陈长武来了之后,脸上带着劫后余生表情的卢俊达脸色在这一瞬间,再次变得苍白到了极点,有心想要开口叫住陈长武,可是当看到站在林雅妃身边的吴涛的时候,努力的张了张嘴,却一句话说不出来。

  “站住。”

  林雅妃突然开口,语气漠然的说道:“陈长武,你就想这么离开吗?你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听到林雅妃的话,陈长武身体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慢慢的转过身,声音沙哑着说道:“林小姐,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欺人太甚?”

  林雅妃笑了起来,笑的肆无忌惮,完全无视陈长武那阴沉到极点的脸色:“陈长武,你挖了我的墙角,现在又跑到我面前来耀武扬威,打不过,你就觉得我欺人太甚,你不觉得可笑吗?”

  说到这里,林雅妃停顿了一下,声音陡然一变,带着一丝阴冷之色,带着一丝霸道和强势:“不过,没关系,既然你今天觉得我欺人太甚,那我今天就欺人太甚给你看看,今天要么你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要么我送将你的尸体送回青天盟。”

  看着一脸霸道,强势的林雅妃,陈长武的脸色阴晴不定的闪烁着,双拳紧紧的握在一起,脸上带着狰狞的神色:“林小姐,你莫非真的想要挑起阎罗殿和青天盟的冲突不成?”

  “挑起冲突?”

  林雅妃放肆的大笑了起来:“陈长武,如果这番话是你身后的那个人来跟我说,或许还有一点威胁力,但是你,还没有资格来威胁我。”

  话音落下,林雅妃迈着脚步缓缓的朝着陈长武走了过去。

  看着林雅妃一步步的朝着自己走过来,陈长武脸色一下变得阴沉无比,一双眸子中夹杂着一道让人心悸的冷芒,拳头握紧了又松开,最终选择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林雅妃。

  顷刻之间,林雅妃走到了陈长武的身边,那精致的脸蛋上慢慢露出了一个迷人而又妩媚的笑容:“陈长武,我还以为你刚才准备对我动手呢!”

  看似平静的话语,但是传到陈长武的耳朵中,却让他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因为林雅妃说的没错,他刚才的确准备出手擒住林雅妃,可是最终选择了放弃机会,不仅仅是因为没有把握,更重要的是林雅妃就是一条毒蛇,而且十分的谨慎,从来不会把自己置身在险地之中,他要是敢动手的话,说不定就是他的死期到了。

  “林小姐,这一次我陈长武认栽,你已经杀了我三个保镖了,你难道还不打算放了我吗?”陈长武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此刻,在陈长武的心中,林雅妃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早知道林雅妃这么难以对付,他绝对不会这么主动的挑衅林雅妃。

  “放了你?”

  林雅妃微笑着说道:“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你的,不过,你既然敢挑衅我阎罗殿,那就必须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才行,不然,别人还以为我阎罗殿好欺负呢!”

  “你到底想要什么交代。”陈长武重重的从口中吐出一口闷气,重重的说道。

  “跪在地上,从这里给我爬出天龙会所,今天的这件事情我既往不咎,不然的话,我就将你的尸体送回青天盟。”

  听到林雅妃的话,陈长武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寒声说道:“林小姐,你别太过分了。”

  “怎么,陈长武,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你……。”

  “怎么,你不想跪着爬出去吗?”

  陈长武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

  “既然你不想跪着出去,那我就让你横着出去,吴长老,动手,杀了他,把他的尸体送回青天盟。”

  林雅妃的声音充满了冷厉之色,双眸之中带着森然的光芒,她今天晚上就要杀鸡儆猴,告诉京城所有人,想要对付她林雅妃,就必须要有心理准备来承受这个代价。

  感受到林雅妃身上散发出来的凌厉的气息,看着吴涛朝着他走过来,陈长武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了起来,他没有想到林雅妃真的敢这么做。

  “噗通!”

  没有任何的犹豫,陈长武重重的跪在了地上,脸上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他终究选择了跪在了地上,现在丢脸只是暂时的,如果他死了,这辈子都将没有机会在找林雅妃复仇,更别说重建陈家了。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所有人脸上都忍不住的闪过一丝震惊之色,他们真的没有想到林雅妃竟然如此的霸道,硬生生的逼着陈长武跪在了地上、

  要知道青天盟现在在京城的势力丝毫不逊色阎罗殿,哪怕陈长武只不过是别人推到前面的傀儡而已,但是陈长武依旧代表着青天盟的脸面,林雅妃现在逼着陈长武跪在地上,这相当于是把青天盟的脸给踩在地上摩擦了。

  “陈长武,你现在可以爬出去了。”林雅妃看着陈长武,语气平静的说道。

  “林小姐,你真的要这样嘛?”陈长武一脸的狰狞之色。

  “当然,怎么你不愿意吗?”林雅妃不咸不淡的说道,对于陈长武眼中的怨毒之色,视而不见。

  “好,我按照你说的。”

  陈长武咬着牙,深深的看了一眼林雅妃,目光充斥着无穷无尽的阴冷,双腿跪在地上,双手撑在地上,朝着会议室外面爬去。

  “吴长老,你跟着他,看着他爬出去,如果他敢半路站起来,给我送他上路。”林雅妃面色平静的说道。

  听到林雅妃的话,陈长武双拳紧紧的握在了一起,不知不觉间手指甲已经刺进了肉里面,溢出了丝丝的血丝,但是他仿佛却没有感受到疼痛一般。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陈长武跪在地上从会议室当中爬了出去。

  来的时候耀武扬威,走的时候颜面扫地,可以说这是陈长武的真实写照。

  等到陈长武离开之后,林雅妃重新走回到自己的椅子上,目光冷漠的扫过所有人:“记住我说过的话,我既然能给你们一切,那就同样可以毁灭掉你们,如果你们当中有谁敢临阵倒戈,我不介意送他黄泉路,让他跟卢俊达一样,千刀万剐,不信的话,你们尽管试试,看看我林雅妃是不是在撒谎。”

  话音落下,林雅妃那双丹凤眼之中闪过一道凌厉的杀意,那殷红的嘴唇微微上扬。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