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陆天星的话,再看着陆天星脸上的笑容,薛曼脸上渐渐再次露出了笑容,道:“那就这么说定了,等你从琴岛回来,我请你吃饭,到时候你可千万不要不理我啊。”

  “嘿嘿,薛部长这你就放心了,我一直信奉一句话,只要你说一句,你请客,不管山高水远,还是我远在天涯海角,我都会赶回来见你的,所以,只要你说你请客吃饭,我保证准时出现在你的身边。”

  “去你的,你这分明就是酒肉朋友。”

  薛曼妩媚的白了陆天星一眼,道:“等你去琴岛的时候,我就不送你了,你自己小心一点。”

  “我会的。”

  说着,陆天星看了一眼食堂当中越来越多的员工,道:“好了,薛部长,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先去走了,芷晴还没吃饭,我先带一份饭给她。”

  “恩。”薛曼微微点了点头。

  “那我走了。”

  陆天星冲着薛曼摆了摆手,没有再说什么,站起身来,朝着食堂的窗口走去,提着刚才让大厨准备的饭菜,走出了餐厅。

  看着陆天星消失的背影,薛曼那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脸的复杂和坚定之色。

  她知道自己的身份现在和陆天星的身份可以说是天差地别,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也不为过,但是她不想就这么放弃了,这是她的第一段感情,陆天星也是第一个让她动心的男人,她真的不想就这么放弃了,除非是有朝一日,陆天星亲口对她说,不喜欢她了,否则,哪怕是暗恋,她也一样不后悔。

  对于自己离开后,薛曼的想法,陆天星并不清楚,而是提着塑料袋离开了食堂。

  刚走出食堂没多远,陆天星顿时楞了一下,因为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俏丽的身影,一身合体的服饰将她那完美的身段勾勒的淋漓尽致,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很自然的披散在肩膀之上,一张让人羡慕的瓜子脸,秀气的柳眉如月牙一般,鼻梁高挺,嘴唇单薄却带着致命的诱惑,一点朱红,让人有一种忍不住想要去品尝的感觉。

  波涛汹涌的峰·峦和平坦的小腹之间形成一个高低落差,在搭配上一双红色高跟鞋,让她整个人都显得更加高挑了起来。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栾红月。

  陆天星在看到栾红月之后,微微一愣,他回魔都的时候,听白芷晴说栾红月出去处理有关于慈善组织的事情了,没有在公司,今天怎么又回来了。

  一愣之下,陆天星瞬间回过神来,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丝灿烂的笑容,立刻大步流星走上前去了。

  “美女,你专门在这里等我吗?你说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打算做我女朋友,不过我结婚了,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当我的姨太太倒是没有问题。”

  陆天星脸上浮现出一个轻佻的笑容,大步流星的朝着栾红月走了过去,目光情不自禁的在栾红月的身上打着转。

  愕然的听到陆天星的话后,栾红月微微一怔,显然没有想到陆天星竟然会这么大胆的调·戏她,虽然说上一次因为孙武的事情,她已经和陆天星负距离的接触,陆天星也在心中接受了她。

  但是要知道她的出生本来就不好,这要是传出去,陆天星肯定会受到别人的指指点点,到时候名声就彻底的毁掉了。

  下意识的,栾红月往后退了一步。

  看着栾红月的动作,陆天星心中微微一叹,知道栾红月这么做到底是因为什么,无非是担心自己曾经的身份配不上他,和他走得太近,会担心别人对他指指点点,影响他的声誉罢了。

  再次叹了一口气,陆天星走到栾红月的身边,抬起手,轻轻的**着栾红月那张白皙的脸蛋。

  感受到陆天星的动作,栾红月身子微不可察的颤抖了一下,声音带着一丝紧张的说道:“天星,别这样,会……会被人看见的。”

  陆天星听到栾红月的话,叹了一口气说道:“红月,你还在在意自己曾经的身份吗?你知道的,我从来不在意你的过去的身份如何。”

  “天星,我知道你不在意我的过去的身份,但是我在意,我不希望因为我而让别人对你说闲话。”

  栾红月深深的看着陆天星,就仿佛要将陆天星的影子牢牢的记在心中一样,脸上慢慢的浮现出了一丝灿烂的笑容:“天星,其实今天我到白氏集团来找你,是想要跟你说,我要走了,我要离开魔都了。”

  “离开魔都?”陆天星微微一愣。

  “恩。”

  栾红月轻轻的点了点头,道:“现在希望慈善基金会所有准备工作都已经筹备完毕了,我也差不多该离开魔都了。”

  “你需要出去多久?”

  陆天星张了张嘴,有心想要挽留栾红月,但是他更加的清楚,栾红月不可能会留下。

  “不知道。”

  栾红月微微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看着陆天星轻声道:“或许等我在外面累了,倦了,我就回来了,只不过,到时候你的心中还有我的一席之地吗?”

  “有,不仅我的心中有你的一字之地,我住的地方,永远会有你一个房间。”陆天星没有任何的犹豫,重重的开口说道。

  听到陆天星的话,栾红月的脸蛋上慢慢的露出了一道让人眩晕的笑容,笑的很美,笑的很幸福,对于她来说,只要有陆天星这句话就足够了,哪怕陆天星现在是在骗她,她也一样无怨无悔。

  “天星,我想抱你一下。”

  栾红月定定的看着陆天星,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突然向前走出一步,整个人都扑倒了陆天星的怀里,重重的抱住了陆天星,将脑袋·贴·在·了陆天星的胸膛上,听着那强健有力的心跳。

  陆天星没有躲闪的意思,微微愣了一下,怜惜的张开了手臂,抱住了栾红月的玉背,轻轻的**了两下……。

  栾红月离开了白氏集团,离开了魔都,就这样离开了,就如同她当初毫无被重视的来到这个世界上,在今天栾红月也选择轻轻的离开,一个人孤独的离开了魔都,去选择一个她曾经向往的生活,一个自由自在,没有任何压迫,没有任何名利的生活。

  陆天星不知道栾红月还会不会再回来,在他的心中,栾红月将自己变成了随风飘扬的蒲公英,随风飘荡,或许有遭一日,她累了,倦了,或许就会落地,也或许随风飘荡,一辈子再也不会出现了,不过,陆天星始终都知道,栾红月是他的女人,不管在哪,栾红月都是他的女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