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白芷晴的反映,陆天星苦笑着停下脚步:“老婆,至于吗?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需要这么大的反应吗?我就好奇了,你们女人的思维也太奇葩了,去沙滩上随便有两块布遮住前面就行了,连屁股都露出来了,也不见你们害羞,这会儿裹着浴巾都害羞,你说你们的思维是不是很奇葩`xs.@发发!说”

  “你……你这是歪理”

  白芷晴铁青着脸看着陆天星,这家伙就是一个毒舌,一句话能把所有人噎死,这能是一个道理吗?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在你洗澡的时候就来了,不得不说老婆你洗澡的时间太久了,都快半个时了,太浪费水了我觉得以后我们可以一起洗澡,节约用水,又省时省力,还能相互搓澡”陆天星看着白芷晴,郑重其事的说道

  “你去死,鬼才要和你一起洗澡,陆天星你就是一个色狼,你在这里给我等着,我换完衣服再来收拾你”

  白芷晴恨恨的瞪了陆天星一眼,又无可奈何,蹬蹬的往二楼走去

  “老婆,你的浴巾太短了,我看到了”陆天星在楼下扯着嗓子喊道

  “你去死吧”

  十几分钟之后,白芷晴再次从楼上走下来,只不过这一次换了一身正装,把全身都包裹的严严实实,连脖子都包裹住了

  “老婆,至于吗?我又不是色狼,你把自己裹得这么严实,不热吗?”陆天星一脸苦笑着说道

  “要你管”

  白芷晴深吸了一口气,冷笑道:“对付你这种色狼,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给你任何机会,陆天星我告诉你,我们之间只是协议夫妻而已,你要是有其他的想法,我劝你最好趁早掐灭了,否则,哼……”

  说着,白芷晴的眼神扫过陆天星的裤裆,冷哼一声

  陆天星顿时只感觉~兄~弟凉飕飕的,一脸惊恐的看着白芷晴:“老婆,你不是开玩笑吧!这可是你未来的幸福,陆家传宗接代的宝贝,没了他,你以后怎么办”

  “无耻,下流,混蛋”

  白芷晴俏脸闪过一抹红晕,一阵憋屈,这家伙也太不要脸了,明明一件无耻的事情,怎么到了他嘴里就变得光明正大了

  该死!

  这真是一个无耻下流的混蛋,自己当初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极品老公

  听到白芷晴的话,陆天星不爽的说道:“老婆,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做无耻下流这是人类未来的希望,没了它人类几千年前就灭亡了,怎么就无耻下流了,唉,老婆,你的思想太龌蹉了,这样不行”

  “你强词夺理,你才龌蹉,你全家都龌蹉”白芷晴愤怒的吼道

  陆天星嘿嘿一笑:“龌蹉总好过假正经,话说老婆你今天晚真的不打算和我做一些喜闻乐见,创造下一代的和谐事情吗?”

  “谁和你做那种事,我呸,你别忘了,我们可是签过协议的,不干涉对方的生活,不强迫对方做任何事情”

  白芷晴只觉一股无名的怒火从心底冒出来,这个可恶的混蛋,当初她怎么就和这个家伙有了关系

  “可我们是夫妻,领过结婚证的,是合法夫妻”

  “那只是协议上的夫妻”

  白芷晴咬牙切齿的看着陆天星,似乎想起了什么,拿起自己的皮包,从里面取出一个崭新的触屏手机,递给陆天星:“这是给你的手机,给我拿着,省的以后要你出场的时候找不到人”

  “哦,这可是最新款的水果手机,要好几千呢!没想到老婆你这么舍得下本钱”

  陆天星笑嘻嘻接过手机,看来这婚是结对了,有豪宅,有手机,还有一个漂亮老婆当福利来养眼,就是冷了点,不能做喜闻乐见的事情

  看到陆天星乐滋滋的接过手机,白芷晴眼里再度闪过一丝鄙夷,慵懒了伸了一个懒腰,站起身来道:“记住我们的协议,你的活动范围仅限于一楼,不准上楼,否则,我有权利让你从这里滚蛋”

  “我保证不上二楼,不过,老婆万一你叫我上二楼怎么办,我到底上,还是上呢!当然了,老婆你要是开放点,其实在大厅也没有关系,我的体力完全可以支撑一些高难度的姿势”

  陆天星嘿嘿一笑,双眼盯着白芷晴的圣~女~峰

  白芷晴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脸蛋微微有些发红,这王八蛋的脸皮真够厚的,自己叫他上二楼,这完全是做梦

  “我觉得你应该去医院看看脑子,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我叫你上二楼,你做梦”

  白芷晴冷哼一声,不在理会陆天星,转身就准备上楼,却听见外面传来噪杂的声音

  “老爷,你不能进去……”赵妈的声音带着一丝紧张

  紧接着一个男人愤怒的声音响起:“臭老太婆,给我滚开,我告诉你,这是我女儿的家,也是我的家我想进去就进去,你只不过是一个佣人而已,再阻拦我,信不信我让你滚蛋”

  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白芷晴的俏脸瞬间白了一下,神情陡然变得冰冷起来,宛如一块寒冰,面无表情的看着门外一个骂骂咧咧的走进来的中年男子

  这是一个满脸颓废的中年男子,胡须拉杂,昂贵的西装穿在他的身上没有衬托出任何的气质,眉宇间闪烁着强烈的愤怒,容貌和白芷晴有几分相似,显然是白芷晴的父亲

  白山此刻走进门来,依旧是怒气冲冲的模样,大声嚷嚷道:“白芷晴,你看看你请的什么佣人,没大没的,居然连我也敢阻拦,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我现在要求你立刻开除她,让她滚出这里,看到就恶心”

  “我请什么人跟你没关系,还有这是我家,请你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白芷晴示意赵妈离开后,面无表情的看着白山,仿佛看着一个陌生人

  “好啊,白芷晴你现在翅膀硬了,可以不认我这个父亲了,是不是?”

  白山勃然大怒,破口大骂道:“我当初在你生出的时候就该把你给扔了,你和你妈一样是一个臭~婊~子,破烂货,忘恩负义的垃圾白芷晴,我告诉你,我是你爸,一直都是你爸,你别以为躲着我,我就找不到你了?我告诉你,不管你同不同意,你必须和张公子结婚”

  白山咆哮连连,眼中闪烁着狰狞,丝毫没有父亲看见女儿的惊喜,反而像是仇人

  陆天星眉头皱了皱,这是一个父亲对自己女儿应该说的话吗?

  ...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