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魏旭的眼神,陆天星的脸色由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依然保持着绅士的姿势,脸上也带着淡淡的笑容,仿佛即将要被拒绝,要在大庭广众下丢脸的人不是他一样。

  而就在魏旭内心之中洋洋得意的时候,秋映蓉缓缓的开口说道:“魏少,不好意思,谢谢你的抬爱了,不过,在舞会开始之前,我已经和陆先生约好了,今天晚上我是他的舞伴。”

  愕然的听到秋映蓉的这句话,魏旭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了起来,眼底深处也慢慢浮现出了一丝狰狞之色。

  他本来以为秋映蓉是打算接受自己的邀舞了,结果没想到秋映蓉只所以把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只是想要跟他这番话。

  尤其是感受到周围那传来的一阵阵嘲弄的目光,魏旭只感觉这些目光仿佛变成了一个个的巴掌落在他的脸上,虽然没有声音,但是却让打的他的脸一阵生疼。

  话音落下后,秋映蓉没有再看魏旭一眼,而是将目光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缓缓的深处自己那纤纤玉手,放在了陆天星的手掌心。

  陆天星握着秋映蓉那宛如温玉一般的手指,脸上带着笑容,看也不看旁边的魏旭,完全就当没有这个人存在一样,两人携手朝着舞池中央走去。

  在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别人恨你,而是别人无视你。

  魏旭现在就是这种感觉,他不在意陆天星是不是看自己不爽,而是现在陆天星压根就不看他,那模样就仿佛他只不过是一只蚂蚁,脚下的一只臭虫,根本不在意、

  这种无视让魏旭双眼都变得有些猩红了起来,胸膛一阵剧烈起伏,气的肺都快要爆炸了。

  而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之后,脸上都是忍不住的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在魏旭纠缠白芷晴和林倩茹的时候,他们就看见了,现在魏旭又被秋映蓉给打脸了,而且打的啪啪带响的那种,虽然不是他们动手,但是看见魏旭吃瘪,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而在人群中,一个看起来不到一米六,穿着黑色西装,皮肤有些黝黑的年轻男子笑的格外开心,那模样简直跟吃了蜂蜜一样。

  听着周围传来一阵阵压抑的嘲笑声,魏旭就如同被施展了定身法一般,怔怔的站在原地,一种前所未有的耻辱感从心中爆发出来,让他的脸色看起来格外的阴沉,身上也散发出阴冷的气息,给人一种从地狱走出来的恶鬼一般。

  而就在这个时候,之前笑的非常开心的那个有点黑,有点矮,相貌普通的男子从人群当中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还摸着自己的脸:“唉,这脸太疼了,可惜,我的脸有点黑,看不出来,不像某个人,脸这么白,被打了一巴掌怎么都不见红,难道是因为脸皮太厚了,死猪不怕开水烫?”

  这个男子的话声音刚刚落下,魏旭猛然扭过头死死的盯着他,眼中闪烁着阴森的杀意,声音也带着低沉之色,如同嘶吼的野兽般:“赵元龙,你莫非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这一刻,魏旭的声音冷到了极点,充斥着掩盖不住的冰冷杀意。

  叫做赵元龙的这个男子在听到魏旭的话皱,哈哈大笑一声,嗤笑着说道:“杀我?魏旭,你有种杀我试试,你要是敢动我一下,你信不信魏家就敢提着你的脑袋跟佛爷谢罪。”

  “你……。”

  魏旭死死的盯着赵元龙,那模样就仿佛要吃人一样。

  “你什么你,魏旭,我摸自己的脸不行吗?关你屁事啊。”

  赵元龙不屑的说道:“这年头,人不要脸还真是天下无敌,还舔着脸去邀舞,也不看看自己是个怎么东西,算哪根葱。”

  说着,赵元龙看也不看魏旭那几乎阴沉的滴水的面庞,直接转身朝着远处走去。

  魏旭脸色狰狞到了极点,死死的盯着赵元龙的背影,呼吸急促而又杂乱,双手也在这一刻死死的握在了一起,手背上的青筋条条暴起,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

  四周其他的人目光依然时不时的落在魏旭的身上,依然一副看好戏的模样,不过,所有人心中都十分的明白,这一刻魏旭和赵元龙算是彻底撕破脸皮了,要是有机会的话,魏旭绝对会把赵元龙撕碎碎片,甚至连陆天星都会被魏旭给撕碎掉。

  对于一个纨绔子弟来说,你不给他面子,那就是打算和他不死不休,更别说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了。

  对于这里发生的事情,陆天星一点儿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了,恐怕也不会在意,对于他来说,魏旭只是一只蝼蚁,他不跟魏旭计较,只是不想在蒋天宝的舞会上见血,若是魏旭不识好歹,他也不介意送魏旭上路,若是魏家不识趣,那就让魏家烟消云散。

  陆天星握着秋映蓉的手,缓缓的走进舞池中央后,刚开始的时候,彼此都有一些尴尬,但是随着那悠扬的音乐响起的时候,这一丝丝的尴尬也渐渐的消失无影无踪。

  随着轻快的舞步,秋映蓉就好像是一朵盛开的牡丹,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而且那双漂亮的眸子当中,带着掩盖不住的喜悦之色。

  这一刻,秋映蓉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乐涌上心头,这或许是她这辈子以来最快乐的一天。

  这种快乐,不仅仅是和陆天星跳舞,而是和陆天星待在一起,当陆天星握着她的手,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腰的时候,秋映蓉心中涌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仿佛只要这个男人在自己的身边,就算是天塌了下来,这个男人也会用他的肩膀,为她撑起一片天。

  这种感觉,她从来没有感觉到过,哪怕是在灵灵亲生父亲的身上压从来没有感受到过,可是现在却在陆天星的身上感受到了,那种铺面而立的安全感让她脸蛋微微有些发红,有一种扑倒陆天星怀里的冲动。

  轻轻的嗅着陆天星身上那淡淡的气息,秋映蓉脸上的复杂之色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灿烂的笑容,带着一丝甜蜜,带着一丝羞涩,如同陷入爱河当中的小女生一般。

  这一刻,她很希望是永恒。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