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想做什么,你别过来,我告诉你,现在是和谐社会,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你会付出代价的,你……你给我记住了,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看着陆天星还是不停的朝着自己过来,年轻男子脸上浮现出一抹恐惧之色,放下一句狠话,连滚带爬的朝着外面跑去,仿佛后面有一头吃人的猛兽一样。

  看着连滚带爬跑掉的年轻男子,陆天星撇撇嘴,直接转身走进了办公室,顺手将办公室的大门给关上两人。

  “牛逼啊,陆哥越来越牛了,没想到连薛部长都拿下来了,不服不行啊。”

  保安部看着关闭的办公室大门立刻议论起来,羡慕无比。

  “是啊,陆哥太牛了,没想到能拿下薛部长,太牛了,我听说陆哥和销售部的林经理也有着暧~昧关系,陆哥这泡妞的手段太牛了,要是能教我一招半招的,我岂不是横扫天下了。”其中一个保安满脸羡慕的说道。

  “你?你就算了吧!这泡妞的手段不是寻常人学得来的,你要是敢脚踏两只船,我保证第二天我们这群兄弟就去医院看你了,说不定我们还得把你送到故宫展览。”另一名保安毫不留情的打击道。

  “送故宫去干什么。”

  “故宫曾经是什么地方。”

  “皇宫啊。”

  “那你还问。”

  “明白了,原来你是说他已经被阉掉了,只能去故宫伺候皇上了。”

  “错,我是说拿去展览,标题我都想好了,华夏的最后一个太监。”

  ……

  与此同时,在薛曼的办公室中,陆天星一脸诡异的看着薛曼,缓缓的开口道:“薛部长,看不出来啊,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追求者,还是死缠烂打的那种,实在是让我大开眼界,长见识了。”

  “陆天星,你这话是什么。”

  薛曼原本还比较好的心情,听到这番话之后,立刻变得不爽了起来,陆天星这句话的弦外之音,分明是说她脾气火爆,没有追求者。

  “没什么意思,只是有些好奇而已,这家伙是谁。”

  “谁知道,一个煞~笔而已,不用理他。”

  薛曼满脸的不爽的说了一声,看着陆天星道:“陆天星,你今天到我办公室来做什么,有什么事情吗?”

  “哦,我想问一下,最近有没有什么陌生人在你们四周转悠,还有伯母最近怎么样了。”陆天星轻声说道。

  “没有。”

  听到这话,薛曼的脸色也是有些凝重,摇摇头说道:“我母亲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现在已经出院了,对了,陆天星你有没有时间,我母亲想要请你到我家去吃顿饭,顺道感谢你一下,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去你家吃饭!”

  陆天星听到这话,脸色微微一变,又是吃饭,尼玛,这不是要老命吗?

  他才拒绝蓝心,这会儿又冒出一个薛曼,老天爷是不是嫌他的生活过的太安逸了,故意派这些小妞来惩罚他的,他现在才和白芷晴有了突破的进展,这会儿要是去薛曼家里吃饭,天知道白芷晴这小妞又会想到哪里去。

  “怎么了,陆天星,看你的表情好像很惊讶。”薛曼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吃饭就不用了。”陆天星摇摇头说道,没有向薛曼去解释什么。

  “随便你。”

  薛曼摆摆手,看着陆天星说道:“对了,陆天星这几天你去哪里了,怎么没有在公司看见你。”

  在问出这句话之后,薛曼心中猛然微微颤抖了一下,她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自己在心中竟然有些关心陆天星了,有些在意他了。

  或许是从当初陆天星救下她的母亲之后,在她的心中已经刻下了一道影子,亦或许是当一次陆天星帮她赶走势利亲戚的时候,又或者是第一次和陆天星去香江出差,在香江发生的一些事情,让她开始注意到了陆天星。

  连薛曼自己都不知道,在陆天星没有出现在白氏集团的这几天,她感觉心中空荡荡的,似乎有什么东西消失一样,工作也没有了任何的兴趣,整个人就像是霜打了的茄子,彻底的焉了。

  “没什么,这几天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一下,所以外出了一趟。”

  陆天星简单的说了一下,开口道:“薛部长,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走了,对了,如果你们周围出现什么陌生人,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告诉我,明白吗?”

  “我知道了。”

  薛曼点了点头,看着陆天星,突然开口说道:“陆天星,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叫我薛部长了,叫我小曼就好了。”

  “小曼?”

  陆天星一愣,不明白薛曼为什么这么说。

  “不……不是,我只是想说你帮了我这么多次了,我们应该算是朋友了,你叫我薛部长,我觉得有些生分了,没有别的意思,你千万不要误会了。”看着陆天星的目光,薛曼连忙解释道。

  听到薛曼的话,陆天星点点头,笑道:“你说没错,我们的确算是朋友,不应该再叫薛部长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一旦有人出现,你给我打电话好了,没其他事,我就先走了。”

  看着陆天星离开,薛曼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刚刚她感觉自己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差点就露馅了。

  薛曼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幽幽的说道:“陆天星,如果你不是倩茹的男朋友该有多好啊,到时候我就给你一个追求我的机会。”

  对于薛曼的表现,陆天星并没有想太多,而且,他也不会相信薛曼会看上自己。

  说句不好听的,他和薛曼完全就是欢喜冤家,一天不吵都闲得慌,他和薛曼才认识多久,除了帮薛曼治疗她的母亲和帮助她赶走势利亲戚之外,两人见面的时间屈指可数,几乎没有任何的交集,在公司也没有好好说过什么话,薛曼怎么可能会爱上他。

  换做是别人或许可以,但薛曼不行,像薛曼这种内心坚强,以工作为重的女强人来说,一见钟情这样的事情几乎不可能发生在薛曼的身上。

  第二更送到,五十度高温下打滚求推荐票,有推荐票的兄弟不要浪费了,接下来还有一更,更完就去睡觉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