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希望张总你能信守承诺,这一次天河度假村我们两家可以联合开发,共同取得天河度假村的开发投资标准,我白氏集团占六成利润,你们张氏集团占四成。”

  在陆天星等得不耐烦的时候,白芷晴终于把这件事情盖棺定论了,由于现在只是口头上的协定,并没有什么签约仪式和律师的到来,一切都需要等下次正式签约才会有。

  “好了,公事谈完了,我想芷晴你也应该饿了,这些菜都凉了就不要了,苍虎,下去让酒店再做一些新的。”

  张天峰拍了拍手,吩咐身边的苍虎,随后对着陆天星说道:“陆先生,你想要吃什么,随便点,这家酒店我也拥有一点股份,不用跟我客气。”

  “什么,蓝色天空大酒店,居然是张总你旗下的大酒店,据我所知,蓝色天空的市值在十几亿,没想到张总你竟然这么有钱。”

  听到张天峰的话,陆天星适时的露出惊叹的模样,在张天峰没有回过神来之前,又撇撇嘴道:“可惜没有我老婆有钱,我现在也算是白氏集团的半个老板,这栋酒店我分分钟可以买下来。”

  张天峰神色一僵,脸色一阵难看,他原本是想在陆天星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的财力,打压一下陆天星,让他知难而退,但是他没想到陆天星会不要脸到这种程度,简直比城墙还要厚三分,让他有一种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郁闷的几乎吐血。

  “呵呵,陆先生你真喜欢开玩笑。”

  张天峰皮肉不笑的说道:“陆先生你真是伶牙俐齿,难怪芷晴会选择让你陪同一起前来。”

  陆天星实在没有兴趣跟这种伪君子多说话,直截了当的说道:“没有三分三,哪敢上梁山,要是没有一点真本事,哪里能抱得美人归啊,我这么人没什么,就是嘴巴溜,活好,身体棒,不然,怎么能征~服芷晴呢!老婆,你说我说的对吗?”

  说着,陆天星暧~昧的看向身边的白芷晴。

  白芷晴精致的俏脸瞬间火红一片,虽然明知道陆天星是为了帮自己挡住张天峰才这么说的,但心中依旧忍不住的升起一股羞涩,心中暗骂,陆天星你这个混蛋,说话就不分场合,活好,身体棒,关她什么事啊。

  看到白芷晴羞涩难耐的模样,陆天星不得不感概白芷晴的纯洁,这要是换做稍微经过一点网络洗礼的女人,这点玩笑简直就是小儿科,甚至她能说的你哑口无言。

  曾经有句老话说的好,女人结婚之前就是白纸一张,结婚之后那就是一个女流氓,结婚前你用黄~段~子调~戏她,结婚之后,她用黄~段~子调~戏你,这是一个女人的完美蜕变,用她们的话来说,那就是:姐什么都见识过了,难道还怕你两个黄~段~子不成。

  张天峰完全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一无是处的家伙真敢肆无忌惮的当着自己的面和白芷晴亲亲我我,放在桌子低下的手死死的捏在一起,青筋暴起,任凭他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此时也忍不住感觉到怒火冲天,脸色有些发青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真是不好意思。”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陆天星无所谓的摆摆手道:“有人追求我老婆,这才能说明我老婆的优秀,能让这么优秀的老婆看上我,也就说明我也是非常优秀的。说实话,今天我还得谢谢张总,我原本打算请芷晴去高档大酒店吃一顿的,可惜,张总你也知道,我现在是芷晴的助理,一个月工资也没几个钱,去大酒店吃一顿我几个月的工资就不见了,幸好张总今天请客,才让我圆了我这个梦想,作为感谢,我敬张总一杯。”

  说话间,陆天星拿起刚刚送上来的酒,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冲着张天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豪爽,陆先生你真是够豪爽的。”张天峰脸色有些发青,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好说,好说,来,老婆,啊,张嘴,你不是特别喜欢吃鱼子酱吗?我以前没钱给你买,现在终于有机会请你吃了,张总可说了,这可是来自瑞士的顶级鱼子酱,张口,啊……。”

  陆天星仿佛没有看见张天峰那铁青的脸色,嬉皮笑脸的拿起一旁的小勺子,装了一点鱼子酱,像是喂小孩一样,送到白芷晴的身边。

  白芷晴能清晰的感觉到张天峰现在有多么的愤怒,心中有些忐忑不安,她倒是不担心陆天星,而是在担心张天峰,她可见识过陆天星的实力,连子弹都能躲过去,这要是翻脸,她敢拍着胸膛保证,陆天星绝对会毫不客气的把张天峰给暴揍一顿。

  这是她这么多天来对陆天星的了解,你不惹他,他也不会去惹你,但是你惹到了他,他绝不会对你客气。

  担心归担心,当看到陆天星像是喂小孩一样给她喂鱼子酱的时候,白芷晴微微一愣,完全是下意识的张开红唇,含住了小勺子,鱼子酱的美味在嘴里爆发,让白芷晴眯起了眼睛,再也顾不上什么,静静的享受着美味。

  看到白芷晴的模样,陆天星嘿嘿一笑,又送上一勺,仿佛情侣之间在秀恩爱一般。

  其实冰山女神也很有可爱的一面,只不过白芷晴或许是因为白山的原因,习惯的用冰冷来武装自己,保护自己,不让任何人看到自己怯弱的一面,当你能撕开这一层伪装的时候,你会发现,白芷晴有着比同龄女性更加幼小,需要呵护的心灵。

  一顿晚餐下来,陆天星吃的格外开心,甚至到最后还又加了几份鱼子酱,反正不是花他的钱,不吃白不吃。

  而坐在一旁的张天峰却郁闷的想要吐血,他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一个煞~笔,花点钱也就算了,他不缺这点钱,但这些钱花的实在是太膈应人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和别的男人你侬我侬,秀着恩爱,偏偏双方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直接无视了他,这种感觉让他有一种抓狂的冲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