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是晴朗的一天,明媚的阳光照耀在房间里面,令的整个房间里面的光线非常好,照耀在身上更是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陆天星正一脸悠闲的斜躺在沙发上,将脑袋枕在白芷晴的大腿上,侧着身子,而白芷晴则是专心致志的给陆天星掏耳朵。

  一只脚随意的搭在林倩茹的身上,林倩茹正在给他捶腿。

  而陆天星的眼睛则是微微半眯着,宛如地主一样,享受着白芷晴和林倩茹两女的伺候,脸上带着惬意轻松的笑容。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在人生当中都会遇到那么一个人,抱着她的时候,她会撒娇,赖在你的身上不起来,当你抽烟的时候,她会一脸愤怒的斥责你,然后跟你说着吸引有害健康,并且诅咒你抽烟早晚把自己的身体完蛋,其实在那个时候,她真的只是在担忧你,担忧你的身体健康而已。

  或许她还会时常在你的耳畔唠唠叨叨,犹如更年期到来一般,没完没了,甚至让你感觉到厌烦。

  但是当时光流逝,一去不复返,等你渐渐老去的时候,你或许就会发现,其实这种唠叨就是一种幸福,只不过有时候你亲手将这一份幸福给推开了而已。

  无论是白芷晴还是林倩茹,这两个女人从来都不喜欢在陆天星的耳边唠叨,不是她们不关心陆天星,而是她们很清楚这个男人的肩膀上到底扛着多少的东西,容不得半点的松懈,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她们不希望陆天星因为她们的话,而有任何的心理压力,在白芷晴和林倩茹的心中,她们往往在意的不是自己,而是陆天星,只要陆天星每天都开心,对于她们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哪怕是知道某些事情,她们有时候都会选择视而不见,直到陆天星自己说出来。

  白芷晴突然开口看着陆天星说道:“天星,今天早上外公找你有什么事情啊,是因为唐家的事情吗?”

  “不是。”

  陆天星微微眯着眼睛说道:“唐家现在一直龟缩在蜀中地区,他们暂时不敢踏出来的,外公今天早上找我,是让我跟他学习一下烽火枪法。”

  “烽火枪法?”

  “恩!”

  陆天星淡淡的一笑:“这是外公的绝学,当年外公也是凭借这一套枪法才纵横华夏,和我爷爷并称为南刀北枪的,外公让我学习一下他的枪法,说不定以后遇到危机的时候,能够化险为夷。”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和林倩茹脸上微微闪过一丝担忧之色。

  仿佛感觉到了白芷晴和林倩茹两人的心态变化,陆天星微笑着说道:“你们不用担心我,我既然有把握去岛国,那肯定就有把握回来的,我可是答应过你们,这辈子陪着你们白头偕老,等我们老了,走下夕阳下,结伴同行,到时候我还希望你们给我生几个儿子女儿呢!”

  听到陆天星的话后,白芷晴和林倩茹的脸上都是闪过一丝羞红之色,没好气的说道:“去你的,还生几个儿子女儿,你当我们是猪吗?”

  陆天星嘿嘿一笑,刚想开口再说什么,突然就听见自己放在旁边的手机传来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

  伸手拿过手机,当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陆天星微微一愣。

  “怎么了,是谁的电话?”白芷晴看着陆天星问道。

  “秋天瑞的。”

  陆天星看了一下白芷晴,直接接通了电话:“秋少,这一大清早的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啊,别告诉我,你今天晚上又打算请我吃饭了。”

  “哈哈,陆少,你这话说得,别说是晚上请你吃饭了,就算是天天请你吃饭,我都没问题。”

  秋天瑞那爽朗的声音从电话中传了过来:“陆少,不知道你今天有没有时间,来我秋家一趟,我爷爷想要见你一面。”

  秋天瑞没有多说什么废话,而是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陆天星听到秋天瑞的话,微微一愣,秋政风要见自己?

  挂断了和秋天瑞的电话后,陆天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伸展了一下懒腰说道:“老婆,倩茹,你们待在别墅,我去一趟秋家,见一见秋天瑞的爷爷,稍后就回来。”

  “恩,你路上小心一点。”

  白芷晴和林倩茹轻轻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询问陆天星出去做什么,而是叮嘱陆天星。

  陆天星低头在白芷晴和林倩茹两人的额头上亲了一口,没有任何的犹豫,离开了房间。

  很快就驾驶着一辆宝马车离开了别墅。

  与此同时,在京城当中,青天会所。

  对于普通人来说,青天会所就是最近建设起来的一家高档的私人会所,在里面只要你有钱,你想要玩什么,吃什么都可以,但是在京城各大世家的眼中,晴天会所就是青天盟的总部,一头蛰伏起来的猛兽的巢穴,不能轻易招惹,一旦你招惹到它,说不定就会给你带来灭顶之灾。

  青天会所的装潢非常的大气,一走进这里就让人仿佛走进了皇宫一般,而且在门口还站着八名身穿旗袍的极品美女。

  每当有人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她们都会鞠躬,用最动听的声音欢迎您的到来。

  帝皇阁!

  青天会所最豪华的包厢,没有之一,同时帝皇阁也从来不对外开放。

  此刻,在包厢当中,一个温文尔雅的年轻男子正站在落地窗前欣赏着窗外的景色,而在包厢那金丝楠木制造的沙发上,一个女人正躺在沙发上,脸色有些看起来,浑身上下也看起来有些狼狈,正处于昏迷当中。

  “恩!”

  不知道过了多久,躺在沙发上的那个女人的身子突然颤抖了两下,发出一声痛苦的声音,缓缓的张开了眼睛。

  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背对着房间的年轻男子缓缓的回过头,目光落在沙发上,淡笑着开口说道:“章小姐,你终于醒过来了。”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按照孙耀阳的吩咐,匆匆忙忙逃离琴岛的章悦。

  躺在沙发上的章悦在听到这个声音后,脸上立刻忍不住的闪过一丝惊慌之色,猛然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目光扫过周围,最终看着面前的男子,沉声说道:“你是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