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你放心好了,我保证会把这件事情烂在肚子里,不会说出去的`发%发^说)”

  薛曼郑重的看了一眼陆天星,她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在自己主~动~献~吻的时候,陆天星却突然躲开了,原来是喜~欢~男~人,不然,按照陆天星的色狼性格,应该是乘势追击才对,怎么会躲开,唯一的解释就是陆天星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

  不然,换个喜~欢~女~人的男人,突然有一个陌生男人来亲你,第一个反应就是一巴掌甩过去,而对于一个喜~欢~男~人的男人来说,女人就相当于这一个陌生男人

  “我不喜欢男人,薛部长,请你不要污蔑我,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陆天星额头上青筋暴起,有一种抓狂的冲动,咬牙切齿的看着薛曼

  “唉!陆天星,我懂得,我不歧视你,我对男~男没有什么鄙视的,毕竟每个人有每个人生活的权利,出~柜了就出~柜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薛曼重重的拍了拍陆天星,突然有点可怜陆天星了,明明喜欢男人,却非要装出一副色狼的模样去调~戏美女,被人鄙视,太悲惨了

  “薛曼,你别逼~我~动`粗”

  陆天星咬牙切齿的瞪着薛曼,这件事情要是坐实了,他这辈子都洗不清了

  “陆天星,我知道你很在乎别人看你的眼光,我刚才不是向你保证过了吗?我绝对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的,你放心好了,每一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不是同样有女人不喜欢男人,而喜欢女人吗?所以你根本不用自卑,而且,有的国家法律规定,同xing恋已经可以合法结婚了,我们国家不是也在积极整改吗?你觉得这件事情难以启齿,是因为你心里有障碍,我认识一个很著名的心理医生,要不我把他介绍给你,让他好好开导开导你”

  薛曼郑重其事的看着陆天星,在她看来,陆天星这是被人抓到了痛脚,所以才会恼羞成怒

  听到薛曼的话,陆天星只觉得额头上青筋直跳:“薛曼,你到底从什么地方知道我喜欢男人的?”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实吗?”

  薛曼看了一眼陆天星,反问道:“我亲你的时候,你为什么要躲开”

  “我虽然喜欢美女,但还不至于用手段来要挟一个女人,我不想乘人之危”

  “不想乘人之危?陆天星说这话你自己相信吗?”

  薛曼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陆天星,一个色狼说出来这种话来,怎么听都觉得怪异:“陆天星,其实你真的不用自卑,我不会鄙视你的,同xing恋不是病,是一种心理问题,我哪个朋友可是著名的心理医生,要不让他帮你调整一下,说不定你以后会重新喜欢女人的”

  此时薛曼对于陆天星已经没有任何害怕了,一个不喜欢女人的男人有什么好害怕的

  “薛曼,这是你逼老子的,你不是说老子喜欢男人吗?今天我就告诉你,我究竟是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陆天星脸色阴沉的看着薛曼,翻了一个身,一只手直接搂住旁边薛曼的柳腰,把她抱在怀里,低头吻向薛曼的嘴,打算用实际行动来告诉薛曼,自己是一个直~男

  看到陆天星的动,薛曼心中咯噔一声,难道是她误会了,陆天星的确是喜欢女人?

  一时间薛曼俏脸微微一红,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心中又不敢确定陆天星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女人

  “你别过来,陆天星,我告诉你,你要是在敢凑过来,心我打断你的腿”薛曼底气不足的吼道

  “打断我的腿我也不怕,我今天必须要向薛部长你证明一下我到底是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这种千古奇冤,我不想背着”

  陆天星恶狠狠说着,猛地向前伸出一只手,抱住了薛曼的脑袋不让她躲闪,在薛曼惊慌失措的目光下,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吻~在了薛曼的红~唇~上

  “轰!”

  薛曼只觉得一阵电流流遍全身,脑袋嗡的一声,陡然变得空白一片,双目圆瞪,死死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陆天星,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她被陆天星给强~吻了

  薛曼傻眼了,在陆天星的带领下,下意识的生涩的回应了起来,任由陆天星攻城略地,抓住她的****,肆意品尝了起来

  薛曼身子轻微颤抖着,只觉得一股强烈的电流传遍全身,一瞬间,薛曼感觉到一股无法言语的异~样~感`觉从心底升起来,整个人仿佛在一瞬间进入了烤炉当中,浑身变得燥热了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嘴里发出若有若无的呻yin

  良久之后,两唇分开,一丝晶~莹的丝线连接着两人的嘴巴,一股暧~昧的气息扑面而来

  薛曼整张脸像是喝醉了酒一样,红彤彤的宛如夕阳西下的晚霞,红艳动人,直到陆天星松开她,依旧没有回过神来,一双美眸一眨不眨,整个人像是被伸展了定身法一般

  “啊!”

  好半天,薛曼这才反应了过来,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一双美眸怒视着陆天星,几乎快要喷出火来了

  陆天星下意识的捂住耳朵,尼玛,这高分贝的尖叫差点没把他的耳膜给震破了,简直是传说中的狮子吼,一吼要人命

  “陆天星,你这个臭流氓,死~变~态,你居然敢强~吻~我,我今天和你拼了,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薛曼尖叫一声,再也顾不上这是在飞机上,张牙舞爪的朝着陆天星扑过去

  陆天星和薛曼这里的变化顿时引起了机舱内其他人的主意,当看清楚薛曼的模样时,所有的男人都用一种鄙视的目光看着陆天星,同时蕴藏着一丝羡慕,这么漂亮的女人,换做是他们,他们也要强吻一次,哪怕被打一顿也在所不惜了

  一些男人甚至开始摩拳擦掌了起来,只要薛曼再叫一声,他们不介意一拥而上,给陆天星一阵难忘的教训,打了流氓,又在美女面前露了脸,说不定还能拿个电话,往后发展发展,何乐而不为

  而坐在陆天星周围的女人,则是纷纷往后退,脸上露出厌恶无比的神色,警惕的看着陆天星

  哪怕陆天星在手忙脚乱的抵挡薛曼的攻击,但眼角的余光很轻易的捕捉到周围传来的鄙夷目光,脸上一阵尴尬,毕竟被这么多人死死的盯着,换做是谁都很难受

  ...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