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被~同~眠?有机会倒是可以试试。”

  陆天星邪笑了起来,抱着玫瑰坐到泳池旁边的椅子上,说道:“玫瑰,我让你调查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玫瑰偎依在陆天星的怀里,缓缓的开口说道:“调查到一些消息了,最近的确有不少外国人进入华夏,这些人眼神凌厉,非常的彪悍,有异能者,还有古武者,也有不少人在我们玫瑰会打听过关于白芷晴的消息,不过,这些人的反侦察意识非常的去爱那个列,一旦我的人靠的太近就会引起他们的注意,所以只能远远的盯住他们,无法得到更多的消息。”

  “老公,要不要我让玫瑰会动手,将这些人统统留在魔都,让他们一个都走不出去。”

  玫瑰的眼眸中闪过一道冰冷的杀机,语气森寒。

  能掌握玫瑰会,玫瑰绝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不然也不会被好事者把她和白芷晴评为黑仔双娇,因为两人同样有手段,同样有能力,玫瑰能掌握玫瑰会,成为魔都地下三巨头之一,手段和能力,自然是可想而知。。

  “不需要你亲自动手,你只要派人给我牢牢的盯住这些人就好了,至于其他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行了。”

  陆天星摇摇头,拒绝玫瑰了提议,玫瑰会虽然是魔都的地头蛇,但比起那群杀手和雇佣兵,还差的有点远,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纵然玫瑰手上的力量可以对付这群人,最终的结果也会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两败俱伤而已,他可不希望玫瑰出事。。

  “老公,你难道有其他的打算吗?”玫瑰不是傻子,立刻从陆天星的话中听出了其他的意思。。

  “当然了,这群人都是不怕死的亡命之徒,华夏可不会允许这些人乱来,危害到普通人,尤其这里还是魔都这种国际性的大都市,你只需要找到他们的位置,然后再把消息透露给警察局就行了,自然会有其他人收拾他们,我们只需要坐山观虎斗就行。”

  陆天星淡淡一笑,突然开口问道:“对了,玫瑰,丁浩有什么消息了没有,还有天盟会最近有没有什么动静。”

  “没有,我怀疑丁浩已经离开了魔都,而且,天盟会对于丁虎的死好像是无动于衷,除了白虎堂的老大提过几次以外,天盟会一直没有任何的动静,我怀疑他们肯定在密谋着什么。”

  “我知道了,丁浩只不过是一个小角色而已,不用太过担心,至于天盟会,等找个时间就灭了他们,我可不想有人一天到晚惦记着我这个小~娇~妻。”

  陆天星搂着玫~瑰的水~蛇~腰,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邪笑道:“玫瑰小老婆,你想不想玩一个刺激的游戏。”

  “刺激的游戏?”

  玫瑰微微一愣,还没有等她回过神来,突然感觉整个身子腾空而起,重重的掉进了游泳池。

  “嘿嘿,当然是在水里玩了,这个游戏刺激不刺激啊。”

  “你……你这个死色狼。”

  “色狼就色狼,再说了,人生那么多第一次,当然都要尝试一下了,嘿嘿。”

  猥琐的笑声响了起来,没过多久,整个游泳池的水流都翻滚了起来。

  …………

  一夜无话,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玫瑰的大卧室的时候,陆天星已经精神奕奕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丝毫没有那种劳累一晚上的疲惫。

  睡眼朦胧的玫瑰趴在枕头上,丝毫没有对外的强势,整个人慵~懒无比,撅着小嘴不满的说道:“昨天都跟你说了,不要在水~里~玩了,你偏偏要这么做,弄得人家到现在还感觉在水里飘着,没有落地。”

  陆天星一脸纠结的说道:“玫瑰小宝贝,你可不要胡说八道,这管我什么事情啊,是你自己非要在水里的,还不让我离开,可怜我的老腰,差点就要被你给夹~断了。”

  “我不管,就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害得我今天又得在床~上~躺一天了。”

  玫瑰不满的拿起一个枕头砸到陆天星身上。

  陆天星接过枕头,猥琐的笑道:“嘿嘿,第一次都是最难忘的,我要给你一个最难忘的第一次。”

  玫瑰啐了陆天星一口,哭笑不得:“鬼才有纪念价值,你这个混蛋就知道胡说八道,赶紧去陪你老婆吧!不然,你老婆跑过来把你捉~奸~在~床,要跟你离婚,你可就鸡飞蛋打了,白氏集团这可是一个土豪金集团,有了它几辈子都不愁吃喝了。”

  “怕什么,见识过我的战斗力,有哪个女人舍得离开我,你舍得离开我吗?”

  陆天星哈哈大笑,和玫瑰嬉闹了一阵,吩咐玫瑰不要轻举妄动之后,匆匆离开了零点酒吧。

  ……

  白氏集团前台接待小姐,在看到陆天星出现之后,一脸的诧异,在她的心中陆天星应该是那种不迟到就不舒服的那种,怎么说也得迟到一个小时,今天怎么才迟到十分钟,这貌似有点不科学。

  而且看着陆天星满面春~风的模样,就知道这家伙的心情很好。

  事实上也是如此,此刻陆天星的心情的确是好到了极点,想起昨天晚上那一场激烈的战斗,玫瑰苦苦求饶的模样,陆天星心中就一阵得意。

  一个男人能在床~上征~服一个女人,这绝对是每一个男人一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没有之一。

  陆天星一直乘坐着电梯直接上了白氏大厦的顶楼,朝着董事长办公室走去,刚刚转过走廊的拐角,就被白芷晴的秘书蓝心给拦住了。

  陆天星一脸蛋疼的看着站在面前蓝心:“我说蓝秘书,你不无聊吗?我又没有招惹你,你至于这么苦大仇深的,一天到晚盯着我吗?搞的好像是我玩了你,然后始乱终弃了一样。”

  “陆天星你个死色狼,你又在看什么。”

  虽然陆天星一脸纠结的看着蓝心,但那双眼睛却丝毫没有老实,一直在蓝心的胸~口来回飘荡。

  今天蓝心穿着一套白色的职业套装,陆天星敢拍着胸膛说,今天蓝心的nei衣是黑色的。

  陆天星仿佛没有看见蓝心冰冷的脸色,喃喃自语道:“不对啊,怎么又变小了。”

  蓝心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俏脸瞬间难看了起来,心中升起一股怒火,这个王八蛋眼睛怎么这么贼,这都能看出来。

  “我明白了。”

  陆天星突然恍然大悟的说道:“蓝秘书你把垫子给拿出来了,难怪我觉得有点陌生了,小了一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